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民主运动-六四

八九民主运动(网络图片)

年年纪念六四反思六四,今年我就谈几点对纪念六四的反思和建议吧——第一、纪念六四应当强调八九运动是全民运动;第二、纪念六四应当摒弃傲慢的菁英心态;第三、纪念六四应当溯及本初。

一、纪念六四,应当强调八九运动是全民运动。

八九年那场波澜壮阔的运动,通常都称为八九学潮或者八九学运。尽管也有八九民运的讲法,也早有不少论述指出学生运动在后期转化成为了全民运动,但我以为,这样的声音还不够多,还不够响亮,强调得还不够。在一般人的意识中,八九民运仍然是一场由“知识分子”主导的,以在校大学生为主体的“学生运动”。虽然没有人否认当时随处可见的社会其他各阶层广泛的参与,不过,他们被统称为“市民”或者“北京市民”,而“市民”在运动中的角色仅仅被定位为“积极支持和响应”,至于北京以外的全国各大中小城市的学运、工运、民运……的细节,就更少有人关注和研究了。

毫无疑问,这场运动当然是由学生运动发端的。我曾经听一位来自上海的前辈开玩笑说,八九年之所以能够闹大,幸亏带头闹的都是“共产党自己的孩子”。他说,像他那样的历史反革命的狗崽子,给党捣乱有前科的坏分子,每天都被看得岩岩实实的,不要说去人民广场“逛”几圈了,还没走到巷口就被捉回去了。就我儿时的印象,我一向以为八十年代是红色中国思想最自由化、最少约束的一段时期,听他这么一说,我回头再看才意识到:八十年代相对自由宽松的风气大多还只限学术界、知识界(而且也还是时松时紧),所以我们象牙塔里的书生才有了这样的错觉。事实上,民间社会的管控比七十年代好不了许多。翻查历史档案可以发现,八十年代全国各地都有不少工人运动、农民运动和其他反共活动,他们比学生更早组织起来,甚至提出了远更激进的政治诉求,但是都很快被扑灭了。所以,一九八九年如果不是因为作为体制储备干部的天之骄子的大学生首先上街而且得到体制内改革派的默许甚至鼓励,全民运动在当时的环境下并不太可能形成。

那么学生运动为什么会发展到全民运动呢?为什么会得到全社会那么热情和一致的参与呢?通常解释是物价飞涨、官倒横行造成民间怨声载道。没错。但如果仅仅将民众的动机理解为对学运的同情和对利益的共鸣,那也太低估他们的经验和他们的自觉了。

杨小凯在《文革并非前后一致的十年浩劫》中用这么一句话解释了文革当中“非官方的造反派”的掘起:“共产党的系统的政治迫害在有秩序时会被人们故意地伪装遗忘……但人们并没有真的忘记这种迫害,所以一旦政治控制放松,被迫害者就会混合着革命欢快症一下突然暴发出来”。

前三十年浩劫中,中国的绝大多数家庭都遭到了或多或少的迫害。“平反”和“改革开放”虽然暂时缓解了伤痛,但伤害的记忆还留存在人们的意识或者潜意识里,混合着对腐败贪污等现象的新的不满,一旦被学潮开了闸,就不可抑制地迸发出来。

所以从学生运动到全民运动的转折点不是在戒严后,不是在绝食后,甚至也不是在四·二六社论后。我记得四。一五学生刚上街,民间的议论就沸腾起来,观望没多久就热烈地加入进去了。观望什么呢?观望中共的反应。所以,投入进去的民众大多还是比较乐观的,是寄望于中共可以改正的。而对中共的迫害和恐怖记忆最深,伤痕最深,仇恨最深那批人,包括当时仍然奉行“三民主义统一中国”的台湾以及台湾支持下的海外民运,都继续在观望而没有采取“主动”“引领”的行动。因此,尽管“打倒共产党”的口号在学潮第一周就有人喊了出来,毕竟没有成为运动的主流。一场并不反对中国共产党的秩序井然的群众运动能有什么严重的后果呢?于是贴上了“深化改革”的护身符的人们在激情的驱使下,忘我地投入了这场轰轰烈烈的运动。

