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律师圈内掀起了一场“官派律师”风波,引起了社会关注。这场风波源起7月25日,被关押的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女士在网上发表文章,称“2017年7月14日和今天,先后有两位大名鼎鼎的律师通过各种‘途径’找我。一位通过短信告诉我已经会见王全璋。我回复短信:我坚持聘请原来的律师。他又给我电话,被我拒绝。另一位是通过我信任的好友传话,坚持要见我,却不说原因。我本以为是全璋的同道关心家属,就见面了。没想到他竟然是官派律师!”

李文足女士称,从王全璋被抓的那天起,她就聘请了非常信任的律师,而两位“准官派”律师,为什么在明知道家属已经聘请了律师的情况下还要介入?继而李表示,“不管你是多么大牌的律师,不管你是不是熟人朋友,我李文足都不会领情,绝不会买账!”并称如再有所谓的“律师”找上门,“我不保证我的情绪会一直像今天这样稳定。”

王全璋律师是原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的执业律师,前年7月9日被抓后两年多时间内,其家人及家人委托律师一直未能见到其面。

王全璋的家人对所委托的律师无法履行职责持有怨言,一直对相关权力机关表示不滿是人之常情。而此次对其所称俩位大名鼎鼎的“官派律师”不满但未指明这俩律师姓名,亦引起业界各种议论。有意思的是不到24小时,浙江京衡律师事务所主任陈有西律师26日凌晨微博发文《关于王全璋律师聘请我辩护和会见的情况公告》,对李文足女士的文章予以丁对号入座。

陈有西律师在文中称,7月10日,天津第二中级法院通过浙江省司法厅告知,王全璋7月3日签出委托书,希望陈有西担任他的辩护人。7月12日,陈和助手前往天津拿到了法院转交的王全璋7月3日签署的委托书,7月13日上午就到看守所会见了王全璋,王确认是他自己想请陈有西辩护,当面再次签署了三份辩护委托书,陈有西详细询问了案情,并提出需签署《辩护协议》并适当收费。王称需要再考虑一下。下午,陈和助手前往二中院全面阅卷。继而陈在他的微信中晒出了王全璋的委托书。

陈有西律师称,7月14日上午,再次会见王全璋时,王依旧未签协议,并称想自己辩护。14日下午,陈向王妻李文足发了一个不短的短信:

“王全璋妻子及亲属:有一情况向你们通报。王全璋通过天津二中院转告希望我担任他的辩护律师,并转递了7月3日亲笔签名的辩护委托书。出于道义帮助和全璋求援的处境,我昨天专程赴天津第一看守所进行了会见核实,确认系其本人委托并希望我担任他辩护人。获得授权后,上午我去中院进行了阅卷,了解案情。下午再次会见了王全璋通报了阅卷情况。但尚未签署委托协议。王全璋也想不请律师,自我辩护。犹豫中。你们家属是什么意见,是否希望请我担任辩护人,请及时真实明示。以便我作出决定。因刚问到你们电话,现予告知。京衡律师所,陈有西律师”。

7月15日下午2:47时,陈有西律师收到李文足的回复:“陈律师您好:我已经给王全璋聘请了程海律师和余文生,两位律师已经去天津四十次要求会见了,虽然没有见到王全璋,但是,我们一直在努力。所以,我就不另外聘请律师了。”

陈称回复了“好的”并将王全璋和其妻的态度告诉了法院。请法院向王核实清楚最后决定再告知。陈有西律师在文章最后表示:这便是我担任王全璋“官派律师”的全部经过。

两封声明所说过程基本一致,但如何看待,网友是见仁见智。应该说李文足女士发贴与陈有西律师及时回应李的文章均属正常之事,这两个声明并无太出格之处。至于“官派律师”产生有无内幕由于事关敏感案件只有天知地知当事人知,吾乃吃瓜观众一员当然不知,所以不妄加猜测评论。但对此后的争论,作为一枚老律师,倒是可说一二。

第一,王全璋为何被抓?从2015年7月11日新华网和央视新闻《公安部揭开“维权”事件黑幕》、7月18日《北京锋锐律所案追踪》等报道看,“警方初步查明,自2012年7月以来,周世锋、王全璋等人先后组织策划炒作了40余起案事件,严重干扰正常司法活动,严重扰乱社会秩序”,并不涉及危害国家安全的相关罪名,应该依法享有辩护权,其家人有权为其委托律师,受托律师亦有会见、阅卷等权利,这是法律常识.

然而,在网友“眼泪的死亡”评论称:“李文足聘请的律师申请40次都见不到王全璋,陈律一去就会见,有意思!”之后,陈有西律师微博回应称:“两位律师都未通过年检,进不了看守所。也阅不了卷。”此回应文字确属不妥,因为不符合事实。李文足聘请的律师申请40次都见不到王全璋,应该是相关权力机关不依法办事的表现,并非有关律师当时未通过年检。陈有西律师发出此言的依据从何而来?若是错信传言,只须向相关律师道歉即可。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第二,这场风波中让我佩服的是王全璋。他虽然在我面前是小字辈,喊他“小王”在情在理,却让我感到佩服的是其智谋。

一个人失去自由就失去与外界正常交往的条件。在完全与世隔绝足足两年,正常人多半都会变傻。而家人也因思念,亦有相思成病的可能。小王家人抱怨“生未见人,死未见尸”,可见两者之间未能通信息。其妻子委托的律师继续申请会见、阅卷以履行辩护人职责,恐怕还有许多障碍,最后来一个假的公开审判也并非不可能。

正是在如此困难之下,小王一张委托书就将大名鼎鼎的陈有西律师成了信使。陈也不负小王所托,在争论的回应中透露出王的身体状况及关押地点、诉讼进程等信息。

为此,我佩服小王。看官们服不服?随意。

文章来源:作者微博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