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中央:

最近人民日报和山东省委机关报纷纷发表社论,评论员文章宣传坚持四项基本原则。

对此我有不同意见。

我认为这种宣传将可能掩盖左倾或极左的错误,不利于在十二大彻底纠正左倾或极左的思想理论。也不利于当前的调整工作,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宣传只会引起思想混乱,甚至会被某些人利用来抵制三中全会精神,维护极左,这将不利于全国的安定。

因此建议停止关于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宣传。

山东济南劳改支队
孙文广
81年1月29日

另附,
《要真理,还是要极左——评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十三页

要真理,还是要极左
——评坚持“四项基本原则”

81年1月17日人民日报重点的论述了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并突出的说明了:“当前思想政治工作的中心任务,正是大力宣传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三天后山东省委机关报大众日报在头版头条的显著地位发表了题为“理直气壮的宣传和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评论文章。把“坚持四项基本原则”说成是“党的宗旨”要对怀疑和否定“四项基本原则”的言行进行批判和斗争,要对那种“假借种种名义,放肆的发表反党反社会主义言论”“疯狂反对和攻击四项基本原则的坏人”“进行坚决斗争。并注意运用社会主义法制,给以必要的打击。”

把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简称“四基”)说成是“当前思想政治工作的中心任务”是“党的宗旨”,这显然是把坚持“四基”当做当前指导我们言论和行动的思想理论基础,把它当成主要的口号和旗帜。自从去年9月华国锋主席在五届三次大会上把“坚持四项基本原则”说成是选拔干部的前提之后。今年一月对坚持“四基”的宣传又出现了一个新的浪潮。

当前对“四基”的宣传和坚持说明什么问题呢?其背景是什么呢?存在那些分歧?分歧的由来发展和实质是什么呢?我们应该如何对待原则性的争论呢?

形势·背景

只要是关心中国政治生活的人,都知道中国在81年春天面临的政治形势是马上要开“十二大”了,在这次大会上将讨论一系列重大的有关思想理论,路线政策等方面的问题,并做出相应的决议,中国的马克思主义者,共产党人,具有理性的中国人,现在都希望大会上能够彻底结束在长达二十多年时间里给中国带来灾难的来自“左”的和极左方面的干扰,破坏和统治。人们希望对极左的代表人毛泽东的严重错误,进行揭露和纠正。彻底结束极左思想理论和路线的统治,彻底结束现代迷信。这些问题的解决对中国具有特别重大的意义,这将是中国二十多年来政治生活中最大的转折,十一届三中全会二年多来的工作,已经为这次转折积累了相当的条件。

但是事情的发展往往并不象人们想象的那样顺利。任何积极的行动总会遇到消极的阻力,阻碍思想解放。坚持极左的人还是存在的。这就是某些人起劲的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背景。

“十一大”消除了“四人邦”,但是“十一大”,并没有结束极左的统治。当时在党内马克思主义的路线还没有建立。“十一大”在思想理论上占统治地位的仍然是极左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论”,其中包括了社会主义道路和资本主义道路的矛盾是当前的主要矛盾的观点,“十一大”全面肯定和赞扬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直到三中全会前,华国锋等人所坚持的“十一大路线”和社会主义时候的总任务,仍然是在极左思想理论指导下提出来的。

在党的“十二大”上到底是肯定和保留“十一大”通过的那些极左的思想理论和路线,还是沿着三中全会前进,否定和清除这些圾左的东西,代之以经过实践检验的马克思主义的思想理论和路线,这是当前斗争的焦点,这也是围绕着是否要把“四项坚持”做为“基本原则”的争论的焦点。

要把“四项坚持”当基本原则吗?

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我国政治生活中最基本的原则是什么呢?是“坚持毛泽东思想”“坚持无产阶级专政”“坚持社会主义道路”,这样提恰当吗?会掩盖错误倾向或思潮吗?这些内容是否包括了左倾或极左的思想呢?是否有别的提法更科学,更具有原则性和指导性呢?