王超华有段回忆描述了四二六社论以后的四二七游行,当时学生还很紧张,走到警察的防线前面还有犹豫,是群众把警察推开,叫学生“快来”。在我看来,这已经不是“响应”,是“推动”了。事实上,整个八九运动过程我们都可以观察到,每次学生、学生领袖和知识分子的明星人物瞻前顾后,担心“学运变性”,担心被追究政治责任的时候,民众都比他们更有热情,步子更大,是民众在把这场运动往前推,而不是往后缩。

我们在研究八九运动的时候,往往将重点放在高层的祕辛、学生领袖和知识分子领袖的活动上,近年来才有廖亦武、吴仁华等开始整理“六四暴徒”的事迹。我建议,研究八九,对于当时社会各阶层的心态和动态,都可以有更细緻、更立体化的观察和剖析,绘制出更全面的群像。

中共不总是哄骗今人说八九学潮是“一群不懂事的小孩子的胡闹”吗?所以我们更应该特别强调:八九运动是一场完全自发的全民运动。有人会说各个阶层的诉求不尽相同,没错,但所有阶层都有一点相同的诉求,那就是全民议政、全民要求参政!

这一点,中共的大佬们比谁都看得清楚。

中共自己就靠发动学生运动发家的,还怕控制不了学生运动吗?还怕这些仍然天真地、亲切地称呼共产中国为“共和国”,为了挽救这个“共和国”而绝食的学生吗?为什么要镇压?为什么要“杀二十万人,保二十年平安”?正是因为看到了“万众一心”的苗头,正是因为对全民运动的恐惧。

当年如此,今天也如此。

(基于在2017年06月06 日大纽约地区纪念六四28周年大会上的发言展开)

【民主中国首发】时间:6/17/2017

By editor

《雪笠:纪念六四应当强调八九运动是全民运动》有21条评论
  1. 不才第一次聽聞五星紅旗由來是在鳳凰衛視,《李敖有話說》節目,不才更為深入一些,請李敖先生同樣表現出一個文人應有的骨氣——
    五星紅旗的最大的那顆星是所謂的“‘中國’共產黨”,四顆小星依次是工人階級,農民階級,民族資產階級,以及小資產階級。
    五零年,共匪推行公私合營,民族資本家被逼跳樓,怕連累親屬,跳江都不敢。民族資產階級消失,所謂的五星紅旗是四星紅旗;
    六零年,共匪推行“三面紅旗”,以至於導致所謂“三年自然災害”,和平狀態下,餓死四千萬中國人,絕大多數,甚至可以說幾乎都是農民。農民階級消失,所以所謂的五星紅旗是三星紅旗;
    七零年,共匪割資本主義尾巴,農村老太太賣雞蛋都被共匪當街搶劫。小資產階級消失,所謂五星紅旗是兩星紅旗;
    八零年,共匪推行改革開放,“國”企裁員,工人下崗,沒有收入來源,共匪黃色工會非但不組織工人爭取權利,反而幫助資本壓製工人。工人階級消失,五星紅旗只是一星紅旗。
    那個最大的一顆星,所謂“‘中國’共產黨”所代表的只是官僚資產階級,所以“官倒”,所以“權力尋租”,所以權錢交易,所以五百家庭,所以紅色權貴,所以瑞士賬戶,所以巴拿馬賬戶,所以郭文貴先生揭密……絕對的權利就是絕對的腐敗,如此而已。那些早晚看升降“國”旗儀式的傻子們,你們是黨員嗎?你們也是有權利表示“你反對我?你反對黨?”的優秀黨員幹部嗎?你們也配姓趙嗎?——補充細化

