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老虎”这事着实好看:一方面,在中宣部的严令之下,它早已被报纸、网站列为敏感话题;另一方面,由于此前舆论影响已经闹大,上峰的意思,看来还是不想一屁股坐到周老虎那边,毕竟党国的脸面不同于一个山野间的泼皮,所以我猜测,上峰要么一直没表态,要么就是暗示下面办事的人将此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设法糊弄过去,于是,陕西也好,国家林业局也好,就陷入一种尴尬的境地,被迫时不时出来就“纸老虎”一事说几句,而不好用简单的“无可奉告”将社会的质疑拒之门外。

但是,说什么呢?到了这个时候,地球人谁不知道“纸老虎”事件的真相?要我看,官人想把这事说明白也很简单,一步到位宣布“纸老虎”照片是假的就算了,用不着大家都来学习老虎成像的原理,也用不着骆光临先生颇费气力地起诉周正龙侵权。现如今,陕西林业局已为“草率发布发现华南虎的重大信息”而道歉、曾经豪言赌命的周正龙销声匿迹再不提上山找虎的事、死不认帐的关克也不再写华南虎的博客了,这些变化意味着什么,无庸多言,尽人皆知。

但官人们却装作不知,并且煞有介事地假装别人也不知道。于是,一场揣着明白装糊涂的大戏就得继续演下去。既要演戏,就不能乱来,假戏仍需真作,否则,稍有闪失则大不利于自己的官帽。不管怎么说,虎照鉴定是解开纸老虎的关键钥匙,这一点,社会各界皆不否认,以虎照鉴定需要时间为由搪塞社会的追问,确实令人无话可说。不过,这显然是一种消极应付的手法,如果能够积极一点,拿出城管抓小贩,警察抓嫖客的精神处理此事,我看还有个更简单的解决之道:以涉嫌诈骗的罪名将周正龙一干人传到官府讯问,真相即可大白。

但这事我说了不算,更重要的是,和我等小民不同,官家做事是讲程序、有条理的,要知谜底,切切不能着急。于是,我等好事者就只能眼巴巴地等着。终于,好消息传来,2007年12月27日,国家林业局新闻发言人曹清尧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陕西华南虎照片的二次鉴定已取得突破性进展”,此话令人鼓舞,可在这话说过之后,却又迟迟没有下文,反而在今年的两会期间,陕西省林业厅厅长对记者说照片还没有开始鉴定。

那么,照片鉴定究竟开始没有?关注此事的人被搞糊涂了,公益律师郝劲松也被搞糊涂了。

糊涂着的郝劲松并不罢休,在向国家林业局提起行政复议和法律诉讼之后,他又依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向国家林业局、陕西省林业厅发出信息公开申请,终于,国家林业局官员在记者的追问下给了我们这样一个解释:“陕西省方面原来不同意做二次鉴定,国家林业局经过多方努力,‘确实做了很多工作’,陕西省方面才表示同意。曹清尧所说的‘突破性进展’即指此。”

说了半天,这“突破性进展”原来是忽悠人的,而且国家林业局似乎打算继续忽悠下去:“至于二次鉴定的截止期限,国家林业局已委托陕西省林业厅负责鉴定,‘具体时间是他们自己来定’”。

把抓贼的任务交给贼人本身,而且没有完成任务的最后期限——事实如此,我们还能说些什么?!国家林业局委托已经向公众“道歉”的陕西省林业厅负责鉴定照片真伪显然有渎职和包庇的嫌疑,任何有基本常识的人都不会做出这样的决,。只能说,他们是在玩弄文字游戏以维护所谓的脸面。可以断言,从现在起,无论国家林业局还是陕西林业厅说些什么,都只是暂逼舆论锋芒的大忽悠,再当不得真,从官方来讲,纸老虎事件已经结束,剩下的就看嘴皮子功夫了。

我不知道“纸老虎”事件幕后有什么人事背景,但再深的背景又能如何!舆论关注达到这样的程度,甚至已成为国际笑话,那么,对国家政权来讲,究竟是几个官人的顶戴重要,还是整个权力体系的形象重要?在世人的注目之下,为什么可以任由这种拙劣的把戏继续上演下去!

