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从词义而言,“宝藏”一词蕴含着一种藏匿的神秘性。人们对神秘性的探寻彰显着宝藏的价值,但探寻也意味着对神秘的破坏,探寻的过程就是神秘被蚕食的过程。宝藏自身价值的最大化,体现在覆于其上的神秘面纱被揭开的瞬间,一旦面纱被揭去,其神秘性也就消失殆尽,形而上的价值荡然无存。那些喜不自禁的探寻者所最终满足的,只是世俗意义的欲念而已。

寻宝,是个源远流长的话题。人类的迁徙、文明的发展、野心家的征战、航海家的远行等等,都是对未知的神秘世界的探寻,是一次次寻宝的历程。寻宝的行为是对蒙昧和平庸的反抗,是与自身命运的抗争。而一旦宝物被寻到,面对自己曾梦寐以求的东西,真正的探寻者也许会怅然若失,悻悻离去。更多的人则沉迷于占有欲的满足,固步自封,并为捍卫自己对宝物的占有而不择手段。

毛喻原作品盘古和女娲、夸父和精卫、炎帝和黄帝、大禹和夏启……他们都是最初的寻宝探险者。他们寻到了美,寻到了自由,寻到了光明,寻到了精神,寻到了情谊,寻到了生命之存在和文明之曙光。但很多寻宝者在成功后却蜕变为宝藏的禁锢者,舍弃宝藏的精神价值,成为贪得无厌的独占者。宝藏失去了夺目的光彩,蜕化为满足私欲的玩物。寻宝领袖们建立了国家,制定了规则,控制了暴力机器,所以这一切都是为了对宝藏的垄断,压制新的探寻者寻宝的步伐。自此压制与反压制的斗争,轰轰烈烈而又生生不息地延续着,成为迄今为止人类历史最主要的内容。从对那梦寐以求的宝藏的神往中,一场又一场的乌托邦大梦衍生出来。不时有人跳出来告诉跃跃欲试的人们,看哪,宝藏就在前方,快去找寻它得到它吧!人们的头顶冒起青烟,幻化出一幅幅奇异的场景,推着他们前仆后继地去送命。

如今在各类文艺作品中,关于寻宝探险的题材已泛滥成灾,吸引着平庸的世界里芸芸众生的眼球。失了那份高贵的神秘性,也没有了积极的探寻精神,而只是平庸者们闲暇之余的精神抚慰剂,供他们猎奇与把玩。

当然也有例外,比如《魔戒》,还有小时候看过的堪称经典的寻宝动画片《七龙珠》(日本动漫作品)。《七龙珠》里,七颗珠子散落于世界各地,寻宝者只要集齐它们便能召唤出传说中的神龙,它可以满足你提出的任何一个愿望。在这个诱人的馅饼面前,以一个小猴子形象为首的正派和以一个丑八怪为首的反派之间展开了殊死搏斗。在第一次较量中,妄图拥有整个地球的丑八怪最终夺取了所有珠子,而小猴子们则被囚禁在了城堡里——除了一头懒惰好色、不学无术但心地善良的小猪还在外头。

当丑八怪如愿召唤出神龙时,他却哆嗦着他那张丑嘴,一时激动得说不出自己那统治世界的狂野愿望来。这时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那头一向很不讨人喜欢的小猪奋勇奔跑到神龙跟前,纵身一跃,抢在丑八怪开口之前,向盘旋在半空中的神龙喊出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一条花内裤!

刹那间,世界静止了,时间静止了。在悠扬的乐声中,一条鲜艳的花内裤从天而降,犹如一根轻盈的羽毛,徐徐飘落到了小猪的猪头上,小猪露出了无比幸福与满足的表情。无论对丑八怪们而言,还是对小猴子们而言,这都是一个让他们跌得满地找眼镜的结果。

就如小于连用一泡尿拯救了他的同胞们一样,小猪用一条花裤衩拯救了全世界。之前谁都不会寄希望于他,但他却用本色表演充当了救世者的角色。在这部充满黑色幽默的日本动漫里,一个狂野的乌托邦大梦被一条轻盈的花裤衩所击碎,小猪寻到了真正属于他自己的、能让他感到幸福和快乐的宝藏。