  2. 放寬眼界,站到高處,就”六四”講解“六四”已然毫無意義,如果表示得更為直接,忽視“六四”當事者們的情感,“六四”在人類演進過程,中國自由民主可以忽略不計,甚至連蘇東巨變都是偶然而成,參與者並無主觀清晰自由民主概念,民主法治追求,与“六四”參與者一樣,只是踩了西瓜皮,出溜哪兒算哪兒,只是國家小,距離歐洲近,受自由熏陶影響大,以至於表現出運氣好,成功了。聯繫北非茉莉花革命埃及成功,必然直觀看出“六四”後期實施中失敗緣由,反動統治者奴役壓迫民眾的非法偽政權,偽政府搖搖欲墜,派出軍隊予以鎮壓,民眾們需要阻擋軍隊嗎?必須阻擋軍隊嗎?必須拿起武器与反動武裝打仗嗎?……如果共匪納粹紅色黨衛軍的坦克裝甲車炮灰黨衛軍在廣場上与覺悟了百萬北平市民長期對峙,會如何?如果北平社會各界,抵制紅色納粹黨衛軍,只需斷掉後勤供給,民心所向加之後勤飲食受制,紅色黨衛軍能去北平城老百姓家裡搶嗎?還沒動手,紅色黨衛軍先向人民投降了,共匪軍頭膽敢逼迫兵丁,立時就是武裝起義。此時,共匪命令軍隊進城是保護共匪頭目,還是組建最后乾坤一擊民眾革命武裝力量呢?
    故而民眾覺悟第一。
    “扛著紅旗反紅旗”並非李敖先生的專利,《李敖有話說》節目中講到過毛賊澤東對於各省獨立的言辭,雖然情態大不同,非但能“以彼之矛,攻彼之盾”,用在香港,西藏,東突厥斯坦爭取區域自治,民族自覺的大中華民主力量抗爭中,而且起到《三十六計.反間計》的作用,既迫使共匪把暗地經營多年的李敖先生影響力放棄了,而且讓共匪宣傳“部”与鳳凰衛視高層內鬥去,倘若迫使共匪連鳳凰衛視,這個海外CCTV都被迫放棄,那才是重大勝利。哦,補充一下,《李敖有話說》的負責人在節目後顯示的是劉長樂先生。雖以民族前途,道義如此,而且事實如此,但作為鳳凰衛視的老觀眾,不才還得向劉長樂先生表示歉意。
    這是用。
    以人類与反人類,中華兒女与馬列子孫,中國人与黃俄二鬼子,如此才能分析整體戰爭大局;“非暴力,不合作”与革命起義相輔相成,只是戰役過程;既是沒有槍林彈雨,每天若無而有,在共匪特務監視下,依舊刻意觸犯狗屁閃電最,就是戰鬥。
    人類進程,國家前途,民族命運,民眾未來,如此關係重大,切不可民眾尚未覺悟,時機尚未成熟,貿然而動。

  3. 聰明人看明白了,會因為李敖先生在鳳凰衛視節目中,公開觸犯閃電最而哈哈大笑。頭腦不靈活,比不才還愚鈍的笨人,估計還沒繞個彎兒來,以為不才不知道李敖先生被共匪收買,不知道李敖先生的孩子在共匪“培育”下做接班“人”,所以不才還得刻意補充說明一下。
    看過辛灝年先生對於李敖先生認定的相關視頻,《五胎論》(記不得是不是這個名字),當然清楚李敖先生為人,不才稱呼以先生,只是不才對自己的要求,与李敖先生德才無關。
    耳目被封閉,感謝李敖先生;耳目張開,打擊李敖先生。雖是非如此,但不好意思,不才表示歉意。

    那個最大的一顆星,所謂“‘中國’共產黨”所代表的只是官僚資產階級,所以五百家庭,所以紅色權貴,所以瑞士賬戶,巴拿馬賬戶,所以郭文貴先生揭密……如此而已。那些早晚看升降“國”旗儀式的傻子們,你們是黨員嗎?你們也配姓趙嗎?——更正筆誤

