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窗思考录之八

人类的天性有那些重要的内容呢?应该有这样的内容,或者说是主要的构件:欲望,情感,智慧,良知,信仰。这些都是天生的成分,是不学而能的天性。人类的所有类型的心灵,所有类型的行为,直至所有类型的文化文明,于此无不相关。人类社会最基础性的东西,不是经济决定论者看重的物质,而是人类的心灵,人类的心灵包含了人性的五大内容。

信仰的确是人类天性生来就赋有的倾向。无论你是有神论也好,无神论也好,都摆脱不了这个天性的规定。当无神论者不信仰人类普世良知认可的终极依赖时,他们要么是智者,能够将一般的道德原则作为终生的价值准则,要么是缺少高尚理想和足够智慧的普通的群氓,他们因为自身强烈的欲望和冷酷的现实主义而将个人的物利、权力、活命或享受、专制魔王等等当成神灵。

在有真正的宗教信仰的人们那里,我们可以看到人们虔诚地敬畏最高存在,兢兢业业地实践个人的功修,努力克制不良的欲望或者贪欲,和睦与人相处,努力善待他人,社会风气和个人素养,都达到良好的状态。这种情形,无论在穆斯林社区、基督徒社区、佛教徒群体、法轮功群体中,都可以明显地看出。

而中国大陆,经过马列主义几十年的毒化,人们普遍地缺少宗教信仰。在无神论占主流的社区或者群体中,真是物欲横流,利己主义横行,生活上缺乏节制,有了钱或权力便为所欲为,无法无天。这种事实上的拜物教,还不如远古拜物教的虔诚。远古的拜物教徒,很多人真正的敬畏万物,不带有丝毫的自私自利的纵欲主义的意识。而现在的大陆的拜物教徒,无不是极端的纵欲主义者,其实他们的拜物教,实质上是拜权教、拜金教、拜我教、拜私欲教。

这种马列主义的无神论之下的拜物教盛行于大陆,结果是人人唯我,人人唯物,人人以自己的意见为最高准则,蔑视人类公认的终极存在,蔑视人类公理,蔑视普世的价值观念,同时互相藐视,互相仇恨,互相坑害,使得人类天性中的美好的善良遭到压制和摧残,最后倒是恶人恶德在社会上招摇显赫,道德沦丧便随之而来,其风靡中国,大有铺天盖地的的架势。

无论哪种宗教,都提倡爱与和平。爱与和平,的确是人类生而固有的潜能和渴望。可是马列主义教唆人要相互仇恨,相互斗杀,这是违反人性的学理。当这样的学理或主义,深入到很多国民的心灵深处的时候,整个社会的人心和风气,就必然败坏堕落,人际的和平与安宁也没有足够的来自爱好和平的心灵上的保障。

因为汉族是大族,而受到马列主义的毒化又最为深重,所以在汉族中,群氓式的无神论最为流行,拥有庞大的势力。这个群体中,纵酒、赌博、打老婆、嫖女人等等丑陋行为,最为常见。如果有人提出反对意见,便要么立刻遭到唯我主义者或拜物主义者的迎头痛击,要么只得到他们的几个冷眼,这些人有他们的理念——“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人生就这么几年,干吗这样的认真”,“干吗那么傻冒,和自己过不去?”“别犯傻了,管他什么人当政!”他们甚至认为真正的有神论者不懂得生活和享受。可见群氓的无神论,就是道德虚无主义、得过且过精神上的犬儒主义、苟且偷生的活命论者的理论乐园。群氓的无神论之下,兽性往往压倒人性,同时弱肉强食成为主流,而且人们普遍地将这种败坏的现象,当作神圣的法则予以信奉。

在有宗教信仰的社区或人群中,人们闲来无事的时候,也不忘记上帝或真主的教诲,不是学习,就是做些力所能及的助人事务;而在中国即使是老年人,闲来之时,也多半是打麻将、传闲话。尤其是那些有钱人,很多暴富之后,因为没有宗教信仰的寄托,精神上便无所适从,最后只好将大好的时光和精力浪费在找妓女、养小老婆的事情上了。

为了转变中国大陆社会风气的和人们灵魂上的堕落,很多国民进行了长久的无畏的努力。他们尽管受到迫害,仍然坚韧地传扬基督教、法轮功、伊斯兰等等。多数中国人需要宗教信仰,而目前更加需要宗教信仰的自由。既然人人生而平等,那么就应该人人享受创教、传教或宣教、信教的自由。任何对这种自由的压制都是一种重大的罪恶。

既然人性天然有善良的和贪婪的两面性,那么用什么来压制贪婪并光大善良呢?历史已经表明,无神论只会导致善良的萎缩和贪婪的肆意膨胀。惟有宗教信仰才能对多数普通的民众产生心灵上的熏陶和约束。因此宗教信仰不仅为人类天然不可剥夺的权利,也是整治社会风气、提高人类心灵的一种工具。

所以,要求中国大陆当局停止迫害自由宗教运动,不仅为符合人性的要求,也是意在转变社会风气的,促进社会进步的合理要求。

杨天水于中国大陆
2004年7月下旬

《杨天水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