我还要讲述一个关于宝藏和寻宝的故事,它也许只是野史杂记,也许只是民间传说,还也许纯粹就是我自己的杜撰。

公元1402年,明朝皇室集团经历了一场内战,最终北方的朱棣打败了自己的侄子朱允炆,问鼎南京城。成王败寇,失败者落荒而逃,成为坐在龙椅上的新皇帝的一块心病。更糟糕的是,胜利者惊讶地发现国库已几近空虚。据传在大军临近前,朱允炆的拥戴者们已将宫内的金银珠宝悉数转移,这些财宝足足装了两百箱,它们与皇帝一起消失在了破城之前的黑夜里。这一传闻无疑让朱棣更加寝食难安,他明白,只要有足够的财力支持,他这个威信尚存的侄子无疑随时都可能卷土重来。散落于民间的朱允炆的余党们也很快放出风来,自信满满地扬言他们有实力再杀回来。篡权者朱棣展开了对前朝余党的不懈追剿,当然更重要的是要找到朱允炆和那批财宝。

民间虽无法窥得庙堂权力争斗的玄机,更无法自由地谈论它们,但各种各样的传说已不胫而走,犹如一股股驱散不尽的邪风。据说朱允炆将财宝深埋在了南方崇山峻岭内的一个洞府内,并有一条从天而降的巨蟒为这位落魄的真龙天子看护财宝。自此那座洞府附近的山岭上便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毒蛇,它们是被巨蟒召来看护财宝的。朱棣的军队曾寻到那里,但千军万马却敌不过漫山遍野的毒蛇,尤其是巨蟒口中呼出的毒气,沾染之人必死无疑。成千上万的人殒命于那座山岭上,深宫内的朱棣也夜夜做噩梦,梦到一条巨蟒将自己这个篡权者捆缚而去。

随着时间的推移,朱棣死了,朱允炆死了,他们各自的拥戴者们也都死了,有了新的皇帝、新的拥戴者和新的权力觊觎者。那个关于财宝与巨蟒的传说仍继续演绎着。无论做皇帝的还是想做皇帝的都疯狂地想得到那批传说中的财宝,为它寝食不安、上蹿下跳,发动着一场又一场寻宝和夺宝的行动,无数人为此丧命。李自成、吴三桂、康熙、慈溪等等,甚至包括西方列强们,都为那批财宝和那条巨蟒而疯狂过,后来各派军阀及政党也加入了这一行列。扑朔迷离的寻宝行动令传说更加诡谲,悄悄流传于民间的每个角落,让平凡的人们悸动不已。

直至上世纪90年代,据说科学家们发明了一种专门对付蛇类的药液,在通过先进的仪器确定了宝藏所在的大体位置后,直升飞机带着这种比蛇毒还毒的药液,在山岭上空喷洒了数天。那些天里山上出现大量死蛇,剩下的也都已逃窜。之后政府派去一支军队,将山岭挖了个底朝天。等他们发现那个传说中的藏宝洞府后,却看到里头空空如也。他们上了历史的当,难以计数的人为这个空空的山洞而命丧黄泉。

我猜测,编造这个谎言的应该是朱允炆的余党们。为了威吓朱棣,更为了使更多的人投靠他们,诱惑那些庸碌的顺民们走上反叛之路,为他们卖命。掌权者们、叛乱者们还有无数庸碌的人们,共同捏造了这么个自欺欺人的弥天大谎,时间与历史使它发酵、膨胀、变形。但我对自己的这种猜测也是存疑的,军队真的就什么都没挖到吗?难道这真的只是一场骗局?也许,骗局里头还有着更大的骗局,这就是我们这个平淡而奇异、庸碌而伟大、正统而荒诞的世界。

据说军队撤走后,那座已被破坏得面目全非的山岭,在一个寂静的夜里突然山崩地裂,塌陷了下去。很远之外的人们甚至惊悚地看到,一条大蛇一样的东西从塌陷处腾空而起,飞驰而去,消失在了遥远的夜空中。同我讲的这个故事一样,这当然是一种非常不足为信的传闻,更是不可随意谈论的。

我真该结束我的臆语了,但透过窗户我似乎看到了那条巨蟒。它盘伏于茫茫夜空中,用苍老而倦怠的眼神望着我,诡异而荒诞。我感到了惊悚,却又马上平静下来,如黑夜一样的平静。最后我看到巨蟒舒展开衰老的躯体,头也不回地飞去了它的去处,舍弃了这个世界,或者说是这个世界舍弃了它。

2008年10月28日

文章来源:《吾诗已成》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