  4. 不才第一次聽聞五星紅旗由來是在鳳凰衛視,《李敖有話說》節目,不才更為深入一些,請李敖先生同樣表現出一個文人應有的骨氣——
    五星紅旗的最大的那顆星是所謂的“‘中國’共產黨”,四顆小星依次是工人階級,農民階級,民族資產階級,以及小資產階級。
    五零年,共匪推行公私合營,民族資本家被逼跳樓,怕連累親屬,跳江都不敢。民族資產階級消失,所謂的五星紅旗是四星紅旗;
    六零年,共匪推行“三面紅旗”,以至於導致所謂“三年自然災害”,和平狀態下,餓死四千萬中國人,絕大多數,甚至可以說幾乎都是農民。農民階級消失,所以所謂的五星紅旗是三星紅旗;
    七零年,共匪割資本主義尾巴,農村老太太賣雞蛋都被土匪搶劫。小資產階級消失,所謂五星紅旗是兩星紅旗;
    八零年,共匪推行改革開放,“國”企裁員,工人下崗,沒有收入來源,共匪黃色工會非但不組織工人爭取權利,反而幫助資本壓製工人。工人階級消失,五星紅旗只是一星紅旗。
    那個最大的一顆星,所謂“‘中國’共產黨”所代表的只是官僚資本主義階級,所以五百家庭,所以紅色權貴,如此而已。那些早晚看升“國”旗儀式的傻子們,你們是黨員嗎?你們也配姓趙嗎?

  5. 對於所謂“‘解放’‘軍’”“官兵”表示:
    什麽是解放?解放:使得被奴役,被壓迫民眾重獲固有自由与權利。
    什麽才是軍隊,什麽才是軍人?民脂民膏供養,卻又“支部建到連上”,“鐵心跟黨走”,“抵制軍隊國家化錯誤思想”……如此黨衛“軍”也配算是軍隊嗎?自己喪失自由權利而不知爭取,跪在地上做奴才,為了一口豬食狗糧,而維繫“槍桿子出‘政權’”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非法偽政權存在与延續,為了維繫共匪非法偽政府繼續奴役人民,壓迫民眾,而將槍口指向平民百姓,你們也配算是軍人嗎你們也配算是人嗎?
    對所謂“‘國防’科技工作者”,科技工作者表示:
    你們知道自己在做什麽嗎?替魔鬼妖孽磨刀,屠戮無辜,你們是在作孽,最終屠刀必然落在你們自己的腦袋上,這就是太甲所言:“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看看那個方什麽玩意兒的畜生,公開演示爬牆就是說明了,如此愚蠢,為人笑罵所不齒。
    對哪些“法律”工作者表示:
    你們也是在建墻,以偽司法方式維護“‘中華’‘人民’‘共和’‘國’”存在与延續,以至於奴役人民,壓迫民眾。最終結果就是以偽司法形式把自己關進九百六十萬平方公里的大監獄,大集中營。以前是四年一次,現在是五年一次的共匪欺騙愚弄民眾的虛偽民主選舉,你們也有一張叫做“基層人大代表選舉”的狗屁“選票”,但這張狗屁“選票”中具備你們應有的政治權利嗎?你們賦予過所謂“當選基層人大代表”,立法權,決策權,彈劾權,任免權,審核權,創制權……種種應有的政治權利嗎?哪些每年在人民大飯廳吃飯,開會,跳舞,表演各少數民族服裝秀的演員,戲子,臭婊子們与你們有關係嗎?還你媽的兢兢業業服務在司法戰線上,你們是豬嗎?
    ……
    共匪東德偽政權垮臺後,槍擊翻牆逃往自由人類社會的德國青年的東德軍警被公開公正審判。軍警表示自己是在執行命令,法律依舊判決槍殺平民的東德軍警有罪。法官表示——你接到的命令是開槍,打得準,打不凖,確實你的選擇決定權利,以人類良知,你有抬高槍口一厘米的權利。
    ……
    警告,那些與民為敵,甘為妖孽惡魔幫凶的狗腿子們——老子曰:“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但凡作孽,必遭報應。改弦易轍,幫助民眾,与人民一起顛覆“‘中華’‘人民’‘共和’‘國’”非法偽政權,推翻共匪偽政府,才是自我救贖。

