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天水:南王北李

Share on Google+

——中国民运的两个斗士

铁窗思考录之十四

浙江的王有才和北京的李海,在中国民运的圈子里以及在海内外舆论界,是两个低调的人物。但是低调者,往往是历史的铺路者,他们埋头务实,从事民运所必需的基础工作。

九十年代初期,轰轰烈烈的八九民运遭到暴力镇压之后,中国大地政治上一派萧瑟,从前中共内部改革派的首领胡赵,一个壮志未筹,含冤去了泉台,一个优柔寡断,遭到专制派的暗算,陷入禁锢之中,众多的追求自由民主的勇士被判处重刑,部分志士流亡海外。这个时候,李海多方联系,实行了和平而理性的请愿,当时他们公布的宪章请愿书,是六四惨案之后,首次引起世界性关注的政治反对派的呼声。此后,李海餐风宿露,周游中国,携带中国人权的接济款,到处寻找需要而且应该获得接济的落难的民运斗士以及他们的家庭。到了南京的时候,他风尘仆仆,犹如当年武训一样自我节俭,破旧的衣衫之上,布满昆虫,感动得资深的而且见识高远的民运斗士陈艳南亲自为他洗涤。因为他不畏艰难,深入人群,众多的落难的民运斗士以及他们的家庭,得到了雪中送炭式的救助。

中国的民运是多么需要这样的人物,他们脚踏实地,深入民间,视困难如草芥,置打压于不顾,乐于从事琐碎的工作,不在乎个人的名望,远离由于劣根性而产生的内讧和争吵,一心一意地为中国的自由民主运动建立基础性的力量。

今年五月底,李海出狱。九年的刻毒的摧残人身心的牢狱生活,大大损害了他的身体。他应该好好修养一个阶段。但是他会停止奋斗吗?我们了解他的人,以为不会,他早已将自己的命运和自由民主的事业连结到一起了。在未来的峥嵘岁月中,我们的朋友李海,一定还会象当年那样,继续埋头于贡献之路。

王有才同样是位可敬可爱的民运斗士。八九民运大潮的时候,他是北京高自联的主将之一。多年的牢狱,并没有消灭他的自由民主的理想和追求。九十年代后期,他和他的朋友们,运用和平理性依法的手段,向官方申请结社的权利—组建中国民主党的权利。这是中共专制派所害怕的,它用大规模的逮捕和判刑,打压了这次和平的理性的依法的民主运动。

尽管王有才等中国民主党人,付出了代价。但是他们的行为一开始就拥有异常的政治意义。他们和平理性依法的方式,向世界昭示已经不再是陈旧的暴力革命的方式,显示了王有才等政治上的成熟,如果官方接受了组党的申请,则中国便向自由民主前进一步,如果官方打压,则中共专制派的政治路线,就彻底暴露在世界面前,以至于它平时的任何宣传和欺骗,都不攻自破了。

目前王有才在美国,埋头为未来更有效的自由民主的运动做准备工作。人们看不到他的张扬,也没有见他撰写文章攻击过别人。我们了解他的人都知道,张扬和漫骂,不是他的个性,他有很宽容平和的心态,而这种心态,无论对待打压我们的中共专制派,还是对待我们的民运道友或其他的朋友,都是必需的品格。

自由民主的运动是伟大的,因此品格卑污的人或者心胸狭隘的人,是无法承担它的重任的。这样伟大的运动,需要更多的李海、王有才这样不计较个人恩怨的,不追逐个人名利的,乐于默默无闻,从基础做起的,心胸宽广,坚持宽容与谦逊品格的斗士。

杨天水于中国大陆
2004年七月下旬

《杨天水文集》

阅读次数:1,65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