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南京及整个江苏,是四五运动发源地,又是八六学运,八九民运规模很大的地方。本文作者中华泪从自己比较熟悉角度介绍了江苏民运。其中一些细节的出入,部分以按语做了说明,部分没有改动。——徐水良2004-2-27日

中国大陆的民主运动是世界民主运动的部分,而江苏的民主运动又是中国大陆的民主运动的部分。其间存在着密切相关的血肉关系。简单地回顾一下江苏的民运,对于澄清是非和总结经验,应该是大有好处的。一。所谓的“文化革命”即“十年内乱”前的民运江苏是民国的以前的首都所在的省份,中共取得大陆政权以后,这里是打压的重要地区。有过很多的政见持异者,有过很多的抗争的活动。但是都失败了。这个时期的中共的江苏省领导阶层,一直是非常保守的,对待任何形式的民主要求都实施暴虐的打压。南京作为江苏省的首府,作为一个文化悠久的城市,一直笼罩在一种落后的残破的愚昧的气氛之中。非常多的民间抗争,因中共当局的新闻封锁,被淹没在历史的尘埃之中。二。七,八十年代的民运七十年代起,江苏出了个异议名人,那就是徐水良先生。这个浙江省籍的老牌大学生在南京,向马列主义作出了勇敢的挑战。他的文章基本上将马列主义的批驳无余。事实上作为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歪理邪说的马列主义,是西方的韩非主义,也就是说,是西方的极权暴政主义的学说。就连许许多多的中共自己的党员干部也是这种主义支持下的极权暴政的牺牲品和受害者。从理论上批驳马列主义,具有极大的历史意义和民主事业非常需要的社会效用。徐先生到了海外以后,一直没有放弃对马列主义的穷追猛打,是这个领域公认的专家之一。

[按:谢谢作者,但这里作一点纠正,七十年代我还没有认识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我当时至多只是打着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红旗”批判和反对毛泽东思想。从根本上对马克思主义的批判是在十多年以后。——徐水良2004-2-27日]

民主墙时代,南京有三个知名的民运人士,徐水良除外,还有陈燕南,朱兆明。

燕南也是那个时代批驳马列主义的战士之一。在那个时代,他有很不错的理论修养。也受到过异常的迫害,被关押在精神病院很多年。目前在南京家中闭门读书。那时兆明的家。是大陆很多民运战士的聚会所,象王炳章,陈央潮,徐水良,王希哲等等,都到过他家。兆明为人宽和,通情达理,乐于助人。一九九零年以后入狱的很多人,出狱以后,都程度不同地受到过他的关照。目前他是南京一家国有公司下属的一家物业的经理,过着很普通的工薪阶层的生活。

[按:民主墙时期的活跃人物,还有南京事件被捕人员及其他许多人,后来其中不少人淡出民运圈。81年被捕及判刑的还有于为民等朋友。此外还有北京等地在南京读书的学生,如目前在狱中的北京异议人士李海,当时在南京大学读书,也是南京七九民运活跃人士之一。——徐水良2003-2-27日]

三。九十年代以来的民运八十年代起,徐水良被监禁十年,燕南被关押在精神病院,兆明忙于谋生。江苏的民运基本上异常分散的。众多的抗争分散在民间,而且受到了相当酷虐的打压。曾经有个青年,不到20岁时候,因不满极权暴政的通知,写了点标语张贴,就被判处无期徒刑。直到九十年代中期,他的监狱生活第十八个年头,还遭到继续关押,那年他到南京东郊的龙潭监狱参加过“五小能手”的比赛,民间民运遭到的暴虐的迫害,可见一斑了。

[按:江苏历来镇压很严厉,判刑也很重。张志新被割喉管全国报道,南京有的人枪毙前被敲掉满口牙齿等做法迄今外界仍然无所知,虽然公安部门内部也认为这些被枪毙的是英雄。——徐水良2004-217日]