  6. 有所系既不自由,有所慾既不自由,有所求既不自由。心無羈絆,無牽無掛。靈魂昇華,獨立於囹圄肉體存在,如此狀態方能超然世外,不驚不怖,不為所動。只要達到如此狀態,無論是在自由人類社會,還是腳下大監獄,集中營獸群,認知,思考,分析……殊途同歸,結果類似,並無不同。
    文辭小道,遊戲人生,探究哲理,明瞭道德才是終極目標。當然,這樣的認知,已然不是能隨意說,因為說了也等於沒有說,說了也等於白說,幾乎所有人都不可能瞭解。

  7. 需要著重說明,生育權,使用權內容均是不才網絡上借鑒學來的,不才並非首創者。思想,認識,散佈在網絡之上,朋友們盡可取用。名?學會了,會用了,就是自己的;利?看了那麼多盜版電影,從來沒有付過一份錢,還好意思求利嗎?

  8. 對於哪些吃飯、睡覺、賺錢其他一概不問,表示對政治不感興趣,全無人類思考能力,兩條腿的蠢豬們怎麽表示呢?這樣說——
    沒養過豬,總見過養豬吧?公豬母豬能生養幾頭小豬,由公豬母豬決定,還是由飼養員決定呢?這個尾巴長,“啪”,摔死;這個牙齒尖,“啪”,摔死;這個……今晚上想吃烤乳豬了——從“消滅老三,只生兩個”,到“一對夫婦只生一個好”,“沒有準生證,不許生孩子”,直至現在的“二孩子政策”,你們的生育決策權呢?被“‘中華’‘’人民‘’共和‘’國‘”偽政權,被共產黨偽政府剝奪了;自己都不能決定生養幾個孩子,你們是豬,是人呢?
    狗對狗窩擁有的是使用權,還是所有權呢?今兒拴在門口看門,狗窩給狗用着;明兒想吃燉狗肉了,狗窩跟狗沒關係了。這是使用權。所有權是什麼呢?物品自由處置,送人,販賣,比如你的衣服,鞋帽,不存在沒有使用年限,直到用壞了為止。“’中華‘’人民‘’共和‘’國‘”生產資料公有制,土地是生產資料之一;民眾沒有土地所有權,只有土地使用權;房子建在土地上,建筑用地七十年使用權,也就是房子只有七十年使用權,沒有所有權。被“’中華‘’人民‘共和’‘國’”偽政權欺騙,被共產黨偽政府愚弄,三代人積蓄繳首付款,“大產權”“小產權”……如此只有七十年使用權的狗窩,只有使用權,沒有所有權。活在狗窩里,而不憤怒,你們是人,是狗呢?
    李敖先生在鳳凰衛視節目中說:“罵人是王八蛋,誰都可以,但我能證明他是王八蛋。”不才也有這樣的能力,只不過不才從不罵人,只罵王八蛋。

