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咏梅:日本可能复活军国主义吗?

Share on Google+

●日本战后经美国占领,脱胎换骨已成为宪政民主国家,年轻人更非狭隘民族意识的一代。军国主义势难复活。

在最近的反日游行示威中,大陆和香港都有这样一个口号“打倒日本军国主义”,“反对日本军国主义复活”,是中国抗日示威的一个重要诉求。但日本军国主义复活是事实吗?

军国主义,网上维基百科全书中文版作的定义是“以武装力量统治全国,实行军阀独裁和侵略扩张的思想和政策。军国主义国家对内镇压反战运动,宣传极端的民族主义和沙文主义,强行征兵参战,对外则穷兵黩武、进行国土扩张、屠杀被占领地人民。”该条指出符合此定义的军国主义国家有纳粹德国、日本、墨索里尼统治的义大利、佛朗哥的西班牙。

历史和现实的军国主义国家

维基百科全书是一个开放性的网络资料库,任何人都可上贴条目。此条目明显是中国人大陆贴上去的。四个军国主义国家德意西班牙三国皆有时间界定,是指历史的而非现在的三国,唯独日本例外。不对日本军国主义作历史阶段的界定,不知是疏忽还是有意。

但维基b英文版中“军国主义”条目则界定很严谨,无一例外。历史上的军国主义国家,该条目称有古希腊斯巴达、日本帝国、英帝国、德意志帝国和纳粹德国、法国拿破仑帝国、墨索里尼的新罗马帝国、苏联,萨达姆统治的伊拉克。现在的军国主义国家则有以美国为首的美英澳三国的盎格鲁撤克逊联盟、中国、法国、以色列、北韩、伊朗和叙利亚,没有日本。

明治维新后的日本帝国实行君主立宪,有一部明治宪法,但宪法赋予君主“天皇”权极大,民权极小,军人权力亦很大,可绕过文人政府内阁直接上奏天皇裁断。并奉行富国强兵国策。二战时日本军人凌驾文官政府,掌控内政外交,全面打压民权,包括共产党人在内的政治异议人士被关被杀(美国占领日本后政治犯获得自由,日共曾发表公开声明感谢美国为日本带来民主),禁绝新闻言论自由,鼓吹武士道精神,煽动大日本民族至上的狂热民族主义。可以说专制主义和军人专权是日本帝国军国主义的制度土壤。

二战后日本经美国占领改造,脱胎换骨,成为宪政民主国家。至今半世纪有余,日本宪政民主制度未有丝毫动摇。除非日本现行制度被推翻恢复专制,军人上台执政,很难说日本帝国军国主义有复活之望。

日本修改和平宪法之争议

比较有争议的是日本欲修改战后制定的和平宪法。日本战后在美国主导下制定的新宪法确立“主权在民,尊重人权,和平主义”三原则,宪法(第二章)第九条宣布放弃以战争手段解决国际争端,不建立国家陆海空军,不承认国家交战权,因此日本只有自卫队,没有国防军,新宪法称为和平宪法。

就是和平宪法这个第九条在日本引起长达半世纪的修宪之争。反修宪的主要是左派政党,如共产党、社会党、及左翼反战知识份子,如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大江健三郎等。他们的理由是修宪可能使日本再发动战争。日本右翼则支持修改宪法第九条,以确定日本自卫队为日本国防军的宪法地位,让自卫队可以走出国门维和。在日本国内修宪和反修宪的争论非常激烈,目前日本民意支持修宪的渐成主流。很多政论家预料,最终将是修宪派胜利,日本和平宪法第九条之修改似不可避免。

日本有发动侵略战争的前科,被侵略过的受害国心有余悸,因此对日本的一举一动特别警惕,何况修改和平宪法之举。但凭心而论,日本修宪以求拥有正规国防军只不过向其他大多数国家包括德国看齐,日本修宪派认为这样日本才能算是正常国家。有了国防军与发动战争并无必然联系,至于发展成为军国主义,更需要制度的条件。

中国对历史最不负责任

第二个争议问题是所谓日本某些历史教科书掩饰、修改或美化日本二战侵略历史一事。

全世界的主要民族在历史上都犯过这样那样的错误,但除了某些西方基督教民族,有认真诚实的忏悔反省精神,大多数都有选择性遗忘的坏习惯,对自己的过去惯于隐恶扬善。像温家宝总理所说正视历史,对历史负责的民族,可以说在亚洲找不到一个。当然有程度之分,若以德国作标杆,日本自然不合格,但中国比日本还要等而下之,大概只能得零分。

大陆异议青年作家余杰去年曾访问日本,对这个国家作了很深入细致的考察,他的考察报告《日本,一个暧昧的国度》写得很客观。他批评日本大部份国民对侵略战争缺乏反省,只记得自己战死的士兵,而忘记别国被杀的士兵和平民。但他亦指出日本是个多元开放的社会,解释历史的并非右翼一家,也有许多日本人勇于反省,他们“毫不留情地揭自己国家的短,让日军的暴行被全世界所知晓。”