在某一个时期的基本原则,应该是这个时期行动的基本依据,应该是基本指导思想。基本原则应该体现严格的科学性,高度的严肃性和概括性它绝不能经常被错误倾向利用或掩盖错误思潮。它应该体现我国当前的特点具有鲜明的针对性。不能抽象说凡是不算错误的东西都可以当基本原则。

七十年代在“文化大革命”中,我们曾反复的宣传了毛泽东提出的所谓“三项基本原则”其中首先是“要搞马列主义不要搞修正主义”。当时江、张、王、姚,都曾大规模的,起劲的宣传“三项基本原则”,并在同时狂热推行极左路线和现代迷信,表面看这三项基本原则也没有错误。只是其中的“不要搞修正主义”一直被解释为是反对右倾机会主义。于是三项基本原则就成了反右倾的原则,一些人就可以用其推行极左。

我们在看某个提法是否可以当做基本原则,绝不能根据它抽象讲是否有错误,而应该看它能够引导出什么来,能够推论上什么来,要看提出这些原则的背景,要看它有利于那种倾向,有利于那些人,而且要看是否有比这些内容更基本,,更恰中时弊,更具有指导意义的基本原则。

在确定基本原则的时候,我们必须站得更高一些,看得更远一些,更深透一些才对。

要把“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当基本原则吗?

关于要走社会主义道路问题,是在建国前提出来的,是针对当时党外某些人要让中国走资本主义道路。时过三十多年,中国已经在社会主义道路上走出几十年。“走资本主义道路”曾是极左代表人强加给刘少奇、邓小平、彭真等同志和广大干部、群众诬蔑不实之间。

现在我国的主要问题是在社会主义道路上发生了冒进,发生了左倾和极左,脱离了科学思想的指导。因此我们必须进行调整,在某些方面倒退一下,还要退够。62年我们也曾进行过相似调整,某些人也曾把当时正常积极的行动说成是“离开社会主义道路”是“右倾”。在二十年中某些人曾二次利用“坚持社会主义道路的基本原则”来坚持维护左倾错误,抵制调整。

从理论上讲“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做为基本原则来要求也是一个很不严格的提法。社会主义曾是多次被盗用的口号,莫索里尼也说他要搞社会主义。现在某些国家是建立在剥削制度之上,但他们也说是在走社会主义道路,(如缅甸)。在“共产党宣言”中社会主义的分类,有“小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空想社会主义”和“封建的社会主义”等,某些人提出的“坚持社会主义道路”的基本原则,到底是提的那一种社会主义道路呢?从理论上讲这是一个模糊的概念,把它当做“基本原则”当然不能不产生一些恶果。

无怪乎某些人在“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基本原则”的指导下,把越大、越公、越穷、越空、越平说成越是“社会主义道路”。58年曾把“一大二公”“一平二调”“共产风”大呼隆,宣传为社会主义道路。后来又把62年的“三自一包”,“包产到户”,说成右倾,说成了背离了社会主义道路。把限制按劳分配原则,反对搞奖金,反对利润挂帅,把反对南斯夫道路,把要搞“文化大革命”把那些左倾和极左的东西都说成是坚持“社会主义道路”,直到今天关于道路的问题在党内也没有弄清楚,今天某些人还要把“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当做基本原则,如果说他不是坚持极左那也是客观上产生掩盖极左的效果。

“无产阶级专政”是基本原则吗?