  9. 小編別覺得不才懶惰散漫,不夠痛快,自己不系統寫出,而是隨主貼,因以言事。懶惰是主觀,客觀卻卻因更隨意,而思想言辭更爲自由,猶如交出的是未曾推敲、措辭、修改的初稿,更為質朴。並且非是同道中人,不會耗費精力,時間,當然所言也就不會淪為無意空言。最重要的是,因為生性散漫,不喜多事,以至於連ID都懶得申請,隨意而言,朋友閱讀有難度,共匪蒐集證據同樣有難度,“審判”,“定罪”更是陷於二難中的高難度:觸犯閃電最這麼久,你們都只是蒐集證據,不予干涉?別審判不才閃電最了,先把共匪網絡偽警察狗腿子們以玩忽職守罪立案“法”辦吧。
    時時刻刻給自己加以保護,面對共匪作戰猶如高等級病毒實驗室,一層防護遠遠不夠,四五層防護都不算多餘,越多越好。每每有所動作,在安全前提下,達到目的,才是完美行動模式。“彼節者有間,而刀刃者無厚;以無厚入有間,恢恢乎其於遊刃必有餘地矣。”——《莊子.養生主》。如此選擇攻擊方式方法,方能銳氣不損,而愈戰愈強。“無恃其不來,恃吾有以待也;無恃其不攻,恃吾有所不可攻也。”——《孫子》。如此小心謹慎防護,知己知彼而不敗,而後自信大膽出擊,方能未戰而先勝。即便是自己,不足60%的勝算,尚且不爲。對於群體而言,更是如此,民眾越是覺悟,勝算幾率也就越大,等待時機成熟,不攻則已,攻必致敵死命,結束共匪奴役壓迫淪陷區民眾苦難。

  10. 以不才所知,給毛賊澤東畫出衛生鬍再予以消費,沒有任何風險,是民眾唾棄共匪偽政權最佳的方式方法,並且具備覺悟民眾多重效益,此時實施很適合。
    具體思考,實踐,不才早已說過,不在此處重複。

  11. 記住,民眾尚未覺悟,時機尚未成熟,等待共匪經濟徹底崩潰後再做廣場抗爭,否則寧可拖後不可冒險發動,此時僅以覺悟民眾,使得民眾深知主權在民,“‘中華’‘人民’‘共和’‘國’”沒有民眾授權,沒有主權,從來不是主權國家,是就應該被顛覆的非法偽政權;不曾民選,沒有公權力分置,共產黨“政府”不是執法機構,不是政府,沒有稅收權利,如此偽政府就應該被推翻。明確此兩點,在現代政治層面足夠了。
    馬克思不是中國人,列寧不是中國人,馬列主義不是中華文化;
    所謂“‘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以馬列主義爲政治基礎的社會主義“新”“國家”。
    所以,所謂“‘中華’‘人民’‘共和’‘國’”從來不是中國,不配自詡爲中國;以“‘中華’‘人民’‘共和’‘國’”爲中國,爲祖國早已不配做中國人。
    在文化傳承層面上,明確此三段論足夠了。
    兩分鐘說完,只要民眾明確如此兩個層面,足以覺悟,以顛覆共匪偽政權,推翻共匪偽政府。

  12. 張嘴“知識分子”,閉嘴“學生運動”,不過讀了幾年課本,攷試混了張文憑,整得自己真是讀書人似的,以不才之愚鈍尚且不如民國中學教員,你們,也值得提嗎?“六四”失敗了,就是學生運動失敗了,就是知識分子失敗了,要全社會,所有人,依靠工農……你們指導過方向嗎?確定過目標嗎?計畫過實施步驟嗎?知道什麽是方向,目標,步驟嗎?起碼從主貼而言,不才看不出,但不才很確定有志同道合朋友們知道。
    無需保護不才,此時不用更待何時?石頭不才已然投出去了,窗戶也破掉了,讓匪酋習賊近平,王賊岐山,繼續欺騙民眾,推行狗屁“法治化”,畫餅充饑,畫畫去。只要對民族有益,對我大中華國家,民眾有益,損耗掉不才一個,自然會有更多人站起,損耗掉了也就損耗掉了,並無可惜。有勞小編將各處跟帖歸納,彙總,不才並無遺憾。每個人都有決策權,決定自己是否照著做,無需組織,不必激勵,如此行為本就是一個站起的中國人應盡的本分。

