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你们不是人民真正选出的代表,做为中国人,也有责任利用你们的权限,敦促中共的最高领导实施更加积极的改革。尽管不进行深入的政治改革,就无法消减各种社会弊病以推动大陆社会的进步。但是我们的呼吁中的要求非常的低,还不是要求你们敦促大陆当局立即进行政治制度的变革,而是请你们敦促中共当局做到应该是最容易做到的几件事情。

一.

立即停止所有公务员的所有形式的公款消费,尤其是应该以立法的形式规定禁止所有形式的尤其是公款吃喝的公款消费。如果一个国家几千万公务员,经常有公款吃喝的机会,那么这个国家的国民是不会有好日子的。仅仅这样,一年就能节省一千多亿人民币。这样数目的款子,足够让所有上不起学的人上得起学,让所有看不起病的人看得起病,让没有房子住的人有房子住,让所有鳏寡孤独废疾者都能够丰衣足食。难道公务系统不吃公款,不容易做到吗?中共整天喊改革,这样的改革是否愿意呢?

二.

立即禁绝所有的殴打虐待被监禁人员的残忍的行为。警察殴打虐待颜钧,殴打虐待何德普,殴打虐待朱胜文,等等。要中共废除一党专政实现民主制度难,那么要它的司法系统不打人也难以做到吗?还有什么比不吃公款和不打人容易做到的事情呢?连这点都做不到或者不愿意做,还谈什么社会主义呢?

三.

敦促当局实行所有的公务员财产登记公开的制度。孔子说过苛政猛于虎。孟子也说过,如果统治阶层家家锦衣玉食,人人疯狂地吃喝玩乐,连他们的家畜都吃高级食品,而与此同时,国民失业增多,饥寒交迫,很多人看不起病,上不起学,买不起房子,这是等于国家领导率领禽兽吃人的现象。试想,那些病死的人,那些困难重重而过早衰老的人,那些没有房子住的人,不都是腐败分子吃人的牺牲品吗?要求中共立即变成社会民主党很难,但是中共也应该拿出点君子风度,磊落一些,立即立法规定所有的公务员必须如实登记他们的财产,并公布于众,接受国民的监督。

四.

敦促当局释放因为批评国家领导而被关押的任何国民。国家领导也是人,是人就会有错误,为什么就不能批评?何况批评国家领导是非常有利于国民幸福的。如果国家领导是恶人,那不批评还得了?孟子说过:”不仁者在高位,是播恶于其众也。”意思是说要是心地不善者做了国家级的领导,那等于是在国民之中播种祸害呀。何况宪法有这样的规定:国民有权利批评国家领导。不能需要镇压异议人士的时候,就搬来了法律;而需要保护国民的权利的时候,就将法律摔在一边。这不是君子的行为。

五.

敦促国家最高领导,遇到重大事变,出来和国民对话,或者利用媒体向全体国民道歉并作出解释。由于整个的公务系统的普遍而又深重的腐败和不负责任,大陆近几年来,群体死伤特别严重,一会儿失火烧死几百人,一会儿瓦斯爆炸害死几百人,一会儿火车站踩死人,一会儿看灯会也经常踩死人。老百姓的性命是那样的容易受到死伤。试问在这些死伤之中,有几个国民的公仆?遇到这样的死难,不能派几个普通官员出来说说就敷衍了事,而应该由国家的最高领导出来向国民道歉并做出合理的解释。民主国家的国家最高领导,经常就一些突发性的死难事件,向国民讲话。中共也应该学习这样的风度。难道国家领导出来道歉和讲话,是丢脸的事情吗?不是。应该恰恰相反,不出来向国民道歉和解释,才是有失风度的,甚至是丢脸的逃避行为。

杨天水于大陆南京

注:这不是文章,是一封信件。不过是借用网络发送给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并于此抄送南京市公安局的一封信件。

《杨天水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