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大纪元网站上,看到了张林先生的文章,说是居住在上海的民主斗士李国涛先生,享受了比一般国家级别的首长待遇还高的“首长级待遇”,心中喜忧参半。

张林先生说,国涛的家门口有几个穿制服的警察把门,还有一些便衣于四周游弋,外面的朋友不可以进门和国涛交流,国涛也不可以自由出入自己的家门。

这是进步的还是反动的禁锢呢?我们应该公正地说,目前警察如此禁锢民主斗士,既有“进步”的成分,也有反动的成分。

和过去动辄将民主斗士投入监狱的残酷的政治迫害相比,目前的禁锢,是“进步”的,这让我们多少有点喜悦,禁锢在家里,总比禁锢在监狱要人道些;但是用现代世界的自由民主的规则和精神来衡量,这种侵犯人权的做法,是反动的,不符合全世界公认的人权和民权的准则。

正因为这种禁锢,含有双重的性质,我们才喜忧参半。

警察为什么如此“关注”国涛先生呢?无非是国涛最近在网络上发起废除劳教制度全球签名请愿活动。请愿活动,是宪法许可的,而且是所有追求自由民主的活动中,形式上最温和最理性的。而劳教制度的荒谬性在于违反目前宪法和一些相关法律,严重侵犯人权民权的性质,以及实际上将被劳教者完全当作囚犯对待的残酷性。这样的制度,给普通的国民及其子弟,带来了无穷的迫害和摧残,早就应该废除了。国涛以及很多斗士呼吁废除之,是个利在国民的举动,一定程度上也是在维护现行宪法和一些法律中部分合理的条款。

仅仅因为这样的义举,就受到警方的禁锢,实在是使我们担忧。既然警方可以不受国际性的人权和民权准则制约,也可以随意变更打压民运的手法,那么将政见持异者随意投入监狱,就可能随时发生。这种政治迫害上的随意性,说明目前这种温和些的打压,和投入监狱的残酷的打压,不过是五十步和百步的差别。五十步笑百步的故事,在大陆政府打压自由民主运动的道路,重演了,这意味着这个政府随时都可能剥夺民主斗士的自由,将他们投入监狱,从身心两个方面糟蹋他们,这怎么能够不让我们担忧呢?

我们强烈要求上海警方放弃对国涛先生的禁锢,我们也希望我们的同道继续协力奋斗,不能满足于官方五十步的“进步”,仍然要保持不怕牢狱的精神准备,因为中国政府连最温和的请愿活动也要阻挡,并且根本上没有民主化,也缺少足够的理性,随时会将最残酷的政治迫害施加到我们的头上。

杨天水于云南昆明

2004年十月一日

《杨天水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