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骂中山先生,谁就是我的敌人。”———论语1972(克念1972)如是对我说,既然如此,那我就当一个合格的敌人。

602a2752bbed471a884085fa1231b296_th

“国粉”,顾名思义,就是国民党的粉丝,言必称孙中山蒋介石为“国父”,’“蒋公”,无疑在精神上他们属于炮党,但是因为没有正式入党,所以只能是野生的三民主义。机缘巧合之下,我在一个群里看到了一份国粉群的聊天记录,言者正是那个国粉圈里赫赫有名的“书海飘香”,国粉圈里的小蓝卫兵一般都会尊称他一声“书海老师”,通常那些个小喽啰会在书海飘香发表宏篇大论之后,跟在后面帮腔:“书海老师骂你,那是看得起你。”然后,被骂者会受宠若惊的表示受教。很难想象,一个五行不缺骨的人会忍气吞声,但是转念一想,当年黄埔军校的学生不也以吃到蒋介石的耳光为荣嘛,想来这种受虐文化,在他们那里也是源远流长了。

如果从当代观念史的角度考察,“国粉”这一群体的产生,应该是改革开放之后,人群信息接收的多元化,从而对过往政治历史教育的反思。无疑,国粉这一群体最早发端于对党国教育的叛逆,形成一种心理上的价值逆反,摆脱了对国民党历史的脸谱化印象。此后,伴随着李登辉先生的民主化改革,台湾一跃成为亚洲有数的几个有着稳定普选制的政权。毋庸讳言,这种政治高度对于中国人是有着相当号召力的。因而在网络上产生了国粉群体,甚至在可以说,整个中国自由派在一段时间里都会有一种亲国民党的情节。大概也就在10年前左右,中国自由派舆论借着“连爷爷”登陆和马英九的上台,与国民党形成一种默契关系,这股舆论的高潮以韩寒当年的文章《太平洋的风》——“台湾最的风景是人”为标志。但是时过境迁,随着中国方面的国力与日俱增,国民信心的提升,再反观台湾经济的停滞和政坛乱象,此消彼长,台湾从各方面来说,既无力亦不愿承担起中国人对政治理想国想象的标杆典范,水落船低,因而网络上的国粉群体也渐渐的偃旗息鼓了,现在已经很少见到人在那里推崇国民党或者台湾的政治文明了。甚至可以不客气的说,现在台湾最丑的风景就是台湾的政治参与者。

eadc7ace423e466fa8d4525b606ba163

昔日微博上这批蓝卫兵团伙作战,攻城掠地,他们看不起贺卫方,看不起于建嵘,认为他们的渐进路径是小骂大帮忙,如同晚晴的革命党攻讦立宪派一样。只不过如今,他们是其一群坐而论道的键盘侠客,用激进的言辞在互相打气,时刻警醒自己继承了中山先生的革命精神,而不会对具体的社会正义的实现去做出什么贡献。在哀叹人心不古,世风日下的同时,好在还有微信群这样一块自留地,在那里,他们依然可以来一场“群鸦的盛宴”,纵横睥睨般的笑看风云,汪洋恣意般的指点江山,继续用一种“东方学”的方法建构着“他者”,仿佛只有他们是中国未来的真命天子。平心而论他们的自娱自乐是人畜无害的,井水不犯河水,我也无意去刻画他们的嘴脸,但是在看了书海飘香那段言论之后,觉得他那么喜欢素描自由派,那来而不往非礼也(我觉得自己应该算是一个非自由主义的自由派)

ea69f3f53c0e498dbd826a1df13c6c0d_th.jpg

父子君相蒋慈溪,叶落归根李宗仁,爱民如子汤恩伯,孔雀东飞胡宗南,赤胆忠心卫立煌,东亚共荣汪精卫,三姓墙草孙中山,还有郎舅君相,连襟君相……站在一个中立的角度,很难说国民党有什么伟大的历史,狗逼倒灶的黑历史到是不少。但是情人眼里出西施,粉丝眼里出伟人,再黑的历史,都是可以被缘饰的,正如著名的国粉史学家论语1972的洗地名文《花园口决堤的谎言》,这位老兄大无畏的说出了“几乎没有一人丧命”,这等史才如果只在金融博物馆里当一个研究员实在是屈才了,中共党史研究室应该特聘他去研究58——61年历史。

或许书海老师和论语老师已经相互把对方绝罚了,但我到是从没有怀疑过论语1972与书海飘香是正宗的三民主义传人,当日二人莫逆之交,引为知己。以高深的民国史素养,在国粉群体中树立其了理论权威的地位,但是为了争夺领导权,二人公开撕逼,宣称对方是假三民主义者,然后带着各自拥趸另立山头。看到这一幕令我齿冷不已,不禁从牙缝里嘣出四个字“宁汉分裂”,对于熟悉国民党文化基因的人来说,看到的只不过是历史的一再押韵而已。(国民党从孙中山和黄兴的分裂开始,汪精卫,蒋介石,胡汉民,李宗仁,吴国桢,宋楚瑜,李登辉,乃至到前年的马英九要绝罚王金平构成了炮党延绵不绝的撕逼史,什么时候写一篇国民党的党争史,到也是蛮有噱头的。)确实,一个以意识形态支撑的群体里是不可能出现两个理论权威的。

