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当网上出现关于水皮的文章时,我就想到他的前妻-陶力,他们中学开始相恋,婚后育有一子,那个事件时陶力托人给水皮带去3000元,让他能逃就逃,不要管自己和孩子。不该忘记水皮身后有过这样一位低调无私的女人。

在网上寻找陶力踪迹,看到一下两篇报道:

据水皮自己供述,前妻与其离婚前妻错在水皮自己,而不在前妻。在《末日幸存者的独白》中,水皮反省道:“陶力,我的前妻,我儿子刘陶的母亲,无论是在我们没有离婚时,还是在我们离婚时,我都对不起她。除了我放荡的生活给予她心灵上、身体上的痛苦和绝望之外,我参与”抗议运动“的风风雨雨,也始终令她悬着心;在惊吓中度过了我回国后的日日夜夜。

不管“抗议运动”的结果多么惨烈,不管我因此受了多少磨难,统统与陶力无关,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是我自己要回国、要投入、要绝食。我在外面风风火火,有刺激、有观众、有名声,即使受难也不会白付代价,即使死了也只能自己负责。而她呢?她得到的是什么呢?除了痛苦、惊吓、焦虑、揪心,除了疾病的折磨、抚养孩子的艰辛、卧床两年和病魔搏斗之外,她一无所得。当我在“抗议运动”中面对欢呼的人群时,我从未想到她和孩子;当我面对成群记者、闪光灯,自我感觉良好地讨论时事时,我从未想到过她的痛苦;当我在广场上和其他女人调情时,更没有想到过她那受过多次伤害的心灵还在滴血。因此,陶力与我离婚,无论在什么时侯、什么情况下都是理由充足的。像我这样生性放荡而又贪恋社会功名的人,根本就不配有家庭、不配做一个负责的丈夫和父亲,不配得到陶力的爱。“

而陶力在与水皮离婚的所做所为完全对得起水皮,她对水皮的爱和关心令人感佩。比如《独白》有一段刘的战友高新的话:“……中午到了北师大,去陶力家,安慰了她一阵,吃过午饭,就回家了。陶力让你在外面躲一躲,能出国就出国,不要考虑她和孩子,这是陶力托我带给你的三千元钱。真没想到我们还能见面。”

又说:“昨天晚上枪声一响,陶力就到北师大东门前等你,从半夜十一点半一直等到天亮,等到从广场撤下来的学生全部返校。她没有找到你,以为你非死即伤,她哭得眼病又犯了。”

水皮自己回忆在广场时:“一整天,来绝食棚看望我们四人的亲人和朋友络绎不绝,绝食棚几乎成了接待站。我的妻子支撑着虚弱的病体来看我,她一见我就哭,什么也不说,一个多小时,她是在泪水中度过的,我也手足无措,不知道用什么能够安慰她,她临走前,紧紧地抱住我,仿佛要让我跟他回家。”

又如,徐星在《我所认识的水皮》(一篇骂刘的文章)中提到:“……这时见面接触多了一点儿,搓饭,喝酒免不了的事,加上另外几个朋友,妻子们各显手艺,几家争鸣,那时刘晓波和他的妻子住在北师大的一个筒子楼里的一个单间房子,七八个人来吃饭,陶丽的身体很槽,忙忙叨叨地做饭,真是难为了她……”

陶女士为水皮做出的牺牲和承受的苦难即使不及霞女士,但同样不能不令人同情,令人感喟。离婚之后,虽然可以避免政治上的骚扰,但一个离了婚的女人,一身疾病,独自抚养一个未成年的孩子,其生活艰辛可知。现在水皮获得了巨大的荣誉,陶女士以其曾经遭受的不幸,似乎不应被人遗忘,似乎亦有资格可以分享这一荣耀。

《水皮传》的作者鱼姐说他的书是客观的,写了水皮的缺点,比如对家庭没有尽责,花心。那时,山雨欲来,妻子哭求他不要再去参与,他仍走去广场,还和女记者,女学生崇拜者调情,以至于一起绝食的侯德健觉得自己当大灯泡不爽要投诉。

水皮的前妻陶力,婉约动人,是他们中学时期的校花,出身书香门第,学习也好。水皮是坏孩子,和所有平凡的故事一样,坏孩子追到校花,令她对自己改观。因为爱情,水皮考了北师大的研究生,终于可以将户口调到北京,二人翌年结婚,不胜甜蜜。

但婚后的水皮和普通男人一样,很快就过了蜜月期,醉心功名,频频发炮,哗众取宠。但那时的学问,是真学问,水皮的博士论文答辩,请来的都是业界名家,从上海请来王元化。整个答辩会,几乎万人空巷,改到大教室举行。顺利通过答辩。(此处有些夸张,他研究的题目需要请外面的教授,改到大教室答辩,是中文系学生想看名师。纪实文学用词更该准确。)

那个事件发生后,水皮和妻子越行越远。我觉得陶力的一番话颇有道理,她说:水皮,你口口声声说和现在的世界格格不入,不合作,其实我才是最不合作的,我根本漠视这个世界。不去参与他,而你这么热情,恰恰证明你非常想拥抱这个眼前的世界。可惜这么好的妻子,水皮没有珍惜。

那个事件后,妻子陶力带着儿子刘陶远走美国,从此隐姓埋名,直到今天水皮获奖,没有任何媒体能找到她,采访到她。她是做儿童文学研究的,自小父母都是外国文学教授,欧风美雨。她能做到这样,令人佩服。实在是诺奖获得者妻子中的典范。

注:陶力只身一人先去美国,父母替她照顾孩子直到中学毕业。

大家关心惦念水皮之际,我贴此文不是成心减低他的形象,只是我真的好心疼陶女士,她爱水皮更深,受的伤害是双重的,而她克制着……。她隐身的那么利索让人惦念、让人佩服。

希望她健康愉快,希望她过上世外桃源般的幸福日子。

文章来源:恳谈微信公众号2017-06-30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