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理应尽快推动新闻立法

万达集团掌门人王健林
(万达集团掌门人王健林)

6月22日上午,有着中国A股“第一院线股”美誉的万达电影,突然大幅度跳水,并迅速逼近跌停,紧接着下午宣布临时停牌。与此同时,中国建行等银行抛售万达债券,导致万达多只债券急剧下挫,以及有着“国民老公”之称的王思聪在上海浦东机场出境被拦下的传言,突然弥漫于国内和国际各大网络媒体或社交网站。

当然,除此之外,更早的时候,就有一些有关万达更加严重的传言在隐秘的渠道传递,它们飘散出来的“政治味道”,再结合6月22日万达电影和万达债券的“双杀”,不得不让人觉得万达“要出大事了”。

显然,无论这些传言最后是否成真,它们对万达和其掌门王健林的形象造成了冲击。不要说普通公众,即便一些高级别的政府官员,也难以辨别那些传言的真假。虽然,从绝对数来看,万达集团在中国国民经济领域,所占的份额并不大,甚至可以说比较小,但是,由于它无论在房地产行业,还是电影工业领域,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所以,它一旦出事,必然对资本市场造成强烈冲击,对广大公众造成心理上的碰撞。这是因为,在公众看来,如果一家全世界都知晓的明星企业说垮就垮了,那就说明中国经济崩溃在即——传言往往就是在这样的思维逻辑之下形成恐慌,显然,这样的恐慌对当前中国社会的稳定是极其不利的。

然而,在中国,传言往往最终被应验。从前几年的BO熙lai、wang立军出事传言,到最近一段时间肖jian华、吴xiao晖被抓的传言,最后都一一被证明“不能履职”。这些都给中国公众留下一个传言基本就是事实的反常印象。

尤其让人感到不能理解的是,这些明星企业的企业主出事之后,企业所属公关部门虽然反复、再三进行解释或澄清,但非常遗憾的是,一般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有权威部门证明,这些都纯属企业公关部门自说自话,十个字里有九个是在胡扯。这就是说,面对传言,中国的明星企业甚至已经失去了“自证清白”的能力,在广大公众面前,失去了最起码的公信力。很难想象,即便以后企业真的度过了难关,公众还会像以前一样对之有着毫不怀疑的信任吗?

不能不说,万达出事的传言只是诸多网络其他传言的一个缩影。这些传言大多围绕中国的名人巨富、政府高官而展开。很多时候,这些传言通过出口转内销的方式传播,带给人无比神秘而刺激的新鲜感。有的不但只是文字描述,甚至还录有大量视频、声频,所讲述的各种事件内幕、人物隐私,无一不让人目瞪口呆,进而或兴奋或愤怒。总之,大多数传言的指向,主要集中在中国经济是否就要崩溃,中国的执政党是否就要垮台,中国政府的某某高层官员是否涉及腐败,中国的政治制度是否就要改弦更张等等方面,所有这些,让人感到世界末日就要到来一般——这些,显然都在一定程度上,对当前的中国社会造成了恐慌。

万达广场往往是所在城市的地标
(多数时候,万达广场往往是所在城市的地标)

说到底,传言之所以有如此大的威力,有如此大的影响力,责任不在公众,而在政府。这里必须要指出的是,某些传言甚至已经被国际主流、权威新闻媒体报道了,中国政府依然采取视而不见,充耳不闻的态度,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不能不说行政效率实在有点过低。综合来看,全世界大多数国家都不会如此的装聋作哑,因为在他们看来,公众有相应的知情权。而在中国,如果你达不到一定的级别,就无法阅读相关的文件,而这些文件可能登载的就是普通民众渴望看到的事实真相。在这一点上,中国和西方国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必须承认,近几年来,中国政府在公共事务的信息披露方面,有了不小的进步。很多基层政府、部门纷纷在网络上开设了官方微信公号、微博,一旦有了突发性地方事件或局部性事件,大多都能及时在线公布相关信息。但不能否认的是,在一些具有全国乃至国际影响力的事件当中,信息披露始终无法同步进行,装聋作哑成为了常态,甚至,为了达到封锁信息的目的而不惜指鹿为马。

过去,由于中国法治观念不强,一些企业创业之初或多或少违了法,打了不该打的擦边球。不要说万达,即便是号称从不行贿的万科,都无法幸免。这些,都是当时的大环境造成的,我们可以予以理解甚至原谅。但是,时间已经跨入二十一世纪,当代中国的法制建设越来越完善。不管政府也好,企业也罢,都应该遵循相关的法律法规,都应该是中国全面依法治国的积极参与者,因此,尽快出台适合中国国情的新闻法,已经成为迫在眉睫的一件大事。

总的来说,传言在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有,在任何国家都不受欢迎。但是,对待传言的态度,我们不能一味的用暴力去打压,把传言纳入法制轨道进行治理,才是明智之举。我们相信,只要有了相关的新闻法律法规,今后再发生类似“万达出事”的传言,就会很快地被正规新闻媒体的权威报道取代,到那个时候,传言还有传播的价值和途径吗?

尤其关键的是,在很多时候,传言都是通过网络自媒体进行传播。而对网络自媒体的管理,仅仅依靠网信办出台的行政规定,其实是有“违宪”嫌疑的。说到底,没有一部完善的《新闻法》,中国的舆论场只能野蛮生长。

虽然这么多过年过去,我们已经渐渐习惯了传言。但是,传言对法治秩序的侵蚀是不言而喻的,对社会形成的恐慌也是客观存在的。所有这些,都阻碍了中国进步。对此,我们都应该主动想办法去抑制。当然,首先从政府做起。只有政府做到了公开、透明,传言才不会有更多人相信。

2017年6月23日于株洲家中

作者简介:

刘淼,70后,长沙人,出生于邵东,后迁居至株洲,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株洲市作家协会理事,湖南省“三百工程”文艺人才库入选作家,曾供职于某国企,后供职于某杂志,现居家自由写作。主要作品有小说《沈情的背叛》《香水有毒》《盆村事件》,散文《一个人的馒头山》《消失》《斯人寂寞》等。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