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前,中国国防大学防务学院院长朱成虎少将出席“香港明天更好基金会”主办的一次会议时发出惊人之论。朱成虎说,“如果美国人使用他们的导弹和导航武器攻击中国领土的目标地区,中国将使用核武器还击……如果美国决定干预两岸之间的沖突,中方将坚决作出回应……中国将为西安以东的所有城市遭到破坏做好准备……当然,美国也必须做好准备,美国西岸一百多个或二百多个、甚至更多的城市可能被中国摧毁。”

朱成虎此言一出,舆论哗然。人们纷纷指责朱成虎是战争狂人,恐怖主义元凶,欲灭我民族的罪犯。这些批评当然都是正确的。我这里只讲两点。

第一,它意味着中共当局已经准备放弃“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承诺。不错,几天之后,中共外长李肇星讲话,重申中国将不首先使用核武器。但这决不表明朱成虎的讲话就只是“个人意见”。另外,朱将军和李外长也并非如外界所推测的,一个是鹰派一个是鸽派,而是一个唱黑脸一个唱白脸,合演一出双簧。

有替中共辩护者说,美国就从未承诺不首先使用核武器,中国也不做此承诺有何不可?问题不在于中国是否应该承诺不首先使用核武器,问题在于中国政府说话算不算话?以前作出的庄严承诺是不是想改就改?辩护者说,此一时彼一时,以前中国政府做此承诺是因为自己的实力不够,怕别人先发制人;如今羽翼丰满,何苦还作茧自缚。如此说来,中共当局的所谓承诺都不是承诺,无非计策,无非权谋而已。于是我们也就懂得了:所谓不出头,就是不到出头的时候不急于出头。所谓不称霸,就是没有称霸的实力时暂且对外宣称不称霸。所谓和平崛起就是,让“我们”在和平的国际环境下崛起,等“我们”崛起后就抛弃和平。

民间早有顺口溜:“共产党的政策象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样。”你或许会说,天下哪一个国家的政府的政策是不变的?但是在民主国家乃至一般传统国家,政策的变化有边界,有底线,有征兆,有脉络,此外也有制约。唯独共产极权政府由于绝对权力加黑箱政治,国家大政方针只掌握在几个人的手里,故而反复无常,不可捉摸,我行我素,随心所欲。这就提醒人们在和中共当局打交道的时候,切莫一厢情愿,失之轻信,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第二、通常发出战争威胁,总是强调说让对方死多少多少人,以造成恐吓对方的效果,而不是强调说让自己一方死多少多少人——那不成了自己恐吓自己了吗?如果事先评估,一场仗打下来,自己一方的人员伤亡要比对方大得多,那就更不会刻意强调了。朱成虎讲话最反常的一点就是,他极力强调中国方面可能遭受的重大损失。朱成虎讲话最引人注意也最令人惊讶的一点就是他公然宣称“中国将为西安以东的所有城市遭到破坏做好准备”,与此同时,中国能给美国造成的损失仅仅是美国西岸一两百个城市被毁灭。朱成虎这样讲,看上去愚不可及,其实却有着极为精明的考虑。

不错,美国强,中国弱,如果打起核战争来中国赢不了。但核战争本来就没有赢家,谁输得起就算赢。中国政府最输得起,所以中国政府最不怕核战争,所以中国政府敢于首先按下核电钮。为什么中国政府最输得起?就因为中国政府是专制政府,中国政府不是人民选的,中国政府作决策根本用不着考虑民意,中国政府可以不顾中国老百姓的死活,叫你死没商量。所以中国政府有恃无恐。反过来看,美国就不行了。美国是民主国家,一旦美国人民意识到,如果美国介入台海战事就会挨中国的原子弹,就会被毁掉一两百个城市,他们还会同意让政府去介入吗?中共恶名昭着,什么坏事都做得出来,这就使得它发出的核威慑反而能具有更高的可信度,从而增加了其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效果。在这里,专制政府由于它的邪恶,视人命如草芥,反而成了它的最大“优势”;民主国家由于尊重民意,尊重生命,反而成了它的无法克服的弱点。中共正是以这种冷酷的精明,极力有意识地利用对手在心理上的弱点以达到自己的目的。

从表面上看,朱成虎的讲话是针对台独,其实不然。我们知道,大陆在人口、资源和面积上都比台湾大几十倍上百倍,却居然对同文同种的台湾人毫无吸引力,这本身就证明了中共政权的违背人性。中共当局不去进行民主改革以赢得台湾人心,反倒对台湾人民进行核讹诈核威胁。由此可见,中共对自由民主是何等敌视,因此朱成虎的那番杀气腾腾的讲话就决不仅仅是针对所谓台独问题,而是针对自由民主这套人类主流文明价值。眼下中共自知其实力有限,所以把核威胁只用在有限的、看上去有某种“苦衷”的目标。出于绝对权力寻求扩张的本性,随着实力的增长,或迟或早,中共会把这套核讹诈与核威胁应用在其他的问题和对象上。我一再强调的是,今后的一二十年,对于中国是极为关键的,对于世界也极为关键。如果在未来的一二十年,中国还未能走上自由民主的康庄大道,那么,不但是中国自己,还有整个世界,必将遭遇巨大的灾难。对此,世人万不可掉以轻心。◆

2005年8月

《数人头胜过砍人头》第六辑 时事纵横
(晨钟书局 二零零六年十月。香港)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