但在我们中国,自共产党上台后,从中共一党利益出发,以马克思主义历史观将中国三千年历史从古至今完全随心所欲地改写了一遍,有关中共的近代历史更是编造出一大堆谎言,删改了大量的历史真相,官定教科书,全国一律,强迫人民接受。这些谎言今天仍写在许多官方的教科书中,甚至直到今天敢于揭露历史真相的人仍会有坐牢失去自由的危险。

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海亚特指出,诚实面对历史对任何国家都不容易。不过在允许公开辩论的国家,对历史的诠释可以经常受到挑战、修改,或许因而可以更接近真相,但在使用历史作为维持政权工具的独裁国家,完全没有这样的希望。

有一部份日本人对自己历史上的恶选择遗忘,并不能逻辑地推理出他们想让这一段罪恶历史再重演一次。如中共禁谈大跃进、反右、文革,不是要再搞一次文革、反右,而是这些历史太丑恶对中共形象和统治合法性有损。

一九一五年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土耳其人的奥斯曼帝国曾屠杀一百五十万亚美尼亚人,但直到如今土耳其从不认账,对这段血腥历史一直讳莫如深,由于亚美尼亚是南高加索一个古老的小民族,人微言轻,他们遭受的旷世大悲剧未得到国际的重视,当他们重提往事时土耳其还要厚颜抗议。二○○二年加拿大一部反映亚美尼亚大屠杀的电影因遭土耳其政府强烈抗议而被迫退出法国康城影展。虽然土耳其如此混账,但没有人会得出结论说土耳其还想恢复奥斯曼帝国。

当代日本青年与上辈不同

对日本当今社会的观察有许多层面和视角,角度不同可能感受也不同。就我个人的经验和感受来看,我觉得日本民族,尤其是年轻一代已非过去那种民族意识偏狭的日本人。因为我有一个青春期的女儿和几个同龄的侄儿侄女,平时比较留心青少年的兴趣和爱好,发现香港、台湾和日本的青少年追求流行文化,可以哈日,也可以哈韩,哈华,超越地域国籍,没有族群的历史悲情包袱。流行文化很肤浅,但心灵是开放的。侄女和她的同学到日本游玩,和日本的青年朋友成群结队同游,虽然语言有障碍,侄女不会说日文,日本孩子英文不行,但相处甚欢。侄女回来后大讲日本的朋友如何热情、如何可爱。

我前年冬去柬埔寨吴哥窟,见到当地人在通衢大道上凌空高悬“日本万岁”“我们热爱日本”的大幅标语,甚为意外。吴哥窟为世界历史遗产,有多个国家帮助维修,据说中国也参加,但以日本人出钱出力最多,当地人非常感激日本。我问计程车司机“你们为什么喜欢日本?”除了经济援助,想不到还有另一个原因。司机说“日本女子不嫌我们穷,愿意嫁给我们。”原来很多受过高等教育的日本女子为追求爱情嫁到第三世界贫穷地区,如印尼的巴厘岛,甚至全世界最穷的国家尼泊尔。对于非常功利的中国女士们,这可能是非常难以想像的事。

我个人的感受是,现在的日本青年常出国门,爱周游世界,全球各地都有他们的脚迹。他们有教养,富而好礼,对人类所有文化财富不论出自哪国哪族都很尊重爱惜,在全世界都留下了很好印象,这和日本帝国时代只知忠君爱国以武士道精神为尚的那一辈完全是两类人。日本厚生省最近公布说,日本现在有八十五万十五岁到三十四岁的青年离开学校后逃避社会不愿工作,靠父母为生,,社会和家长束手无策,已成日本很大社会问题。而这个群体到二○○五年将增加到八十 七万三千人,预计到二○一○年将达一百万。这种现象亦是老一辈日本人不能想像的。就我看来,日本军国主义的文化土壤应该已成过去式。

日本帝国时的军国主义为亚洲多国带来深重的灾难,也为自己人民带来巨大痛苦和几乎亡国的浩劫,对日本人民来说可谓刻骨铭心,擅于学习的日本人即或不理他国人民的感受,又岂会不汲取教训让军国主义抬头让自己再“受二遍苦,吃二茬罪”?

至于靖国神社门口穿皇军服仍在梦想帝国辉煌的老兵,已是半身埋入黄土的过气者,时不我予,徒呼奈何!莫斯科红场每到星期日也有俄共老人举着列宁画像苏联红旗示威,但能召唤回苏联吗?

当年日本侵略亚洲各国,全民族皆卷入,不能把责任都推在所谓几个军国主义份子身上,反省忏悔是日本全民族的功课。批评日本应该,抗议日本也有理,但日本军国主义复活应该是假问题,不能以此为据。

——开放杂志2005年5月号

阅读次数:1,53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