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洒在南中国上空的雪花覆盖了一条条回家的道路,每年一度的春节期待和有家难回的寒冷现实压倒了一切社会性话题,呈现给全中国一次愈演愈烈的交通危机。这种全局性的公共危机应该会让此前许多焦点事件的当事人感到长舒一口恶气,至少,对辽宁省西丰县县委书记张志国和陕西镇坪的纸老虎事件制造者来说,最紧迫的压力已被化解。陷入春运焦虑的社会已经顾不上对他们进行穷追猛打,于是,淡出公共视野的焦点事件开始朝另外一个方向演化——张志国的官位丝毫不受影响,报道此事的《法人》杂志的总编辑王丰斌却已辞职;针对朱文娜的拘传令取消了,朱文娜文章所报道的拆迁事件当事人赵俊萍却也在看守所里撤消了对“偷税”和“诽谤罪”的上诉请求;与此同时,有关纸老虎的新闻和网络评论也几近淡出公众视野,对于完全依赖公众舆论推导的纸老虎事件揭秘来说,这种沉寂对纸老虎事件的演进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一时间,除了漫天的飞雪,整个中国都显得无比“和谐”。纸老虎、拆迁株连、张志国、城管打人……统统成了过时的旧闻。充斥我们视听的是领导人的批示和慰问,是党和政府对雪灾受害人的关怀。在一个必须展现“和谐”的节日到来之前,雪灾就以这样的方式,完成了对舆论空间的一次清理,连股灾的震荡都被淹没在寒冷的雪片中。

但是,将焦点事件的一一淡出通通归咎于雪灾的公共危机可能有失公允,只能说,雪灾使它们的淡出显得更为自然一些罢了。梳理近年来的公共舆论热点,我们可以发现,舆论的质疑几乎无法撼动权力的傲慢。从彭水诗案到高唐网帖案,从野蛮拆迁到城管掐死路人,喧嚷一时的公众话题热闹过后很快陷入沉寂,根本无法引起权力的联动。也就是说,舆论与权力陷入“你说你的,我干我的”这样一种不相交的平行轨道,反正地球总在运转,新的舆论事件将会很快挤占旧的焦点,而失去了舆论的关注,我们几乎不可能找到权力体系内部制度性纠错的动因,这种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的舆论焦点话题的终局,不惟一场漫天飞雪之力。

不可否认,近年来,由于网络媒体的发育和传统媒体市场化的压力,针对一般社会话题的报道和评论,某种程度上形成了一定突破,在一个狭窄的空间内,言论自由度有增加的趋势。可是,如果这些舆论焦点只能是媒体和网民的言论空转,而无法实质性影响权力运作,所有的结局总会令人感到失望,类似孙志刚事件推动收容遣送制度废除的舆论与权力的良性互动可能,似乎好景不再。那么,我们的言论是否只是一种寻求口头快慰的宣泄,而不再具有改变现实的力量?

事实上,可以透过2008年的第一场雪来看权力与民间的微妙关系——当然,湖南、贵州、安徽、江苏等地的交通拥堵不仅仅由降雪造成,冰雨是更大的罪魁祸首——在温家宝总理南巡之前,地方政府的消极无为是显而易见的,但在这样的自然灾害前,应该看到,任何政府都不是万能的,可十分有趣的是,相对于官方几大媒体依旧歌功颂德的恶心报道,网络世界从事件一开始便表现出了对政府的不信任,无论总理的南巡、军队的出动、政府的救济、信息的公开,都是在民间的强烈质疑与愤怒之后,才陆续进入政府的日程安排,一些民间的质疑其实是在缺少足够信息的情况下做出的,事态的推进却一再证实了民间的担心并非多余,在这一点上,可以清楚地看到,中国民间已经形成一种对于权力的本能怀疑和不信任,而这种怀疑和不信任总是被证明为有价值的。

如果要找出这种不信任的根源,自然不可忽视纸老虎、城管打人、县委书记进京抓人等一系列事件的推动作用。由于一次次的网络话题的无疾而终,人们逐渐发现政府是不可信任的,或者说,政府会对一些常识性问题置若罔闻,久而久之,权力再也难以赢得人们的尊重。

在这个意义上说,《法人》总编的辞职、纸老虎事件毫无道理的拖延,都在强化“政府是不可信任”的这一自由主义信条。也就是说,政府的不作为和一次次网络大讨论,实际上在共同实施对于中国民间的思想启蒙。我们不能指望对于一次事件的讨论就能从根本上解决中国的体制问题,没有体制上的变化,那些看似微小事件的解决,对权力整体来说,都是巨大的难题,于是,落后的体制一再做出超出人们常识判断之外的选择,这使民间越来越清楚地看到体制的不合理性;于是,纸老虎事件的拖延,张志国书记的牛气……都成了中国社会思想启蒙的一部分,它们以特殊的荒唐形式刺激着民间社会的思考,并使之形成一个个热闹无比的话语场,在这些网络话题的推进中,权力的威严和政府的信誉一点点崩溃,怀疑的力量一点点确立,或者说,传统价值观和权力意识因为对这些事件的讨论,在发生隐蔽却又实质性的退却。

