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一日是中国共产党的生日。从一九二一年成立算起,中共已经八十一岁;从一九四九年建政算起,中共掌权已经五十三年。

如今,我们大家关心的是,中共到底还能有多少年的寿命?准确地说,我们关心的是中共专制政权还能有多少年的寿命?

在国际共产主义阵营早已土崩瓦解,苏联、东欧和蒙古等国相继走上自由民主之路十几年后的今天,中共专制政权依然屹立不倒,而且看上去也没有马上垮台的迹象。于是,有人就提出一个问题:中共政权为什么长寿?为什么比苏联、东欧和蒙古等国的共产政权长寿?

其实,说中共比苏联长寿,眼下还言之过早。因为苏共建国于一九一七年,要比中共建国早上三十多年,中共政权还需要再过二十年才和苏联同寿,而中共政权是否还有二十年的寿命,实在大可怀疑。

另外,在现今还存在的共产国家中,中共也不是最长寿的,譬如,北朝鲜建国于一九四八年,算起来就比中共政权还大一岁。

若和朝鲜共产党相比,中共就相形失色了。在中国,至少还发生过包括八九民运在内的多次大规模的民间抗议活动或民主运动,而北朝鲜呢?尽管由于新闻封锁,外界难知其详,或许也发生过民主运动,但想来其规模总是有限,远不能和中国相比。

众所周知,共产国家的最高权力交接充满了不确定性,尤其是第一代领袖去世后,第二代领袖很少有人能平稳接班,接了班的也很少有不对其前任大加批判大加否定的;唯有北朝鲜,金日成却能成功地把权力交给了自己的儿子。

当然,今天的中共可以暗中嘲笑北朝鲜的贫穷与饥荒,可是,中共不是也犯过同样的错误吗?如果说今天的北朝鲜相当于中国的六十年代七十年代,那是否意味着朝共政权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呐?

性急的人一定要归结到文化传统和民族性了,但是且慢,南朝鲜呢?南朝鲜人的强悍,特别是年青人、大学生的桀傲不驯,举世闻名,想一想十年前洛杉矶暴乱中的韩国商人,想一想热衷于街头抗争不怕流血的南朝鲜大学生(一位驻南朝鲜的美国外交官抱怨说,南朝鲜的大学生“什么政府都反”)。

一般来说,世界各国的共产政权,越是残暴越是长寿;所以东欧的共产政权最先垮台。事实上,从一九五七年的匈牙利事件和一九六八年的布拉格之春,我们可以知道,如果不是苏联坦克的入侵,东欧国家摆脱共产专制的日子还会早二三十年。

柬埔寨好像是个例外,柬埔寨的红色高棉十分残暴,可是上台没几年就垮了,寿命特别短。不过,柬埔寨的红色高棉政权是被越南人打垮的,不是自己改革的,也不是被本国人民的反对而垮台的。

再拿中苏两国作比较,不少人说,中共和苏共选择了不同的改革路线,苏共是先政治改革后经济改革,中共是先经济改革后政治改革;事实证明,苏共的改革路线是失败的,所以苏联垮台了,中共的改革路线才是正确的。这种观点完全是错误的。实际上,中共和苏共的真正区别在于,当其面临着要求自由民主的广大民众,政府还有没有起码的人性,是不是下令开枪屠杀?

由此可见,一个共产专制政权能有比较长的寿命,那非但不是什么值得夸耀的光荣,而是可耻的罪恶。那些不择手段延长这个专制政权的人是历史的罪人,那些努力结束这种政权的人是历史的功臣。

其实,共产制度是很短命的。过去的一种什么制度,动辄维持几百年上千年。共产制度才不过几十年就灰飞烟灭,仅剩下的几个也面目全非。中共政权该垮而未垮,所以许多人就以为这个政权还很稳固。不过我们应该记住,共产政权的结束不像一座墙的倒塌,一座墙是一块一块地、一部分一部分地倒塌的;共产政权的结束更像一座水坝的崩溃,就在崩溃的前一刻它看上去好像都还是完整无缺的。共产政权是要送进历史博物馆的,这一点相信连中共领导人自己都不会怀疑。我们的任务是再加一把劲,争取早日把中共专制政权送进历史博物馆。◆

2002年7月

《数人头胜过砍人头》第六辑 时事纵横
(晨钟书局 二零零六年十月。香港)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