相比起论语1972的的书卷气,书海飘香似乎更擅长对未来“夺门之变”路径指规划,相比起彼时意气风发不可一世的蒋介石在《中国之命运》中视共产主义和自由主义为敌,以壮士断腕的勇气展现自己的愚蠢自大(比如闻一多自承,本不关心政治,但看了蒋在《中国之命运》中的观点,至此成了蒋的反对者。这绝非个例,而是代表了一整批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转变。),书海飘香倒时非常同情现在的小粉红,认为小粉红和三民主义者一样是具有家国情怀的,共享底层代码,未来可以将这波人转码为小蓝蓝。而对于自由派,书海飘香,则从来没有吝啬过自己的刻薄:“鸡贼”,“利己”,“凉薄”,“做婊子立牌坊”,“山寨自由主义”。无疑,这种“东方学”的视角是非常偏狭的,无视自由派对中国市场经济建设的推动作用,以及对于具体社会公正的呼吁。以一个坐而论道者的身份,在键盘上自以为高屋建瓴的品头论足。一如孙中山先生当年的豪言壮语:“支那人皆废物,唯吾独豪。”

9686d6781f5b4f7994a4d5d7c506426d

一个创业的老板,都需要对下属规划一个无比美好的未来,这样才有人愿意用青春的投入去兑换未来。这一方面,作为带头大哥书海无疑是天赋异禀:“我们展望未来,以中国之体量,注定要成为继美国之后的又一个新兴的全球性帝国,中国的未来怎么可能会交给这群没有担当的原件的浅薄之徒手上,未来中国的政治家要思考的是:我们在文明中的位置,是成为西方的附庸,还是成为规则制定者,价值观输出者。这些意识形态底蕴自由三民能提供。中国目前处于一个大变革时代的前夜,变革的窗口随时可能开启。”(此处两个喽啰听了书海鼓舞人心的演讲后,按耐不住内心的澎湃,连忙附和到:“中国会带领日本韩国成为世界的另一极。”“建一头等民主大共和国,以执全球的牛耳。”我估计,在那一刻,能从书海及其门徒的眼神中看出他们的星辰大海征途,仿佛一个杂货店的老板在憧憬十年后在纽交所敲钟。)这一点,书海兄到是和儒家的秋风挺像,秋风老师一直在歇斯底里的大喊大叫:“世界历史的中国时刻”到了,给人感觉像是“人民圣殿”这种邪教在鼓吹世界末日一样。讲真,孙中山的政治理论素养其实是上不了台面的,所谓的三民主义也过不是基于时代背景东拼西凑的东西,对于普通人来说根本谈不上什么吸引力,在哲学上里看,更是浅薄有点low。我不知道价值输出从何说起?从政治实践上来看,目前台湾的政体更是无厘头闹剧,这还要做规则的制定者?其实在整个中文世界,唯一能有一点像样的价值输出只有李家坡在80年代找了杜维明这个文化掮客来搞过。

6d58bf74225c4869bdd585c616ab1e72_th  

看书海的言论,有时候,我会有产生书海是蒋公转世灵童的错觉。这等豪气,咱们常人是不及的:“谁真正代表了中国抵抗极权的高度?是你们哭哭啼啼,哀求的自由派吗?三民抵抗极权的英雄,太轰轰烈烈,太过伟大。从颠覆满清皇权专制政治,到北伐统一中国,到抗战捍卫民族主权,到戡乱行宪,抵抗苏俄极权,构成了人类波澜壮阔的自由史篇章。”(前后语境是书海讲了几句一下49后剿“匪”的事。)我尻,这牛逼吹的,都能上升到人类史的高度了?不过此处,倒是不打算质疑书海兄的历史事实,我只谈谈叙述问题。如果把历史的进程当做是历史的长河的话,那么在温泉关的斯巴达300勇士,以视死如归的大义唤醒了希腊的团结,保卫了希腊的自由。在奥马哈海滩,美军以飞蛾扑火的勇气击溃了纳粹德军,开辟了欧洲的第二战场。他们用他们的生命捍卫改变了历史长河的流向。至于说书海嘴巴里所的那些什么三民豪杰,只不过被历史的河水冲走了而已。历史是势利的,只会记录下改道者,而不会去记住堙没者。

最后我谈一下国粉所面临的思想资源困境。正如我之前说过的,世界上没有任何一套政治理论是具有超越性的,成为各种具体政治的普遍性指导原则。如果现在谁去叙利亚讲哈耶克的自发秩序,去朝鲜讲施米特的主权决断,乃至于去瑞士讲马克思的阶级斗争那都是极其愚蠢的想法。国粉死抱着孙中山当年基于政治实用主义提出来的三民主义,试图统合所有各种不同的政治诉求,而全然不顾理论上的自洽性,到头来谁也不会鸟他们。因为讲民族主义不如现在的共产党,讲民主主义不如自由派,讲民生主义那不如毛左,而这三者之间,根本是难以融合的。任何一种政治理论试图去解决所有政治问题,那么最终的结果就是什么都解决不了。更何况,国民党的黑历史更是难以服众,唯一拿的出手的二战战胜国的秩序地位也早就在鼎革之际被打的魂飞魄散。说句公道话,中国当下的创制力量根基及其国际地位,与其说是抗战所奠定的,不如说是朝鲜战争。这是我情感上所不愿意承认的,但是理性的角度来说又是的的确确的。

