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为西南某大单位的驻偏远地区“干部”一名,在驻地有几年经历,特有感于最近发生的一桩小事,心中不平提笔写下这段文字。

最近,与一位曾认识的“义务兵甲”聊天时,他提起了这件事,正好解释了最近我的一些疑惑。这件事虽是可笑至极的事实,然而比起其他“惊天动地”的丑闻实在稀松平常,不值一哂。

下面我来介绍一下故事的主角:九条狗。值得一提的是,这九条狗的背景与现状竟然十分地相似于此驻地的“工作人员”,不过这恐怕不是巧合。

(1)“囚居之三条狗”。分别是杂种狼狗,白色土狗,年老哈巴狗。为了看家守院长年囚居于驻地大院一角落,住于大铁笼中,喂食水不固定,虽然是“编制内”(即领导认可喂养的看家狗),但是“住房”,伙食等待遇十分糟糕,身体不佳。

(2)“囚居之狼狗”。像德国牧羊犬。命运很好地看守食堂这个肥缺落在它的头上,是一条吃喝不愁,从没有听见其叫过的大肥狗,然而也是长年拴上铁链。

(3)“家庭之三条狗”。像哈巴狗的杂种公狗“小花”,毛色白黄交杂而得名,长有龅牙而面貌丑陋(可能因此而被义务兵暴打且以木棍捅屁股)。母狗“小黑”,毛色黑灰而得名,一条矮矮的土狗,通人情而讨人喜欢。还有“小黑”的崽“小黄”。这三条狗体型小,性情温顺,所以成为可以自由活动的“宠物狗”。所以它们待遇不错还可以自由活动。然而正是由此(可“自由活动”)而招致杀身或遗弃之祸。

(4)“有关系的贵重犬”。该驻地的唯一基层连队的两位领导(即连长与指导员,下级亲切地称做“连座”与“指座”)各养一只。“连座”的犬是藏獒,由连座刚接回来时的巴掌大就安排炊事班的义务兵喂养。“指座”的犬是一条萨摩耶,一身雪白的长毛值得起购买的价钱,指座也是安排了军阶更高的士官来喂养,铲屎,此狗有段时间居住于连队的活动室,所以导致大家被狗“挤”出该房间。

下面回到我与义务兵甲的聊天中去。

该驻地大院纲领不举,官大一级压死人,裙带关系俯仰皆是,法律法规不执行,出现一些严重的事故,加上军改期间,大领导多次视察讲话,一时人心惶惶,官不聊生,底下的更是时时刻刻被念紧箍咒,加强管理。众人一起精神紧张,失去了过往“团团和气”的局面。由此,这九条狗的命运发生了天渊之别的分化。

领导们对人加强管理的同时,也没有忘记对狗的加强管理。

“连座”与“指座”的狗依然专人喂食,铲屎,基本没有变化。

“囚居之狼狗”看守食堂所以是“编制内”,换个更结实的链子与项圈了事。

“囚居之三条狗”待遇已不能再差,自然没有什么改变。

“家庭之三条狗”因福得祸。“小花”经常卧于办公楼前,数次被政委亲自驱赶,这也是冲突的开始。正所谓“人不犯狗,狗不犯人”。一次,政委酒足饭饱,迈着八字步在办公楼前遛弯时,与“小花”相遇对峙,“小花”对其狂吠(“谁叫你屡次三番骚扰于我”),然而听惯了人类溜须拍马的政委一时感觉尊严受到了一条狗的侮辱,随即下令让身旁的士官解决掉这条狗。士官遂将此事汇报“指座”与“连座”,二位马上将政委的“政治指示”当作当前最要紧的大事来办。当即发动十数人对“家庭之三条狗”围追堵截,最后将其“逮捕”,并与“囚居之三条狗”关于同一笼中。然而,就在不久之后,发现“小黑”被咬伤致死(可能因为牢笼拥挤或者投喂食水不及时),“小花”与“小黄”则搭上顺风车被“押送”数十公里外的地方遗弃。然而“小花”居然连续两次从车中挣断锁链或冲破纸箱逃回驻地,但是此地已经不是它的容身之地了,虽又被送走遗弃。

至此,地方大学毕业入伍的“我”与当初以为当兵光荣的“义务兵甲”都唏嘘不已。“我”当时入伍以为能够学有所用,可以凭借自我能力得到尊重与提升,入伍之后才发现,“能力大不如后台硬”,我的理想丝毫没有实现的可能,同时领导也不同意我离开部队(这里存在强制服役以及不按照法律法规办事的渎职犯法嫌疑)。而至于人性化的管理方式,没有后台的小子们就不要梦想了,这里提倡牺牲(领导们却贪污腐化),提倡自律(领导们却男盗女娼),提倡道德(领导们却蝇营狗苟)······如果干部的待遇都得不到保障,那么义务兵们就只能更惨,所以很多年轻的义务兵在这里学会世故与狡诈,欺骗与暴力横行。

所以,在开始时我们还开玩笑说军队中的军人不如狗,现在知道,狗的处境的下限可以比人更惨。正如《西游记》中的故事,“凡是没有后台的妖精就算做过好事也会被杀死,凡是有后台的妖精就算做尽坏事也会被庇护”。现实生活中,人的命运如此,狗的也如此。

2017.06.10晚初写,06.11晚修改

来源:作者提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