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网上流行这么一类鸡汤文,大致套路如下:

为什么要学古诗词?
举个例子: 当你看到夕阳余晖……你的脑海浮现的是:“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而不是:“卧槽,这么多鸟,真好看,真他妈太好看了!”

或者:

十三岁那年,你出去旅游,看见了美丽的景色。
想感叹两句?一般就只能说:哎妈呀在这儿看月亮贼带劲了!还有那啥雀儿,真的是一会儿排成人字形,一会儿排成一字型……
可如果你读过唐诗,就可以脱口而出:雁引愁心去,山衔好月来。

不过,据我的经验,现实中如果真有人像这些学过古诗的人一样说话,说不定会被人拍死。

小时候读某位不知小学毕没毕业的名人写的自传,基本上每一页都要引用几句名人名言,或者“父亲曾经说过……”这是我读过的最烂的书。我发誓将来写东西一定不要写成这样。

上初中,全校集会上听某位老师训话,完全是各种名言警句和歇后语的堆砌,让人全身起鸡皮疙瘩。这是我听过的最烂的演讲。

我最佩服的是刘晓波,在包遵信先生的追悼会上,他没有使用任何悼念逝者的文言和套话,只说“包包,我们爱你。”完全秉持“决不用典”的五四新文化运动精神。

我的文学理想,是像乔治•奥威尔和查克•帕拉尼克那样,非原创修辞一概不用。

当然,要做到这一点是很难的,到现在我也没做到。

其实我经常引经据典,比如引用《道德经》来解释自由主义,甚至还引用过《神曲》中的话来嘲笑那些贩卖虚假绝望的“社会学者”。而且也不光是经典,有个给儿童看的绘本叫做《吃六顿晚餐的猫》,我打算引用它来谈谈唯名论的问题。

说到底,我本来也不反对创造性地解读经典,对经典加以再创造,以体现“后现代主义的互文性”等等,我反对的是陈词滥调——引用些不知道被引过多少次的废话,还觉得自己挺有文化的。

有民国粉说,民国留下来的东西很美,像全聚德烤鸭店;现在大陆满大街都是什么维纳斯洗浴城,一点也不美。

我说,维纳斯和古罗马的公共浴室,本来都是很美的;现在你觉得维纳斯洗浴城不美,是因为它是一种拙劣的模仿;现在的大陆流行的“民国范”,其实也是一种没有创造力的拙劣模仿,是二手货。

引用唐诗宋词,也是如此。

再举一个例子:法国建筑师柯布西耶设计了一个朗香教堂,造型十分独特。然后……河南郑州有人模仿它造了一个一模一样的,只不过里面是个烧烤店。你们会觉得这样做很美很有文化吗?那些喜欢引用唐诗宋词的人,给我的感觉就跟这一模一样。

鸡汤文说:但我相信总有一天,总有一处风景,总有一种心情会让你觉得,只有用那一句古诗才能形容。

不背古诗的我觉得,昆德拉、卡尔维诺、博尔赫斯等人的小说,中国传统相声甚至物理学名词,都能形容我的想法和心情,只要有点创造性就行。

何况,用自己的语言表达自己的心情,哪怕再简单,也比陈词滥调要好吧。

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