  13. 既然說到閃電最与墊付最,那就更深入一些。所謂墊付最很容易構成,大體上類於做菜,可以是湯武革命,大廚的扒熊掌,蒸羊羔;也可以是陳勝吳廣起義,小民的燉豆角,拍黃瓜。閃電最可就高難度,屬於技術活儿了,猶如寫菜譜,比墊付最高了一個層次,甚至幾個層次,非伊尹,周公之聖,蕭何,曹參之能而不敢領命。共匪王八繁育的土鱉奴才們沒修養,不具備人類靈魂,沒有人類智慧,不能理解蘇東坡為何比大廚師更會做菜,掌勺大師傅絕對不可能把燉豬肉的菜譜寫成詩,所以土鱉們与人類認知相反,覺得閃電最比墊付最輕,隨隨便便就把獎盃送出去了,當然更不可能懂得人類社會從來不會把思想言論定罪。亞聖孟子直刺齊宣王,而無所畏懼——“君有大過則諫,反複之不聽,則易位。”
    只要是人類,稍稍懂得些道理,坐在一邊就會哈哈笑。不才當然更是哈哈大笑,什麽墊付最,閃電最,不才早就都觸犯了,怎麼著吧,能把不才怎麽“法”辦吧。想到沐猴而冠的共匪政法委希姆萊書記空攥了刀把子,徒扛了槍桿子,白白揣了滿口袋印把子,卻只能抓耳撓腮,無可奈何,不才就仰天大笑,哈哈哈哈。

  14. 順便提一下,譚作人先生為何獲得終身教授榮譽獎,被共匪綁票,而同樣記錄發佈汶川地震受難者的艾未未先生卻未曾獲獎呢?直接面對受難家屬,隨意表達些政治觀點就已構成狗屁閃電最了,正如艾未未先生所言——你如果希望瞭解你的祖國,你已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不才主觀推測而言,並無依據。但可以肯定的是,主貼文章不會構成閃電最,墊付最,不才跟帖言論卻已屬獲獎作品。只是共匪太小氣,共匪狗腿子被應試“教育”戕害得已然不具備人類思考分辨能力,連頒獎都要學歷文憑門檻限制。^_^)
    哦,還得補充一下,所謂閃電最就是“前三十年”的“右派罪”;所謂墊付最,就是“前三十年”的“反“革命”罪”,“現行反“革命”罪”。明白如此來歷,當然也就清楚所謂的“後三十年”是進步了,自由了,民主法治了,還是共匪反人類犯罪組織更倒退,更反民主反法治,剝奪民眾自由權利的更反動了。
    子曰:“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學習思考,提高認知分析能力,如此才是教育。

  15. 拭血裹傷,厲兵秣馬,以待來日再戰,如此才是漢子。看看劉曉波先生,一次,兩次,三次,終身教授榮譽獎了,屈服了嗎?妥協了嗎?承認沒有民眾授權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非法偽政權了嗎?哪些以為劉曉波先生冤枉的傻子們,從來沒有思考過,所謂“《零八憲章》”,与所謂“’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同屬偽憲,以偽憲抗拒偽憲,一個筆墨文人苟延殘喘於一群沒有思考能力蠢貨中,孤獨如此,也就盡了最大努力了。爲記敘整理“六四”大屠殺受難者,而記敘整理?劉曉波先生真是單純地在做如此簡單,無聊,累心的繁瑣事嗎?不分析內涵,只關注表面,如此思考能力,即使混到博士生導師頭銜,骨子裡還是個毫無想像,缺乏分析能力,人云亦云,不知所云,只能“服從命令聽指揮”的本科生而已。

  16. 知己不知敵,只能是半勝;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倘若既不知己又不知敵,還用打仗嗎?別出門,出去就送人頭去了。送自己的腦袋,叫做愚蠢;自欺以欺人,自愚以愚人,送別人的腦袋那就是作孽了。
    學習,思考,提高自己認知,而後實踐,形成系統理論,探究可行方式方法,用以指導自我,影響民眾,如此才是研究。把每一個祥林嫂的言語彙集一處,不是研究,而是歸納,如此“重要工作”需要你們做嗎?應該你們做嗎?

