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千百年来,一个“情”字撩乱了多少心弦,又有多少幽幽的感叹至今回荡在耳边!

无论是《诗经·国风》中“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千古绝唱,还是古今中外数千年辉煌文明中高扬情爱旗帜的篇章;
无论是古希腊岛上为海伦而兵戈十年的特洛伊之战,还是近代“世纪之恋”中付出王冠获得爱情的英国爱德华国王;
无论是誓守桥下之约溺死无悔的痴情尾生,还是刑场上笑对枪口潇洒举行婚礼的周文雍、张铁军烈士……

古往今来的人们,在不断用自己的青春和生命、用自己的汗与血与泪水诠释情爱,祭奠魂灵!

茫茫红尘中,多少人愿为情而生为情而死!
而情爱的灵芝果是如此珍贵稀有,且横亘面前突兀危立的世俗峰巅是如此难以攀越,多少痴情种子肩负使命历千险经万劫眼看灵芝在望却因心力交瘁落入涧底……
灵芝愈不可求,则愈珍贵;情爱夙愿愈如是难遂,则愈渴望!

于是,黄河流域的人们代代传诵着七仙女不恋仙尘恋董永的浪漫故事——“不慕鸳鸯不羡仙,只愿与君长相伴”;甚至人们还想象那冷酷的蛇、机智的狐也是多情的种子,让那辛苦得道的白娘子宁肯被镇压在塔下也要“千年等一回”不肯放弃与许仙缔结良缘的机遇……

其实,这两则悲剧的可悲之处不是在于结局,而是在于:人们不再相信人世间会得到真挚的情爱和美满的姻缘,从而寄情于根本不存在的“仙人” 、“鬼族” ,和所谓成精的“异类”!
既然在人群中找不到真正爱我的人,那么━━就让它们来爱我们罢!
所以人们在臆想中打破人与非人的界限,让它们痴情地与人眷恋厮守……但浪漫的假象再好,残酷现实的魔影仍然左右了故事的结局……

再后来,身化彩蝶生死相依的梁祝传说,更是直接悲哀地反映了人们的热望:既然我们活在世上要受那么多约束和压制、既然我们活在世上情梦难圆,那么━━让我们干脆在死后化成彩蝶,相随相恋,这样,就没有人可以干涉和分开我们了!
——多么自由、多么幸福——孰不知彩蝶相逐的浪漫氛围恰恰是负心叛情的表现!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这个道理谁都明白,可是我们要更加知道:江湖可以约束我们的身,却约束不了我们的心!身可以不由己,但我们的心,可以由己,可以把握,可以爱我所爱,生死不悔!

只要有爱一个人的心,就算不能在一起,就算不能见面,就算生死相隔,但是,爱已经圆满,没有人可以把我们的心分开,我们因爱而活得滋润,死得开心!

“红尘自有痴情种”,在世上走一遭,唯有情爱是难以割舍不忍离弃的人生需要!
纵使这个时代已被金钱和印符等搅成色彩难辨腥臊呛人的大酱缸,也总会有几个痴情的种子冒出清新的气泡来!

让我们要为他们的痴情欢呼——他们是我们整个时代的情人!

《黄金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