母子关系 | 王林燕

儿子把头埋进我怀里
嘴巴轻轻拱着我的乳房
“你是要吃奶吗?”
看我就要撩起衣服
他笑着连忙跑开

桥上的灵魂 | 何止

我看到一群人
正围在桥边向下望
就走过去问
他们在望什么
一个老大爷告诉我
这不是又有人
从这跳河了吗
哎这条河建成没几年
可淹死的人少说
也有一百多位了
听他这么一说
我也赶紧向下望去
可是底下除了浑黄的河水
再看不见还有别的什么
于是我失望地走了
直到走出去好远
一回头才看见
一百多个湿漉漉的灵魂
正站在桥上
向下望

二十多年后他们给我讲的故事 | 何止

八十年代末期
刘富才同志正和
王秀丽同志闹离婚
在拖车厂家属院门口
他们敞开胸怀迎风而立
互相问候着操你妈
王秀丽说,刘富才
你他妈个没良心的玩意
老娘给你们家当牛做马
任劳任怨当了大半辈子
你们家有给过我什么吗
刘富才说,王秀丽
你少他妈睁着眼睛说瞎话
当年你生老大的时候
我妈不是给了你
二斤油吗

弟弟的近况 | 陈桥

上半年
弟弟在魔兽世界
做了领队
在公司
丢了饭碗

下半年
弟弟在魔兽世界
输了武器
成了跟班

二路公交车 | 东岳

一只雪白的京巴
安静地耷拉着舌头
坐在二路公交车的
一个座位上
旁边是它的戴墨镜的
女主人

我第一次发现
狗在人座上
人模狗样地坐着
从它坦然的表情看
那个戴墨镜的娘们儿
也替它买了一张

打起来了 | 莫渡

打起来了打起来了
这对父子
最初老子不还手
任儿子乱骂
吐在他身上的

勋章一样
一排排挂满
他干瘪的胸前
后来老子开始咆哮
鼻涕顺着鼻毛
滴下来
但儿子并没因此手软
扇老子耳光
再后来
老子揪住儿子的头发
儿子揪住老子的耳朵
他们都不肯松手
只好原地转圈
太没劲了
分胜负的时刻
观众都已散去
他们没有耐心等到
这一幕出现
儿子敲烂自己的脑壳
给老子看
他究竟灌输了什么鬼东西
在他的脑袋
嗯,他
赢了

夜 行 | 黄靠

初,有星星、月亮、果园、田野
河流与小桥裸身相见,结伴尿醒蛙声
陆续走失的,有伙伴、同窗、情人
同仁、同事、同志与情人
末,有皮肉、白骨、孤魂、野鬼
寰宇与黑洞鼾声如注,呼吸

暧昧 | 黑岩

阿丽来自广西
独自开个歺厅 还带个女娃
我常去吃宵夜
偶尔扯个闲篇 言语飘过

那天 我冷不丁的问
你老公呢
离了 前几天
我一惊 感觉突然变得
亲近起来

加微信吧 然后各种聊 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后来在街头碰见她跟一男的
她大方的说 这是我朋友
哦 好的 此后
彻底断微

昨天 她发来一张在打针的图片
干嘛呢 忙吗
我说 是你忙
分了 看透他了
然后 各种唉声叹气伤心难过

然后……
又跟她聊了一个多小时

蛇 | 周瑟瑟

下午就要离开家了
我收拾床铺
伸手摸到软软的蛇
它蜷曲的身体突然散开
哦妈妈
我摸到了你的皮肤
另一个世界的凉爽
蛇通人性
妈妈生前在衣柜里
与一条更大的蛇相遇
她认定那是父亲的化身
我要离家了
这条温和的蛇
向我抬起头
我哇地一声哭叫妈妈
哥哥微信中
让我放一床棉絮
到旧屋里去
他说留下蛇守屋
不要让它走了
家蛇是自由的
它可以在屋里
自由进出

羞耻 | 易小倩

我的房间在二楼
天热的时候我喜欢
光胳膊光腿
开着窗户
起初我并没有觉得
有什么不妥
直到十五岁的弟弟
每天起床
他干这事儿的时候严肃极了
离去的背影
像我正在老去的
父亲

2017-04-29 磨铁读诗会

磨铁读诗会
微信ID:motiepoems

磨铁读诗会-公众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