新中国建立已经三十多年,中国的工人、农民、知识分子的经济地位,社会地位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他们是国家和国家一切财富的主人,再把他们称为“无产者”“无产阶级”已经不合适,不确切,因此要相应的去掉“无产阶级专政”的提法。

新中国建立之后定名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主共和是我们的国本。因此社会主义民主,社会主义法制,更应该成为我国的基本原则,这项原则对我国民主法制观念极为淡薄的现状,更具有针对性,和重要意义。而“暴力”、“不受法律约束的政权”、“专政”则不应该成为我国整个社会主义时期的“基本原则”。在十年动乱期间某些人打着“坚持无产阶级专政”的旗号干尽了破坏法制,破坏民主的事情,今天人们当然要对这项“基本原则”表示怀疑。

在最近有人提出了折中的修改意见主张“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即无产阶级专政的基本原则”。在这里加上人民民主专政,是建国前就提出来的,当时党内的一些重要文件上已经论述了它不同于无产阶级专政。两者确实存在很大差别。人民民主专政的执行者是人民,包括工人、农民、小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不把整个资产阶级看成专政对象。无产阶级中当然不包括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而且在“九大”“十一大”决议中已经把资产阶级定为革命对象和专政对象提出了要“对资产阶级实行专政”(见毛泽东语录)。现在怎么能把“人民民主专政”说成“即无产阶级专政”而相提并论呢。怎么把专政者和被专政者混合在一起了呢?即使党史知识少一点,理论水平低一点,也不应在基本原则这样严肃的问题,端出这样一个不象样的“拼盘”来。如果要在基本原则中要去掉无产阶级专政这一项,就干脆,不要再拉上一个“人民民主专政”做陪,以免弄巧成拙。

“毛泽东思想”是基本原则吗?

从五十年代未开始二十年时期里,毛泽东所代表的思想中包括了一系列左倾和极左的严重错误。“九大”和“十一大”决议所坚持的毛泽东思想,正是毛泽东的极左的思想理论。在这些问题没有清算之前,某些过去紧紧跟随毛泽东,现在还不认识错误的人,“坚持毛泽东思想的基本原则”只能是维护毛泽东的极左错误。这种现象过去也不只发生过一次。57年“反右”58年“大跃进”59年“反彭德怀”毛泽东都犯了严重错误。60年开始,林彪、康生大力宣传“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来掩盖毛泽东的错误。“文化大革命”毛泽东犯下了更加严重的极左错误,他去世后,“四人邦”要高举毛主席的旗帜,要按“毛主席的既定方针办”,直到“十一大”某些人仍要坚决的高举毛主席的旗帜,坚持“继续革命”的极左思想,一直到最近坚持“毛泽东思想基本原则”,其客观作用都是掩盖或维护毛泽东的极左错误。毛泽东的错误所以在二十多年时间里不得纠正,和这些旗帜、这些原则以及积极坚持这些旗帜,这些原则的人有着很大的关系。今天我们必须反对把毛泽东思想作为指导思想,做为基本原则。

关于“坚持党的领导”

过去很长时间我们都把“坚持党的领导”当做基本原则,但是并没有避免共产党犯错误,而且这个“原则”喊得越响的时候,也是共产党犯错误越多,越严重的时候。57年“坚持党的领导”喊的很响,结果把大批思想活跃,热爱社会主义的知识分子打成“右派”,58年又喊得很响,结果犯了“大跃进”的错误。“文化大革命”中把“坚持党的一文化领导”喊得震天响的时候,结果发展了以党代政,党政不分,使极左破坏达到顶峰。今天我们应该提出的是要改善党的领导,加强党在方针、政策、路线、思想理论上的正确领导。而不应简单说“坚持党的领导”是基本原则。坚持党的领导的提法,最好不要由共产党来做为“基本原则”反反复复的强调宣传,。有了错误,不承认错误,而一个劲的宣传要坚持自己的领导,那是一个很不虚心的形象。

四项基本原则的由来

重看下一下“九大”、“十一大”的决议,我们就可以看到四项基本原则正是从那时极左的思想理论口号演化而来的:

