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警惕专制的自我实现预言成真

Share on Google+

如今,中共自我辩护的最重要的一条理由是“稳定压倒一切”。它力图让人们相信,如果中国放弃一党专制,实行自由民主,必将导致天下大乱。这当然是十足的谬论,但是它不是一般的谬论,它还是一种自我实现的预言。

古典小说《镜花缘》里写到一个伯虑国,那里的人们由于把睡眠误认作死亡,所以竭尽全力地压制倦意,不敢睡觉;等到他们实在打熬不住,终于闭目倒下时,自然也就很容易真的长眠不醒、奄奄待毙了;而越是发生这种一睡即死的情况,伯虑人便越是害怕睡觉;而越是不敢睡觉,一旦睡下便越是会从此不起……。这就叫自我实现的预言。中共以稳定为理由压制自由民主,正是同样的逻辑。

譬如说,为中共专制辩护者宣称中国必须要有共产党的领导,因为共产党是中国唯一的一支有组织的政治力量。当然是“唯一”的有组织的力量啰,既然它拼命地压制另外的有组织力量出现,甚至连气功团体都不放过,只因为这些气功团体人数众多,俨然成为共产党之外的另一个有组织的力量。

一次又一次的残酷镇压,一次又一次的希望破灭,今天的中国人要远比十五年前更缺少公德心,更不关心公共事务,更像一盘散沙,对于用理性的方式解决问题也更缺少信心。今天的中国,政府官员利用权力谋取私利和利用暴力打压民众的现象远比过去更普遍更恶劣,官民之间的关系也远比十五年前更紧张更对立。这些无疑都是不利于和平的民主转型的。

再以分离主义问题为例。十五年前的台湾,台独还不成气候。由于中共拒绝民主改革并对台湾文攻武吓,因此台湾人民当然不愿意与大陆统一。随着时间的推移,台湾人的中国意识只会越来越淡,独立意识则必然越来越强。西藏问题也是如此,正因为达赖喇嘛倡导的真正自治的主张一再遭到中共的拒绝,致使藏人的独立意愿日益增长。还有新疆,现在,疆独已经成为一种力量,可是十五年前,有几个人听说过疆独呢?

不错,十五年来,中国也有了很多正面的发展。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经济增长。可是伴随着经济增长的却是急剧的贫富悬殊,两极分化,而这种贫富悬殊和两极分化又是源于经济增长过程本身的极度不公正。我们知道,对民主转型而言,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程度并不特别重要——不少穷国也能很平稳地走上民主之路;重要的是人们对现存的经济秩序和财产分配格局是否认同。单单是贫富悬殊不一定就意味着问题严重——不少民主国家的贫富差距也很大,严重的问题是贫富悬殊到底是怎样造成的。在中国,贫困群体是由于权势集团的抢劫而造成的,权势者知道自己的财富来路不正,因此离不开专制政权的保护,所以对自由民主更恐惧更敌视。这就使得启动民主进程比十五年前要更艰难。

总的来说,中共这十五年的所作所为,恶化的问题要比改善的问题多,制造的问题要比解决的问题多。十五年前,中共就以“没有中共一党专制会天下大乱”为理由,抵制来自党内的和民间的要求自由民主的呼声,当时绝大多数人是不信的。可是到了今天,接受中共这套说词的人反倒多了起来。很多人都担心如果没有中共的专制统治,中国会陷入混乱和分裂。这有什么可奇怪的呢?因为中共十五年来的所作所为,正是在竭力促进它的预言实现。

结论:一切热爱自由民主,不希望天下大乱的人们,必须及时行动起来,努力防止专制的自我实现预言成真。要知道,中国的民主进程,越是启动得早就越是平稳,越是晚就越是危险。◆

2004年10月

《数人头胜过砍人头》第六辑 时事纵横
(晨钟书局 二零零六年十月。香港)

阅读次数:1,22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