八九民运大潮到来的时候,南京高校之中,段小光等是个主将。高自联的主要人物有程旭东,刘格,王银智,朱立权等等。那个时候南京的民运还没有明确的政党纲领,当时的运动主要是反对空前的政治腐败和争取言论结社选举的自由,当然争取废除一党专政和实行民主制度,也是坚定不移的目标。江苏的八九民运,和大陆各地的民运一样,同样遭到当局暴虐的打压。段小光等被关押了一年半有余,释放了。程旭东被判处两年有期徒刑。刘格,王银智,朱立权等被关押了一年半有余,释放了。工自联几个人遭到劳教。记得工自联主席姓夏,遭到劳教三年的迫害。

[按:江苏八九民运被关押的,有许多外界迄今一直不清楚。例如到我91年刑满出狱前,我所在镇江江苏省第二监狱,还关押着十多个八九民运被判刑的人,而且开头一直关押在禁闭室,我出狱时放到中队三个人,一个是无锡工人,被判刑20年,一个是南京军区福建前线广播电台工作人员,上海大学毕业,被判刑4年。其他的仍然在禁闭室。其中有的是北京高自联的人。其实,不仅是八九民运,而且其他很多政治案件,中共都保密,以全国范围举例,九十年代有“中国共产党革命委员会”,牵涉全国几十上百人,可是不为外界所知。——徐水良2004-2-17日]

段小光释放后一直在南方深圳一带谋生,据说后来经商很有成就。但是大家很难联系上他。程旭东出狱以后,谋生一样遭到重重干扰,后来自己在无锡开了个小小的打印社,勉强维持一家三口的生活。因为打印社竞争激烈,年前去他的故乡四川经营木地板的小生意去了。旭东为人忠厚宽和,品行纯正,是个非常值得信赖的朋友。他是那个时期南京地区高自联唯一遭到刑罚迫害的学生。

刘格获得释放之后,一直经商,九十年代中期以前,做得非常成功。但是中共不可能让坚定的民主主义者富裕起来的。最后刘格失败在一笔很大的生意上,那次的外贸经营的金额据说是五百多万元人民币。去年夏天,他还在上海,经济上也不宽裕。他一副稳重的知识分子的摸样,有很好的教养,很宽容的民主胸怀,是那种很容易相处的,没有什么个人野心的朋友,言语不疾不徐,接济过困难的同道。

王银智聪明干练,释放后谋生一直也是遭到干扰。尽管应该享有公民的基本权利,可是事实上还是和其他的民运人员一样,经常遭到警访的传讯。目前他在南京的南方高科一家公司谋生。为人也很不错。和程刘一样,力所能及地帮助困难的同道。

朱立权是四川人,小小的个子,很多年来,在南京一直经营自己的小餐馆。手里有点银子。八九民运之后,江苏的民主运动没有结束。仍然有人继续活动。有三批人先后组建民运组织。

一个是成立于1989年的名字大概叫做中国民主阵线前沿,主要的人员有吴建明,他当时是南京商业管理干部学院的学生,此前曾经是海军航空部队的一个排长,被判处十年有期徒刑,第七个年头刑满释放,后来在无锡经营喷绘广告公司,有三十几个员工,算是经商小有所成的人;李立夫,当时的南京医科大学的研究生,被判处八年有期徒刑,出狱后在浙江谋生;彭焕中,当时的医科大学的研究生,被判处三年有期徒刑,出狱大概回到老家湖南去了;李勇,另案处理,被判处两年有期徒刑。

