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狼等:诗十五首

Share on Google+

通向写作的路||《后口语》第6期

2017-05-03 编选:王有尾 后口语诗歌

后口语诗歌

后口语(第Ⅵ期)
(2017.05.02)

《职业笑话》

作者:天狼

八十年代
我刚入矿当工人
听过次数最多的段子
是说一个技术员
给采煤面打电话
打了几次
总机上都告诉他
对方占线
这个技术员等得不耐烦
对女话务员说
你拔出他的(话线插头)
插进我的
没过多久
这个技术员因对总机
耍流氓被处分
如果不是他后来
调入我们单位做了同事
我一直认为
这仅仅是个笑话
但他诚恳的告诉我
这就是个
笑话
那时在矿上很流行
只是自己不该
故意拿它调笑话务员

后话:职业与笑话。

《女儿的名义》

作者:游若昕

游连斌
我以你女儿的
名义
逮捕你
并命令你
不准去上班
更不准去加班
三个月

后话:好就一个字。

《高铁站》

作者:摆丢

通往广州的高铁
将在村边修建一个站
乡邻估摸着车站的位置
在它附近盖房子
搞果园,开办木材加工厂
甚至,在“路”的前方
冒出了几座“坟”
六年后,高铁通车
房子和加工厂还在
果园还没荒
据说那几座“坟”
有两座
得到了赔偿

后话:拆拿之国。

《天亮以前》

作者:阿吾

天亮以前
我醒来躺在床上
只能看见窗帘缝隙
微弱的灯光
市井整日不灭的嘈杂
慢慢清晰起来
一个女高音喊“你打呀!”
“你打呀!”
浑浊的男声拉高嗓门“你说:
有没有这事儿?”
“你说:有没有这事儿?”
另一个女高音唱合
“这还用问吗?”
“这还用问吗?”
这样的相互叫阵
不知道重复了多少遍
直到传来两声鸡鸣
天也不亮

后话:从前口到后口。

《人民》

作者:朱剑

在路边煎饼摊
买早餐,5元
微信扫码付款
确认收款方姓名
“万总,对吧?”
正刷酱的大叔
抬头冲我一笑
“哎,对。”

后话:人民都爱叫“万总”。

《以为是女儿在喊》

作者:梅花驿

每当听到楼下
小女孩“爸爸,爸爸”
的稚嫩喊声
我都会情不自禁的
放下手中的活
从窗户探出头来

看清楚奔跑的小女孩
我才缓缓回过神儿
自己的女儿
早已长大成人

后话:父女情深。

《建议》

作者:茗芝

网上看视频
一个人拉二胡
另一个人评论
“我放屁都比他拉得好听”
我建议拉二胡的人
向评论的人
学习放屁

后话:负视角。

《夜色里》

作者:图雅

她白天挑着挑子
走街串巷卖水果
晚上在玄武湖的夜色里
做另一种生意
靠在树上
一声“不许动”
结束了剧烈的颤动
进了审讯室
她说每次挣50
儿子要当兵
送礼需要花8000

后话:现实甚至太过现实。

《关怀》

作者:张明宇

当我受到
来自外部的伤害
妻子总会
巧妙地
安排一次性爱
(即使我们还在冷战)
给我
内部的关怀

后话:生活的微妙平衡。

《通向写作的路》

作者:王有尾

你怕外行看不懂
就来点软议论
你怕内行看得懂
就来点小修辞
你怕诗神看得懂
就神汉神婆
你怕自己看不懂
就整俩小警句

后话:自推。

《注释》

作者:轩辕轼轲

看到一张
83年严打的照片
押解囚犯的
大解放车头
挂着一个牌子
上书“刑车”
下面前杠上
喷着一行白字
“礼貌行车”

后话:一段荒唐史。

《灵气》

作者:苇欢

美发师
对着镜子里的我说
你适合剪短发
更有灵气
我在心里
说了一句

诗贵短嘛

后话:头发长诗短。

《诗刊》的人还打呼噜?

作者:西毒何殇

子夜时分打开微信
群里人都睡了
只有两个
正在参加官方诗会的朋友
还在聊天
A问
怎么还不睡呢?
B说
不知道哪个房间呼噜声太大
吵得睡不着。
A问
咱们这只有三个房间,
不会是楼下的吧?
B说
楼下住的都是《诗刊》的人。
A惊
《诗刊》的人还打呼噜?

后话:《诗刊》的人也打呼噜。

《漂亮男人》

作者:沈浩波

他最大的悲剧在于
真把自己当天才了
从此只肯写
那种看起来像天才的诗
但到底什么诗
看起来像天才呢?
可怜的男人
活了大半辈子
一直以为是
要把句子写漂亮

后话:诗论之诗。

《青岛截句》

作者:伊沙

我爱海
我相信在黑夜的大海上
一定有人踏浪而来

如果你在海边跪下来
在海的彼岸
一定有人在做同样的事

某前友坐在我对面
眉开眼笑看手机
我们关系好的那些年头
手机可没这么大的魅力

大海怀抱青岛
城墙怀抱长安

电梯中狭路相逢
他主动与我搭话
算是和解
但愿中国诗歌
不要因此而蒙受损失

大海是天空的变色龙

后话:不解释。

——————————————————

《后口语》为半月刊,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欢迎订阅、转载与投稿;拒绝妥协、买办和人情。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后口语诗歌公众号

阅读次数:2,62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