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绕着“神舟五号”上天,海内外的中国人都有不少争论。当然,国内的争论只能发在互联网上,平面媒体和广播电视上依然只有一种声音,不过,这比起过去没有互联网的时候,不同的声音根本没有公开表达的机会,总算是有了一点小小的进步。

争论的焦点之一是,政府该不该花这么多钱去发展载人飞船和航天事业?反对者说,中国急着等钱花的地方多得很,例如破产的农村,下岗的工人,失学的儿童,成千上万得不到治疗的艾滋病人,等等等等。干嘛非要把大笔金钱花在载人飞船上呢?支持者则说,发展航天技术意义深远重大,这笔钱是该花的。双方各执一词。我比较倾向于反对意见,但认为支持的意见也不是没有自己的道理。

这种争论很正常,且以美国为例,美国国会通过的各项财政拨款很少有一致同意全票赞成的。美国是全球首富,但仍然有不少人批评政府在航天事业上花钱太多。生活就是不断的选择。熊掌和鱼不可兼得,或者一个要得多,另一个就只能要得少了。这种争论永远存在。这就是政治,这就是生活。

然而,发生在中国人之间的这场争论又不那么正常,甚至很不正常。持反对意见的还好些,持赞同意见的尤其不正常。政府干了这件事,你说你同意政府这么干。这有什么意义呢?事情是明摆着的,中国政府花纳税人的钱根本不管中国的纳税人同意不同意,你同不同意政府都要干,干完了你说你同意政府这么干。你说这话岂不是多余,岂不是自作多情?因为政府在这么干之前根本没征求过你的意见,也根本不打算征求你的意见。你不为此感到耻辱感到愤怒倒也罢了,怎么还能为政府鼓掌欢呼,摇旗呐喊呢?我要说的是,就算你真的同意政府这么干,你也决不能同意让它在你没表示同意前就干,因此你也要反对它这么干。否则,你就是忘记了自己是公民,忘记了自己是纳税人,你就是自己不把自己当人看。

中国政府的财政开支合理不合理?这个问题还用问吗?“权力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中国的政府不是老百姓选出来的,又没有真正独立的媒体监督,它要是不把自己的利益放在人民利益的前面,那才叫怪呢!这次“神五”上天,中国成为美苏之后第三个航天大国;然而与此同时,连续多年,中国的教育经费只占国民生产总值的2 %,甚至还比不过非洲穷国乌干达。两者反差如此巨大,这难道是偶然的吗?“国强”自然是好事,但是,如果“国强”是以“民弱”为代价,那就未必是好事了。

西方有句名言:“没有代表权就不纳税。”可是,我们很多人光纳税却没有纳税人的观念,想不起要争取代表权。我们明明知道那些自封为“代表”的人根本不是真正的代表,他们不是民意代表,他们只是强奸民意,可是让他们“代表”的太久了,不少人居然也就习惯了。身为纳税人而没有代表权,这是莫大的耻辱;意识不到耻辱是耻辱,这是更大的耻辱;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则是三倍的耻辱。

在我看来,这场围绕着“神五”上天的争论的最大意义就在于,它最清楚不过地揭示出当今中国纳税人的可悲状态。如果要问我,“神五”上天,我们应该争什么?我的答案是,纳税人要争代表权。

2003年11月

《数人头胜过砍人头》第六辑 时事纵横
(晨钟书局 二零零六年十月。香港)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