一个是成立于1990年5月的中华民主联盟。这年年初,南京空军后勤部的退伍老兵冯茂丛,空后第六十四仓库的守备连的指导员张艳春,空后船队的一个排长张玉祥,从江苏省社会科学院辞职的杨同彦(杨天水),还有安徽几个朋友,经过商量之后,推举杨天水去香港寻求和民主世界的联系。杨在香港五十余天,在《开放》杂志的主编金钟和经理黄琉的帮助下,于1990年3月4日晚七点获得当时港支联的张文光的正式许诺,取得了政治避难的权利,当时黄琉也在场。这个时候,杨经过考虑,决定还是回到大陆,和他的朋友们一起继续从事民主活动。后来,他们和一个从香港特地来到南京的,其岳父家当时就在北京的,名叫张和平的人,联手组建了中华民主联盟。

中华民主联盟的纲领的要点是:1.中共坚持的制度是新封建主义的制度。2.中华民主联盟愿意和所有热爱民主自由的力量一道,实现大陆的民主化事业。其概要是:废除一党专政,建立民主制度,推广市场经济,富强中华民族。3.提倡真正的言论结社出版的自由。4.认同国民有创教和传教的自由。5.认同国民的迁徙自由,要求官方废除或者改革落后的束缚国民的户籍制度和出入境管理制度。6.实行真正的义务教育制度。7.废除党派和社团(诸如共青团和妇联)由国家负担开支的恶劣惯例。8.改造国家的功能,放弃马列主义所谓的镇压职能,使其只担负这样的任务:保卫民族安全,维持社会秩序,提供公共服务,调节国民收入。9.实现国民的机会均等和社会的其它方面的平等和公正。

自1990年5月30日,这批人就陆续被捕了。先是诗人孙中明和记者王湛在徐州火车站出口出被捕,接着是杨天水于1990年6月1日被捕,后来冯茂丛,张玉祥,工人代表詹跃维,等很多人被捕。官方的迫害分别是有期徒刑杨天水十年,孙中明四年,冯茂丛三年,王湛两年半,詹跃维一年半,张玉祥军事法庭判处他有期徒刑两年。张艳春被开除军籍。张和平回到了海外。

张和平回到海外,以后就再也没有消息。这里有很多疑点。1.为什么当时警察审讯杨天水时,对杨只同张和平一个人讲过的话紧追不放,警察反复审讯的是:你们在省政府的同伙是谁,你们在省电视台的同伙是谁,你们中间有个律师是谁。好在这些审讯都没有达到目标。2.既然张和平回到海外,那么他为什么不将存放在他的手提电脑里的中华民主联盟的纲领公布给媒体?3.非常富有的他,为什么这些年来,不和我们联系,也不帮助那些非常艰难的落难同道?4.当时就是他张和平坚决要求将“推翻中共的法西斯主义的政权”这句话放在纲领里,事后反思,他有非常明显的诱惑或者诱捕的倾向。

孙中明和王湛是安徽萧县人,刑满后在安徽谋生。据说过的是很不错的物质生活。冯茂丛和张玉祥在监狱遭到很多殴打虐待。冯三年刑满后,继续勤奋好学,生活节俭。他擅长理财,完全依靠自己的打拼,在厦门买了房子和轿车。尽管他很少和我们往来,但是他以自己的敬业精神和很不错的人品,在小范围里,为民运赢得口碑。

张玉祥出狱后,四处漂泊,父亲老迈,妻子没有工作,两个孩子,没有稳定的是收入,压力是很大的。他极端的机灵,善于周旋。

张艳春是个思维缜密的,为人信实的,可以信赖的人。杨天水出狱后,一直试图找到他,可惜都失败了。

詹跃维出狱偶一直做小生意。

杨天水出狱后,也是四处漂泊,没有自己的房子,没有固定的收入,多少次试图经商致富,都失败了。警方不可能让他富裕起来的,尽管口头上说的非常动听。警方三年半以来,不下于二十余次问他是否想出国,如果想,可以提前解除剥权。但是到目前为止,他都拒绝了这种变相的驱除出境。

