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写于2011年9月,改写于2017年6月)

恩格斯讥讽某些“马克思主义者”说,马克思会转送给他们海涅的一句话:“我播下的是龙种,收获的却是跳蚤”。这句话,也适用于当今中国相当一些口口声声要“加强党的领导”的衮衮诸公。

近几年间,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等数量众多的腐败分子被一批批、一窝窝地揭露出来了,他们的贪腐金额、龌龊丑行和各种罪恶越来越出人意料、令人惊诧,远超世人的想象力,创下了古今中外的“历史之最”。但他们在被揭露之前,大都身居中央、地方和基层“党组织领导人”的职位,是“共产党领导”在一定范围的人格化代表。人们不禁要问,“共产党领导”的“龙种”,何以生出了这么多大大小小、丑恶无比的“跳蚤”?

中国近当代史之所以选择“共产党领导”,其理论阐释主要是:工人阶级是代表历史发展方向的先进阶级,它的领导作用要通过其先锋队即共产党来实现;党以建立“自由人联合体”为最终目标,党要为实现这个目标逐步创造各方面的条件;党的领导不是盛气凌人地要别人服从,而是以党的正确政策和自己的模范工作,说服、引导党外人士和人民群众,使他们愿意接受党的建议;共产党是人民群众在特定历史时期完成特定历史任务的“工具”,社会主义条件下党的领导的本质内容,就是组织和支持人民当家作主。

然而,1949年之后从苏联照搬过来的党的领导的实践形态,与中国近当代史选择共产党领导的理论阐释南其辕而北其辙。党的领导在实践中主要体现为由各级党委掌握和行使对本行政区域重大问题的决策权,统管依照宪法设置的作为人民当家作主实践载体的各级国家政权机关,傲然凌驾于他们之上。按照马克思主义党建学说本应作为思想政治指引的“共产党领导”,蜕变成了对一切国家事务和社会公共权力的统辖与垄断。

与此同时,由于长期以来将民主集中制当作“民主”和“集中”混合物的严重误解,作为党的领导“最高原则之一”的集体领导原则,在党委的决策过程中很难贯彻执行。“准则”所规定的书记和其他党委成员之间的平等关系,实际上成了等级森严的上下级关系乃至人身依附关系。各级党委的权力主要掌握在书记手里,书记的决定就是党委的决定。“坚持和加强党的领导”的政治要求,在现实生活中蜕变成了党委书记的集权和专政。

恩格斯说:“人从动物进化而来这个事实,决定了人永远不可能完全脱离动物性。”在各级行政区域“总揽大权”的党委书记及其亲信们,也不可能完全脱离“动物性”,不可能摆脱人“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的本性。在党内民主严重缺乏,社会公众无法监督制约执政党及其各级领导人的现实条件下,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们以“党的领导”作为“护身符”和“挡箭牌”,其人性中的“魔鬼”势必飞扬跋扈、为非作歹,形成以公权谋私利的特权集团,孽生为一批批、一窝窝大大小小、丑恶无比的“跳蚤”。

要从根本上防止共产党领导的“龙种”孽生出“跳蚤”,必须充分发展作为党的生命的党内民主,坚决铲除党内既得利益集团即特权集团,将党组织从他们的驾驭和绑架中解救出来;进而摒弃党的领导的“苏联模式”,依据宪法规范建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民主政治体制,还权于民,还权于政,回归共产党领导作为思想政治引导的原本形态,将组织和支持人民当家作主这个共产党领导的本质内容真正付诸实践。除此之外,别无他途。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