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狼2p大概是印度阿三,在洞朗地区和我英勇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对峙的时间越来越长,且印方的态度越来越得寸进尺,广大中国老百姓的爱国热情,终于随着《战狼2》和《建军大业》两部军事题材的电影上映砰然爆发,不仅挽救了暑期的票房,也重振起国产片的雄风。这里需要指出的是,两部电影皆为典型传统意义上的“主旋律”。尤其是后者,虽然许多细节被拔高,被夸张,但为了政治正确,咱们也就不要再鸡蛋里面去挑骨头。倒是前者,由于刷新了中国电影有史以来的多项记录,且被媒体冠以“主旋律”标签,这里还真需要好好说一说。

说起主旋律文艺作品,很多人可能没看就开始摇头。有的人认为,从艺术生产的规律来看,主旋律文艺作品内容较多重复性、思想表现单一、内容缺乏创新;有的人认为,主旋律文艺作品所阐释的价值观念无法完全与当下社会生活相匹配,决定了其无法与观众取得共鸣。另外,主旋律文艺作品往往给人“高大全”和“假大空”的印象。所以,主旋律文艺作品受市场冷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然而,令人不解的是,《战狼2》做为一部宣传爱国主义的主旋律电影,为什么就能够短短几天连续不断刷新票房记录呢?难道仅仅因为媒体所说的那样,嵌入了好莱坞级别的视效水准,所以才吸引了这么多的观众?

答案显然不是这么一回事。如果场面足够宏大,打斗足够惊险就能骗这么多票房,就太低估了中国观众的智商——唯一的办法只能是蛊惑宣传。

什么是蛊惑宣传?王小波曾经说过这么一段非常经典的话:“据我所知,蛊惑宣传不是真话——否则它就不叫作蛊惑——但它也不是蓄意编造的假话。编出来的东西是很容易识破的。这种宣传本身半疯不傻,作这种宣传的人则是一副借酒撒疯、假痴不癫的样子。肖斯塔科维奇在回忆录里说,旧俄国有种疯僧,被狂热的信念左有,信口雌黄,但是人见人怕,他说的话别人也不敢全然不信——就是这种人搞蛊惑宣传能够成功。半疯不傻的话,只有从借酒撤疯的人嘴里说出来才有人信。假如我说‘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不仅没人信,老农民还要揍我;非得像江青女士那样,用更年期高亢的啸叫声说出来,或者像姚文元先生那样,带著怪诞的傻笑说出来,才会有人信。要搞蛊惑宣传,必须有种什么东西盖著脸(对醉汉来说,这种东西是酒),所以我说这种人是在借酒撤疯。顺便说一句,这种状态和青年知识分子意气风发的猖狂之态有点分不清楚。虽然夫子曾曰‘不得中行而与之必也狂猖乎’,但我总觉得那种状态不宜提倡。”

战狼2q很显然,《战狼2》之所以能够取得如此疯狂的票房业绩,就在于吴京利用现阶段中国“愤青”当中弥漫的狭隘民族主义思潮,进行了相应的蛊惑宣传。

这里所说的 “愤青”主要是指思想偏激、情绪化,有极端民族主义、民粹主义、沙文主义思想、言论和行动的青年,一般说来,同时具有四个基本特征,即思维的情绪化、非理性化、简单化;标榜爱国,仇恨西方国家,认为资本主义国家亡我中华之心不死;轻言战争,主张采取极端措施,甚至主张以暴力改变社会;拒绝妥协,对外交往一味主张强硬。

中国当代社会“愤青”现象的产生除历史因素外,还同狭隘民族主义、极端民族主义的影响有关。民族主义情绪的影响百年来在中国不容小觑,而就全球来看,冷战结束之后,意识形态并未终结,民族主义业已取而代之成为最有影响力的因素。狭隘民族主义、极端民族主义者都是以爱国主义的面目出现,具有极大的迷惑性,带有绝对的不可置疑性。他们骨子里认为本民族利益天然高于一切,从而使“爱国主义”在一些时候、一些地方变成盲目的、狂热的情感,有时甚至演变成了“害国主义”闹剧、悲剧。

战狼2r之所以《战狼2》完全无法和当年的《拯救大兵瑞恩》以及去年的《血战钢锯岭》相提并论,就是因为吴京在每一个桥段都说上:“只有我们中国才能救你”,或者“我们中国不像以前那样了”。这两句话的意思虽然简单,却极其蛊惑人心,最终目的,不过是为狭隘民族主义在撑腰。

任何一个国家都需要主旋律。美国电影大多数情况下,都在宣扬美国的价值观,这其实就是在宣传美国的主旋律。中国的主旋律是什么?以国家层面而论,富强、民主、文明、和谐;以社会层面而论,自由、平等、公正、法治;以公民个人层面而论,爱国、敬业、诚信、友善。这些和美国的价值观,美国的主旋律有什么大的差别吗?稍明事理的人都会懂得,其实差别真不大。

值得一提的是,网络传言吴京本人是香港人,妻子谢楠持美国绿卡,儿子则为英国国籍。我不知道到底是真还是假,如果是真的,他发这样的“爱国财”,下次拍《战狼3》还会有观众继续买单吗?

2017年8月6日于株洲家中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