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那把椅子不再有主人。

椅子磨出坏细胞,椅子上的风
被扼住脖子,咽下最后一口气。

狱卒的恶梦终于不再幻听
椅子发出夜半的呼啸。

那把椅子,终于埋葬到
为未来挖掘的墓穴中。

终于,椅子成了幽灵,
飞进宫殿,在宝座上徘徊。

终于,一把椅子将长成森林……

2017.07.13/23:17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