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狼2s《战狼2》星期五晚上突破40亿元票房,成为当前中国持续热议的话题,由此产生的“现象”级影响,强烈触动了舆论。

《战狼2》用相当典型的好莱坞叙事方式,讲述了一个完全不可信的,毫无思想逻辑的所谓的中国孤胆英雄。由于片中颂扬了解放军,对五星红旗、中国护照都表达了敬意,它让人们重新认识了“主旋律”,然而,这种虚伪、夸张、且无中生有(护照后面根本没有片尾所呈现的那几行文字)的表达,同时也遭来许多观众的嘲讽和诟病。虽然,有评论认为,《战狼2》“为电影中的爱国主义正了名”。但必须指出的是,它宣扬的其实就是一种狭隘的民族主义精神。

不过,今天要讨论的并不是《战狼2》所要表达的爱国主义情怀,而是影片中所提到的一种病毒,名字叫拉曼拉。正是因为这一病毒的存在,才导致片中的那个非洲国家全国上下一片混乱。那么,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病毒呢?其实,拉曼拉是《战狼2》根据故事情节需要虚构出来的,但在现实世界,它有一个自己的名字,没错,它就叫伊波拉。

黄秋生凭《人肉叉烧包》夺得第十三届香港金像奖最佳男主角奖之后,似乎对变态的角色演上了瘾,不但立刻接拍了《人肉叉烧包Ⅱ天诛地灭》,还于1996年出演了更变态,更让人感到毛骨悚然的《伊波拉病毒》。

从故事情节来看,《伊波拉病毒》与《人肉叉烧包》应该是一脉相承的。因为跟一个黑社会老大(成奎安饰)的女人偷情,东窗事发后,黄秋生为求自保,将成奎安及他的女人一起杀掉,并焚尸灭迹。之后,黄秋生办了一个假护照,潜逃到了在非洲某小国开餐馆的表哥家。表哥开的是中餐馆,专卖叉烧包,为了寻求更便宜的猪肉,黄秋生与表哥去某原始部落采购生猪。结果,在采购途中黄秋生强奸了病倒在湖边的部落妇女,他不知道,该妇女已经感染了可怕的伊波拉病毒。接下来的情节,几乎就是《人肉叉烧包》的翻版了,表嫂厌恶黄秋生的好吃懒做,黄秋生则见色起意,强奸了表嫂,并顺势杀掉了表哥,然后将尸体剁成肉馅,做成几笼叉烧包,最后再将餐馆卖掉,重新返回香港。

伊波拉病毒片名:伊波拉病毒(1996年)

地域:香港
色彩:彩色
语言:粤语
导演:邱礼涛
编剧:秋婷
摄影:余国炳
主演:敖志君 陈妙瑛 成奎安 黄秋生 林超荣 王翠玲

老实说,第一次看这部片子的时候,我刚满十八岁,对所谓的病毒一无所知,不仅如此,那时还没有网络,就算想查一下相关资料都不可能。但是,凭直觉,我能感受到这绝对是一种烈性传染病。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运,尽管黄秋生感染了伊波拉病毒,但由于体内天生具备病毒抗体,他的病没能发作。不过,凡是与他有过亲密接触的人,都感染上了病毒,且最后都病发身亡。于是,为了防止黄秋生四处传播疾病,世界卫生组织与香港政府联合开始了搜索行动,希望能在最短时间内找到黄秋生。而这时候的黄秋生,对于自己所带病毒的情况一无所知,嫖妓、找老情人约会、在大街上吐痰、在服装店打喷嚏……片子最后,黄秋生到底还是从茫茫人海里给纠了出来,但丧心病狂的他却不肯投降,最终被一场大火给烧死了。

现在就让我们来认识一下什么是伊波拉病毒吧。伊波拉是萨伊(现在的刚果民主共和国)北部的一条河流的名字,1976年,一种不知名的病毒光顾这里,疯狂地残杀伊波拉河沿岸55个村庄的百姓,致使数百人死亡,有的家庭甚至无一幸免,伊波拉病毒因此得名。

事隔3年(1979年)之后,伊波拉病毒肆虐苏丹,一时横尸遍野,经过两次攻击,伊波拉病毒随之神秘地销声匿迹15年,消失得无影无踪,1994年12月又出现在加蓬,1995年1月起在萨伊及1996年2月起在加蓬暴发流行:在萨伊Kikwit市发病316例,死亡245例;在加蓬Ogooue Ivindo发病46例,死亡31例,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目前全世界已有1100人感染这一病毒,其中793人丧生。

伊波拉病毒的发病症状令人畏惧,它会使患者发高烧,肌肉疼痛无比,体内的心、肝脏内部器官开始糜烂成半液态的块状,最后患者的眼睛、嘴、鼻子和肛门大量出血,全身皮肤毛孔浸满污血而死,研究证实,伊波拉病毒主要是通过病人的血液、唾液、汗水和分泌物等途径传播,一般潜伏期为三周,感染者的死亡率高达90%!目前,没有有效的治疗办法和疫苗。

第二次看《伊波拉病毒》是SARS爆发的2003年。之所以决定再看一遍,就是感觉伊波拉病毒与SARS虽然是两种不同类别的病毒,但二者的危害性、传染性、乃至对社会造成的恐慌都极其相似。《伊波拉病毒》仿佛就是7年后SARS在香港的一次预演,我想,导演邱礼涛怎么都不会料到自己居然一语成谶。

这难道仅仅是一次偶然?其实,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人类的历史就是与名目繁多的传染病斗争的历史。病菌对人类的威胁与祸害由来已久。当某种传染病菌首次侵入缺乏认识该病经验的族群时,往往会爆发大流行。伊波拉如此,SARS也是如此。并且,几乎每一次新的传染病的爆发,都可能影响人类的发展进程:或扭转战争局势,或带来政治、社会的变迁。譬如SARS,如果不是SARS,我们国家就不可能考虑建立与完善社会危机应对的管理体系,即公共卫生应急机制,社会安全应急机制,高效的行政系统,现代化的社会结构。而这种危机应对管理体系的建立,对我国今后的医疗体制的改革、社会公德秩序的建立、信息传播技术的发展、医学研究的进步等都可能产生积极意义。

但是,说到底,还是要力求避免新的疾病的出现。数据表明,传染病导致人类死亡的数量大大超过了战争。尤其是最近几十年,大量不知名的病毒的出现,直接危害着人类的健康,直接危害着人类的生命安全。专家研究证明,新疾病出现最大的诱因就是大自然生态环境遭到严重破坏。例如现在让人们望而生畏的艾滋病毒以及奇怪的伊波拉出血热病毒等,很多专家倾向于它们“出自古老的非洲大森林”这样的观点,而对非洲大森林的过度砍伐,直接导致了悲剧的产生。

人与自然的关系应该是和谐共生的关系,我不知道若干年后,还会不会出现比伊波拉,比SARS,比艾滋更可怕的病毒,但我知道,只要人类的贪婪没有尽头,人类对大自然的索取依旧不受控制,大自然对人类的惩罚也就不会从此罢休。

回到《战狼2》,吴京在山洞里,由于注射了陈博士新研发的药物,得以满血复活,功力大增,这完全就是中国武侠小说的另一个翻版。如果现实世界真这么简单,人类恐怕早就实现世界大同。

2017年8月12日于株洲家中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