  17. 美國羅斯福總統所言的四大自由中,言論之自由,免於恐懼之自由,就是國父中山先生所倡導三民主義中的民權主義的現實表現。獲得言論之自由,免於恐懼之自由,必然擁有政治決策權,既,民權主義實現,用共匪的言辭就是所謂的“當家做主人”“一切權利屬於人民”。
    子曰“以不教之民戰,是謂棄之。”倘若自己尚且稀裡糊塗,不知道做什麼,該做什麼,如何教民?如何在實施民權主義的作戰中爭取言論之自由,獲得免於恐懼之自由?如何拆穿共匪欺騙人民,愚弄民眾的邪惡本質?
    共匪真是依靠學生運動起家的嗎?沒有蘇俄支持,共匪有可能以欺騙,以至於奴役人民嗎?不但有戈培爾,更要有希姆萊。離開了希姆萊的槍桿子,戈培爾的筆桿子只是狗屁;沒有了紅色納粹黨衛“軍”的“‘解放’‘軍’”,中宣部CCAV大褲衩的臭屁不會有人看。可見對中國近現代史無知。

  18. 民權運動,民眾爭取政治權利運動,政治權利最關鍵的是政治決策權。主權在民,民眾未曾掌握政治決策權,民眾未曾授權,非法偽政權沒有主權,不是合法國家。先民主,後法治;不民主,無法治。民主是法治前提,法律是為了維繫自由而出現与存在,絕非限制,剝奪民眾自由与權利。自由是在自己的權利範疇內行使權利。……
    知情權,決策權,自由,民主,平等,法治,不是幾句話能說清的,不才如此敏感也不是一天兩天學會的。

  19. 理解學生也是民眾組成部分,當然也就明確學運(學生運動)只是民運(民權運動)的組成部分。學生如何爭取固有自由与權利,當然也就是民眾爭取民權。
    所謂的“五講四美三熱愛”,滅鼠,除蟑螂,飯前便後要洗手……都是全民運動,在此處全民運動与民權運動,哪一個更準確?當然只能是民權運動,甚至更深入而言應該是學運,是學生們實踐三民主義中的民權主義,民運是民眾以行動實現三民主義中的民權主義。
    失之毫釐,差之千里。別以為小小措辭不重要,政治意義詞語從來不含糊。既然要做政治,寫政治文章,就不能馬虎。既然要做大事,就不能不謹慎小心。沒有明確政治目標,尚未步入廣場,“六四”必然失敗。
    什麽參政議政?決策權呢?沒有決策權,參什麽,議什麽呢?“民主就是大家一起出主意。”如此認知,跟共匪薄三儿認定的“民主”一個概念?現在習包子天天反腐敗,越反越腐敗,連王岐山都成腐敗分子了,難道應該支持嗎?民權運動,民眾爭取政治權利運動,政治權利最關鍵的是政治決策權。什麽參政議政,再來一次,你們還是失敗,死了那麼多人,流了那麼多血,半點儿沒長進。自己學去,不才懶得多說。
    念您歲數大,又是大屠殺倖存者,不才言語並未太過尖刻。

  20. 全民運動標凖,工人罷工,商人罷市,學生罷課,以至於全社會總動員,共匪指揮不動黨衛軍槍桿子炮灰,狗腿子偽警察。共匪暴徒膽敢暴力攻擊民眾,立刻全社會民眾革命起義。
    哦,別“知識分子爲主導”了,反右,“文革”過後,尚且沒有言論自由,沒有信息流通自由,甚至不允許存在思想自由,何來知識分子?只是按照共匪既定大綱,以教課本混口飯吃,連教書育人都談不上。此爲題外。

  21. “六四”後期確實希望成為全民運動,但是達成了嗎?既然沒有,那怎麽辦?“歷史是人民創造的……”學了無恥共匪厚顏無恥,篡改歷史,自欺欺人嗎?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