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达功:理论贫瘠,“武器”陈旧,道路只有改良

Share on Google+

我写过一篇《批判的武器和武器的批判》,里面引用马克思“理论一经掌握群众就会变成巨大的物质力量”的话来说明理论的重要性。列宁说,“没有革命理论,便没有革命运动”。中国共产党对此得到真传,所以有“枪杆子,笔杆子,干革命靠这两杆子”,所以老百姓当年形容国共两党的区别就是“国民党的税,共产党的会”。

共产党的统治主要是靠“理论掌握群众”。从延安整风到反右,从四清到文化大革命,从批林批孔到反击右倾翻案风,从“三讲教育”到“三个代表”,统统都是向人民灌输某种信念,让广大人民群众相信这种理论观点,就算达到了目的。理论的灌输是一条直线,人民群众接受的程度是一条“抛物线”,文化大革命是这个抛物线的顶点。以后,中国人民就逐渐不相信了,批林批孔时人们对伟大领袖“一句顶一万句”开始怀疑;反击右倾翻案风时,人们就不大相信了,甚至有所抵制;到“三讲教育”和“三个代表”时,人们根本就不相信,虽不敢公然反对,但以无声的不屑一顾予以抵制。到此为止,共产党已经不可能“理论掌握群众”了。从这个意义上讲,共产党失去了赖以欺骗和精神奴役的人民群众,成了干枯水塘里的鱼,只有死亡。

展望未来共产党在中国存在的形式,肯定会同俄罗斯、日本、法国、意大利、西班牙等国家一样,不再作为执政党存在或者即使成为执政党也是和现在意义上的共产党不是一回事。尽管是这么说,共产党在中国被消灭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那就是千万别走法西斯道路,千万不要穷兵黩武,否则也会落得象德国法西斯一样不齿于人类,在中国难以再有市场。

中国共产党只有在改良中才能生存。我写的那篇《中国需要新思维》(《多维观点》加的题目是《江泽民、朱熔基也来个秘密报告》),就是希望中国共产党能走前苏联的道路,要有“新思维”。“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共产党已经失去了人民群众的基础,理论业已贫瘠,手中“武器”成了陈旧的破烂。前一段时间不惜花大钱,拍摄《钢铁是这样炼成的》,试图唤起人们对共产主义事业的重新向往,那不是自欺欺人吗?那篇江严声写的《银子多了换废铁》(《多维观点》5月?日)的文章岂不是很好的讽刺?保尔为之奋斗的事业早已破灭,中国为什么还要拿来继续欺骗人民?“武器”需要更换,但是中国本土不生产“先进武器”,当年引进西方的马克思主义,引进俄罗斯的革命模式,现在为什么不可以引进西方的民主自由思想?引进戈尔巴乔夫的新思维?

其实,凡是生产力发达的地方,科学进步的地方,一定有先进的思想和先进的社会制度相适应,也就是“生产关系一定要适应生产力的发展”;既然承认“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那么西方的进步已经证明了西方的思想、制度相对于中国要先进,那就学吧!为什么羞羞答答实行资本主义经济制度,引进西方的科学技术,就是不接受西方的思想和社会制度?与世界隔离,自己找路子怎么可行?如果可行,我们也不必引进西方的先进科学技术,回到清朝以前的社会从头来。我的那篇《中国的传统还剩下什么?》已经说明,现在的中国已经全盘西化了,为什么思想、主义不能西化(马克思主义也是西方的主义)?就算由于“中国国情”,那也应该重新认识马克思主义,揭露和批判毛泽东思想!如果中国不从政治上改良,所谓“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越走越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就会强烈激化,到时候社会变革,国家、人民都要遭受重大创伤,付出更大的代价;真的到那时侯,中国共产党肯定不如现在的俄罗斯共产党,在中国这块土地上恐怕没有共产党立足之地。

我可是为中国共产党好才多费口舌,虽不敢说“语重心长”,也可称之“苦口婆心”。

(2000年6月9日)

《赵达功文集》

阅读次数:1,73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