“九大”“十一大”极左思想理论口号

现在改为

四项基本原则

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

坚持毛泽东思想基本原则

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

坚持无产阶级专政基本原则

社会主义道路和资本主义道路的矛盾是主要矛盾

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

坚持党的一元化领导

坚持党的领导

从以上对比我们可以看到四项“基本原则”只是过去极左思想理论的斩头去尾,或去掉最露的那一部分,而保持原来的基本内容。

根据四项“基本原则”完全可以再发动一场“文化大革命”,把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当基本原则,就必须反对走资本主义道路,就可以发动重点整走资派的运动,要把“专政”做“基本原则”,就可以搞“群众专政”“全面专政”就可以再搞不受法律约束的,打、砸、抡、抄、抓。要把毛泽东思想做为“基本原则”就不允许人们揭发批判毛泽东的原则性错误,那就要维护现代迷信。

拉大旗掩盖极左

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是拉大旗掩盖极左。用红旗来掩盖错误,掩盖左倾,掩盖极左,在中国近二十年的历史上已经屡见不鲜。

58年开始的“大跃进”等左倾错误之后,进入六十年代某些人便高举“三面红旗”(大跃进,总路线,人民公社)去掩盖错误。当时对“三面红旗”的宣传和吹捧达到无以复加的程度,利用所有的宣传工具,持日旷久地反复宣传,各个单位成年累月的政治学习,都是端正对“三石红旗”的认识,谁要私下对“红旗”产生了怀疑的一闷念,都好似犯了罪一样。谁反对“大跃进”谁就是反对“三面红旗”,就是反党。当时都要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

二十年后历史出现了非常的相似,“三面红旗”变成了“四项坚持”谁也不准反对其中一项。“三面”也好,“四项”也好,做为大旗都是用来掩盖左倾和极左错误,压制反对意见,是用来吓唬人的。而且“三面”“四项”都是连锁并存,很有点象是古三国时,赤壁大战前曹操的铁锁战船,看起来是个很吓人的阵势。但是如果其中一只烧着了火其他的也就很难逃脱,结果只能是大败。

打棍子扣帽子和搭卖

某人提出反对把“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当做基本原则,有人就给他加上反对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帽子,说他要走资本主义道路。某人提出反对把“坚持党的的领导”当做基本原则,有人就给他加上反对“党的领导”的帽子,这完全是一种再庸俗不过的理解,是一种打棍子扣帽子强加于人的拙劣手法。人家只是在什么是“基本原则”这个问题上有不同意见,而根本不是讨论要不要党的领导,要不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问题。如果按照他们的逻辑我们就可以把很多东西都说成是基本原则,如坚持革命,坚持爱国,坚持不杀人……,都可以说是“基本原则”,谁要反对,谁就是主张“叛国”主张“反革命”主张“要杀人”,能这样说吗?这不是耍无赖吗?

某人提出反对把“坚持无产阶级专政”做为基本原则,有人就给他扣上要搞“资产阶级专政”的帽子,这真是岂有此理,这正象二十年前有人反对“大跃进”,就被人扣上主张“大倒退”一样的不讲道理。

现在有的人对“基本原则”提出了不同意见,但这并不意味着对四项中每一项中的每一个部分都持反对态度。如在第四项中的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原则就不应该反对。但是在这一项中把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思想混在一起当做基本原则就有些不伦不类;有点像是最近市场上出现的“搭卖”,就是把那些别人急需的商品和那些滞销的,别人不愿要的商品搭在一起出卖。这样的商业作风已经受到批评,这样的政治作风也应该受到批判。毛泽东为代表的极左思想,是中国人民不需要的东西,不应该把它和马克思主义搭在一起作为基本原则强加给中国人民。

原则性的分歧

现在围绕四项“基本原则”出现的一些是理论性的原则分歧。

我们当前的中心任务是现代化建设?还是要坚持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

我国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突出的问题、最大的困难是经济上的贫穷落后?还是说主要矛盾是两条道路的矛盾,要把坚持社会主义当基本原则。