我并不想以这篇文章去形容所有对国民党有好感的朋友,我也相信并不是所有的国粉都如同书海以及论语之流会对自由派抱着一种偏执的态度。最后,借用刘禹锡的一首诗,结束本文:“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附记:其实写这篇文章,我是稍微有点愧疚感的,因为我有一个国粉朋友,是他一再鼓励我开公众号的。这篇文章难免会伤到他的感情,不过我一向认为政治历史只是人茶余饭后的谈资,而不是生活的第一目标,所以我都能和不同政治观点的人存而不论,和而不同,也希望这篇文章不要让他介意。此外我答应别人,未来会写一篇关于孙中山的文章。当然肯定是会黑。

来源:叙拉古之惑

By editor

《炮党的余烬——野生三民主义者》有6条评论
  1. 海外華人可以在自己的店鋪中掛出毛賊澤東,華賊國鋒,鄧賊小平,江賊澤民,胡賊錦濤,習賊近平的頭像標靶,讓無聊等待中的顧客用以投擲飛鏢,聲明這些黃俄二鬼子各個都是奴役壓迫中國人民的匪酋;可以在門口地氈上鋪開五星紅旗,告訴鄰里五星紅旗含義:五零年,公私合營,民族資產階級消失,所以應該是四顆星紅旗;六零年“三面紅旗”——“總路線,人民公社,大煉鋼鐵”,餓死四千萬農民,所以應該是三星紅旗;七零年“割資本主義尾巴”,農村老太太賣雞蛋都屬投機倒把,小資產階級消失,所以是兩星紅旗;八零年“改革陣痛”,工人合併下崗,所以是一星紅旗。只剩下代表“中國共產黨”及其官僚資本主義的一顆星,以後別自稱“‘中華’‘人民’‘共和’‘國’”了,叫做越南民主主義共和國算了,“自衛反擊戰”何必呢?

  2. 敬告每一位對不才所言不舒服者:“殺君馬者道旁兒。”不知所云的喝彩与沒有邏輯的攻擊,同樣毫無意義,做個有擔當的人 ,對自己的言論負責,忍受不同意見,論述自己的觀點,而非堆砌一堆毫無思考辨析能力狗屎。不才与共匪對敵,与共匪偽政府,“‘中華’‘人民’‘共和’‘國’”偽政權對敵,与八千萬豬狗奴才對敵,尚且安然無恙,攻擊不才?看您的本事吧。除了網絡屏蔽,封殺言論,監視騷擾,恐嚇威脅,綁票暗殺,沒有人類靈魂,服從命令聽指揮的豬狗還能做什麼呢?
    鳥尚愛惜其羽,鳥獸尚愛其毛,攻擊中華文化,攻擊民族主義,混淆民族主義概念,只能屬於禽獸不如的反人類文明罪惡,反人類罪行。

  3. 馬克思不是中國人,您不知道嗎?列寧不是中國人,您不知道嗎?馬列主義不是中華文化,您不知道嗎?“‘中華’‘人民’‘共和’‘國’”非法偽政權是以馬列主義爲政治基礎,您不知道嗎?揣著明白,裝糊塗。愚弄民眾,如此異族奴才,二姓家奴,該死!
    如此文字在今天,卻能發在這裡,小編對得起哪些死在六四坦克車履帶下的民眾嗎?對得起深受共匪戕害的民眾們嗎?對得起哪些已然被共匪綁票,正在被共匪綁票的人類嗎?混蛋!

  4. 推翻滿清帝制,建立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家,是中華民國;保家衛國,持續長達十四年,直至日寇投降,衛國戰爭保護的中華民國;實施主權在民,選擇執政黨政府,三權分立是中華民國;……
    不學無術的狗奴才可以攻擊國父中山先生,可以攻擊蔣公介石先生,可以攻擊國民黨,當然也可以攻擊使用正體字,唾棄簡體字的“炮黨的餘燼”,但是膽敢攻擊三民主義,膽敢攻擊三民主義中的民族主義,膽敢攻擊中華文化,您就是不才敵人,而且是枉披一張人皮,該死的敵人。

  5. “因为讲民族主义不如现在的共产党,讲民主主义不如自由派,讲民生主义那不如毛左,”
    如此毫無論證的狗屁結論,連名都不敢署,只能說明這是共匪奴才猴蛇所爲。以你們的祖宗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斯大林,以馬列主義,斯大林主義,毛賊澤東思想爲你們的鬼子,二鬼子“文化”去。

  6. 不才留言,不接受是什麽意思?共匪狗爪子伸到墻外來了。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