我们知道,言论自由的理念首先来自人们的表述欲望,在个体的表述中,人们逐渐发现了公民身份的意义,通过对政府的怀疑和批评,人们逐渐懂得了独立思考的重要性,这既是动态的思想启蒙,又是参与社会事务的最初级形式,其中孕育着公民社会诞生的本原性力量,因此,看似空转的舆论热点并不是毫无价值的。

通过一次次的热点话题讨论,言论自由的势力逐渐揭穿专制统治的意识形态和虚伪面目,而自由的言论也是一切社会变革的先声和成本最小的路径选择与设计——没有足够的讨论便不能认清专制的危害,没有足够的讨论便不能形成有效的思想启蒙运动,没有足够的讨论便不能使更多的公民意识到一场巨大社会变革即将来临的前景。

可以肯定地说,这一次次看似无果的网络热点讨论正是中国社会思想解放和思想启蒙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使人们懂得在官方话语之外发出另一种声音的重要性,并逐渐使这种声音成为一种习惯性存在,怀疑政府、监督政府、批评政府,正在成为中国历史上罕见的潮流。这种声音的凝聚与权力的无所作为之间的对比,展现了两种政治理念间无法融合的矛盾,不从根本上排除制度性障碍,便不能指望每一次舆论热点成为推动个案解决的动力,因此,我们不必对个案推进的失败有过多的失望,无可质疑的是,对于舆论热点的关注和讨论在一点点改变我们的内心世界,这是现实世界发生改变的必要前提,所有的人类历史证明,民主制度是民主意识的产物,而绝不存在相反的逻辑。

改变历史进程需要适当的契机,但相对而言,对于这种改变的思想准备过程更为重要,也更为艰难,无论如何,中国社会应该在自身之中、而不是通过权力寻求自由和进步的力量。如今,我们已走在这样一条无可逆转的道路上,这是值得我们感到快慰的。

自由圣火 2008年2月1日

By editor

《杨宽兴:我们的言论以何种方式影响世界》有8条评论
  1. editor 2017/08/23 at 15:59 – Reply Author
    言论自由,只有公权力才有权保障和干涉、侵犯。本网站隶属非政府组织独立中文笔会所有,没有公权力,无法保障、干涉、侵犯任何人的言论自由。本网站有权发表和不发表任何一篇文章,也有权批准和不批准任何一条评论。
    谢谢理解。
    ————————————————
    很遺憾,在言論自由,信息流通自由的民主權利政治層面,高速路無權決定跑什麼牌子的車,電話線無權決定傳達什麽消息,”本網站“還真的沒有權利決定是否發表任何言論。
    不才所言是自由民主生活,無從理解你們如何運作,怎樣以干涉言論自由方式推行所謂民主法治。嗯,在這個帖子上,很合適。試問以違背自由民主生活方式,能否推進自由民主平等法治?只要言論自由,即便共匪五毛一對一,一對十,以一當百都不必在意。

    1. 很遗憾,本网站还真的有权决定是否发表任何言论。

      本网站欢迎各位读者继续发表评论,同时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一条评论。

  2. 欢迎评论,但请尽量使用文明用词,本网站有权删除带有不雅用词的评论。谢谢。
    ————————————————————————————————
    “民主是什么?民主就是发表了任何意见不怕有人秋后算账;民主就是权利被侵犯的时候可以理直气壮地讨回,不管你是什么阶级什么身份;民主就是不必效忠任何党,不必讨好任何人…
    我其实只是不相信,人权应该以政治立场来区隔。国民党、共产党、民进党、他妈的党,如果人的尊严不是你的核心价值,如果你容许人权由权力来界定,那么你不过是我唾弃的对象而已。不必吓我。——龍應臺”
    同理,“文明用词”是什麽,如何定義,誰又有權定義?

    主權在民。所以“任何人也無權躲在主權後面侵犯人權。——安南“
    同理,“本网站有权”,有無權利干涉言論自由,侵犯信息流通?

    結論:“怕熱就別進廚房。——吳伯雄”

    1. 言论自由,只有公权力才有权保障和干涉、侵犯。本网站隶属非政府组织独立中文笔会所有,不掌握任何公权力,无法保障、干涉、侵犯任何人的言论自由。本网站有权发表和不发表任何一篇文章,也有权批准和不批准任何一条评论。

      谢谢理解。

  3. 欢迎评论,但请尽量使用文明用词,本网站有权删除带有不雅用词的评论。谢谢。

  4. 未經物主允許,入侵他人計算機系統,獲取信息就是違法,造成他人不便以及損失,受到傷害就是犯罪,以侵害他人權利,干涉他人自由,依靠違法犯罪才能存在只能是黑色共匪,紅色納粹的反人類犯罪組織。哦,不才計算機系統中並沒有任何能夠獲利的信息,所以即便成人網站也不會攻擊不才的計算機系統,除非它們是戈培爾宣傳部領導的海外分支機構。

    1. 欢迎评论,但请尽量使用文明用词,本网站有权删除带有不雅用词的评论。谢谢。

  5. 計算機被網絡攻擊,非但看不到自己的回覆,連恢復系統也被破壞了。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