我们的基本方针是建立完善社会主义法制、发扬社会主义民主,还是坚持全面专政或无产阶级专政。

是承认党内领导制度存在严重弊端,承认党遇到了失败,承认党内长期让左倾和极左处于统治地位,因而首先主张改善党的领导,使共产党能发扬其先进的领导作用。还是象某些人那样,讳言党内的弊端,讳言党的错误和失败。只讲坚持党的领导,不讲改善党的领导。

是揭发批判毛泽东所代表的极左思想理论路线和现代迷信,还是极力维护坚持毛泽东的原则错误。

是坚持马克思主义原则,科学的原则,一切从实际出发按客观规律办事,还是搞唯心论,形而上学主观主义教条主义。

在这样一些问题上存在着关系中国命运的原则性分歧,每一个关心政治的中国人都绝不应该漠不关心。

捍卫思想理论的严肃性,纯洁性

中国是一个有十亿人的大国,中国共产党是一个有近四千万党员的大党。是世界上人数最多的大国,党员最多的大党。对这样一个大国,大党,必须要有先进,正确、科学的思想理论指导其行动。思想理论是制定路线的基础,是行动的指南。如果指南错了就会迷失方向,就会产生错误路线,这对十亿人民,四千万党员将产生难以设想的恶果。对中国来说,任何指导思想,理论基础上的偏差和原则性错误,必将造成巨大的损失。因此在思想理论上必须抱着极严肃的态度,要时刻准备捍卫其纯洁性,真理性,批判抵制各种非马克思主义的思潮。

思想理论往往表现在一些基本原则上,口号上,旗帜上。对这些问题我们更应该十分慎重,绝不能悼以轻心,必须要求广泛而深刻的思考,认真严肃的探讨。允许鼓励科学地争论,科学的思想理论绝不允许某个人垄断,也不是某一个人的特产品,它是人类先进思想的结晶,是科学劳动的产物,思想自由,讨论自由,出版自由,充分获得前人的思想资料,前人的实践资料,都是发展科学思想理论必不可少的条件。

任何少数人在思想理论上掌握了垄断权,最后裁决权,任何的文化专制,思想禁锢,资料封锁,其结果必然是荒谬思想泛滥,偏见统治人们,在这种意识形态下是一个落后的,甚至反动的政权。

过去二十年中国制造思想理论的特权被少数人,最后被个别人所垄断,中国人民和中国的很多理论工作者都习惯于学习领会毛泽东创造的错误的思考理论。很多干部,党员,群众都不习惯于在原则性的思想理论上进行探讨,不想在这方面发挥自己的辩别能力,去澄清是非,更谈不上在这方面发挥自己的创造性。很多人忘了自己去思考在重大原则问题上的责任。追其原因,一方面是害怕打棍子抓辫子,另外长期的紧锢也使人们思想僵化,现代迷信的宣传也使很多人产生一种自卑的心理。

在这种形势下,中国出现一些奇怪的现象,61年的调整,实际上是纠正“大跃进”中毛泽东为代表的左倾错误,但是在那同时却要高举“毛泽东同志伟大红旗”高举“三面红旗”,极力讳言左倾问题。由于当时没有在思想理论上路线上弄清楚,所以“文化大革命”一来,当时调整纠偏的成果就全给否定了。

今天我们又象二十年前一样的在进行调整,纠正错误,但是会不会在几年以后又出现一场反复,今天的工作会不会再被说成是“右倾”“倒退”“复辟”呢?

每一个关心中国命运的人都会提出这样的问题,中国会不会再次陷于十年灾难?

为了中国的繁荣昌盛,为了现代化,我们必须要求在思想理论上进行彻底的清理,最后进行彻底的清算。

在思想理论上我们再也不能满足于当一个盲目的紧跟者,已经清醒了的中国人民在原则问题上决不会任人摆布。他们绝不会满足于在重大思想理论性的原则问题上修修补补,凑合一时。

1981年1月
于济南劳改支队

(《狱中上书》,孙文广/著,香港夏菲尔出版社,2002年)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