事实上,让纸老虎事件逃过舆论法眼、最终蒙混过关的可能并不大。除了郝劲松和一些媒体记者,打虎主力更包括对“纸老虎”事件穷追猛打的网友,自去年底以来,纸老虎事件已促成中国网络最大的互动群体之一,据我了解,这一群体十分庞大和活跃,他们利用中小型BBS、QQ群等交流方式,一直就没放弃追索“纸老虎”事件真相的努力,只是由于近来重大事件频发,社会舆论容量有限,打虎群落才暂时处于潜伏状态,给了周正龙等人以喘息的机会,但我可以断言,一旦舆论出现焦点空白,纸老虎事件仍可在一夜之间重新成为热点话题,与一般敏感话题不同,由于这一事件真假分明,看上去又不触及社会稳定、党国安危和国家机密,一旦话题重新成为热点,要进行有效打压并不容易,另外,除了一般网络言论之外,人们还可以用举报、起诉、调查乃至无厘头的行为艺术方式参与“打虎”,使“周老虎”们永无宁日。指望用冷处理的方式让人们忘记纸老虎事件可能是不现实的,因为以年轻人为主体的打虎者从来没有打算放弃——这个话题实在太好玩,而且最终取胜的几率是百分之百,谁舍得放手呢!

而让这一话题长期发展下去的结果必将是权力者的形象和威信丧失殆尽。可以说,纸老虎事件就象一颗无法被拆除引信的舆论重磅炸弹,权力体系中的智者不应漠视它的存在。

我相信,虎照的鉴定并不是一个世界性的技术难题,只要将鉴定的权力交给林业部门之外的独立影象机构,用不了一个星期就会真相大白,另外,行政和司法介入也可以还原事实的真相,关键看权力者是否愿意下这个决心。

目前来看,纸老虎事件卷入的权力至少由三部分构成:陕西省这一方面,由于在纸老虎事件中存有利害关系,一旦“翻船”很可能有人被追究责任,因此,是要千方百计阻挠和抵制纸老虎事件法律途径解决的;国家林业局及相关人员这方面,是否在事件中有利害关系不好断言,但即使没有利害关系,要他们单独处理此事,将一干造假者绳之以法,确实也有难度,比如说,国家林业局并没有任免陕西省林业厅官员的权力,也难以干预陕西省地方的权力运作;因此,说到底,纸老虎事件的最终解决必须有赖于高层的介入,有理由认为,最高层已经介入,但未公开表明态度。这是中国当今社会的悲哀之所在,如果连这样一起是非真伪判然的案子都需要最高层介入(更何况大半年过去了,高层除了压制纸老虎事件的相关舆论,并无其它公开介入的动作),中国社会的“渐变”和“改革”将比蜗牛爬上火星更让人没有信心。不得不说,纸老虎事件让人对中国社会可以看到的未来很没有信心,也许,这正是纸老虎事件在当代的象征意义之所在。

鉴于胡温都曾公开表明借助网络了解民意,可以肯定,对于沸反盈天的纸老虎事件,他们是一清二楚的,那么,究竟是因为没有充分评估此事对政权形象的危害,而在法律和人情两端难以取舍?还是有他们难言的苦衷?

我不知道官方为何不给公众一个合乎逻辑的解释,权力的黑箱作业不是我等小民可以窥见和理解的。但无论如何,由于该事件轻松、幽默和大众化的特点,要想禁绝这一话题的讨论是不可能的,中宣部不可能老是崩紧他们敏感的神经,而纸老虎事件及其相关舆论长期化的一个后果是:任何人,任何时候,都可以借助纸老虎事件取得对于权力体系的道德优越感,权力毫无还手之力地沦为笑柄,久而久之,纸老虎事件必将成权力者的噩梦。

不管怎么样,纸老虎事件远未到结束的时候,它对于中国社会民众具有独特的思想启蒙作用:政府果然是不可信的;要还原世界的真相,只有靠我们持续的思考和追问。舆论对纸老虎事件的追问显然不会停止,在这种追问之下,官人仍需一板正经地演戏给大家看,对他们来说,这肯定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据说在今年的两会召开之际,网民对参与记者招待会的记者最大的期望是公开提问纸老虎事件,而官方最怕的是这个问题被拿上最高级别的舆论场合,幸而股市和西藏问题冲淡了这一话题。但纸老虎事件既无法以冷处理的方式落幕,官员们就不得不一再地面对社会质问而搅尽脑汁,而我担心的是,再好的演员都有笑场的时候,官方发言者会不会在下一次面对舆论追问的时候突然控制不住,和我们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来源:自由圣火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