还有一个组织,虽然不大为人所知,但是他的成员的基本人品和基本的素养都很不错。这个组织的成立于九十年代前期,因为它的首要人物解天刚有职业性的反侦察经验,所以秘密地生存到了1995年,才被官方破获。他们的主要成员是解天刚(被捕前曾是南京公安专科学校的武术教官,江苏省国家安全厅的秘警),管林根(被捕前是南京大学的研究生),孟建波(被捕前是扬子晚报的记者),陈荣利(被捕前也是大学毕业,经商),夏士海(被捕前是大学毕业),董振钢(被捕前是盐城市的警察)。

解天刚被判处十年有期徒刑,第七个年头出狱了。目前在南京一家房地产公司埋头谋生。尽管他暂时不发表文章,不和海内外的知名的民运人士往来。但是他为人品行端正,心地淳厚,总有一天仍然是民主事业的栋梁。人品是非常重要的。无论是什么样的制度和事业,没有好的人品,只会产生祸害。解暂时的缺席,也比一些似乎是在从事民运的伪劣的民运人员要有更好的社会效果和更好的国民口碑,

管林根被判处八年有期徒刑,六年后出狱,他温和而善良,目前在上海谋生。

孟建波被判处八年有期徒刑,六年半后出狱。2002年夏天出狱以后,曾经到南京和张玉祥杨天水在一起,企图一起做小生意。结果一是种种原因让他大失所望,二是警方为此留滞他两天,迫使他离开了南京。

陈荣利被判处八年有期徒刑,应该也出狱了。他是个很不错的青年。

夏士海被判处八年有期徒刑,出狱后在老家盐城成了家。

董振钢被判处七年有期徒刑,也回了老家盐城。

这些人有个共同的特点——诚实或者基本诚实。民主事业需要诚实的人。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够在国民之中赢得呼应和为民运阵营赢得荣誉。不诚实的人只会给民运的团结和活动带来非常消极的影响。

九十年代后期,江苏有两个人值得注意的。一个是居住在南京的自由主义学者樊百华,他写了很多文章,尤其是揭露时弊的文章,很有价值;一个是居住在徐州的郭少坤,经常活动在农民之中。四。江苏民运的的经验教训1.最好不拘形式。专制制度和特权阶层视民运为自己的死敌,百般地打压。它不惜任何代价逮捕,监禁,跟踪,邮件和电信的监控,经济上暗中压制民运人员。在这样的境况中从事反对专制制度,要求民主自由的运动,是异常艰难的。任何组织的或者准组织的活动,一般都会立刻遭到打压。所以今后的江苏民运尽量采取非组织的形式为好。

[按:我过去曾经长期主张这个意见,但这要看形势变化,如果今后形势变了,有采取组织活动的可能时,这个策略也要变化。——徐水良2004-2-18日]

2.没有巨大的或者足够的财力的民运是悬空的民运。这是个大家都知道的常识问题。中共也同样清楚。所以它拼命地暗中设法让没一个坚定的民主主义者都无法富裕起来,让他们陷在经济困境之中,无力从事言论以外的民主活动。没有足够的财力的确可以做民运的事业。但是那只能从事民运的部分事业,而且是一些最简单的活动形式,还有更多的事情是必须很大的物质力量支撑的。民运在以后的岁月里,必须悄悄地准备一些商业人才,让他们专门经商赚钱,联系必须是绝对秘密的,否则无法达到积累民运活动所需要的物质力量。

3.尽量利用现有的合法空间,避免极端的口号和极端的理论,极端的东西会吓跑很多国民,包括那些本来同情民运的有民主倾向的中共的部分的党员和干部。

4.积极和社会各个阶层建立联系。

5.进行个人品德上的经济上的和社会关系上的建设。没有好的人品,只会给民运带来祸害。那些有点银子的人,应该多多帮助落难的朋友的亲属和有困难的民运人员,而不应该伙同他人,将银子浪费在凤凰台大酒店,夫子庙和雨花台一带的小姐的口袋里。这是非常不道德的。不道德的人,是无法真正为民运做事的。

杨天水(中华泪)于江苏南京

《杨天水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