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谢幼田《中共壮大之谜》

香港明镜出版社今年八月推出谢幼田先生新著《中共壮大之谜》,该书的副标题是“被掩盖的中国抗日战争真相”。全书共405页,内容分为二十三章,前面有作者自己写的一篇序言。

在毛泽东时代,官方历史书一口咬定,抗日战争是中共领导的,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政府则是消极抗日,积极反共。到了八十年代,国内出版的有关书籍文章开始承认国民政府在抗日战争中的积极作用。但是,正像谢幼田指出的那样,“对于抗战史的研究来说,‘国民政府在抗日’只是问题的一半。另外一半是中国共产党在做什么?以上著作仍然提到:‘抗日战争是国、共两党共同领导的’,比较毛泽东时代的铁论:‘抗日战争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已经向前跨进了相当大的一步。可是中国共产党究竟是怎样领导的呢?而且八路军、新四军在抗战中的史迹,反反复复只提到有平型关大战和百团大战,其他的大战好像都是国民政府领导的军队打的,那共产党领导的军队在做什么?中共军队是怎样在抗战中壮大的呢?”

本着这些疑问,作者首先披阅了国民党统治时期中国大陆和后来在台湾出版的有关书籍,作者担心这些著作中含有自我歌颂和宣传的成份,所以作者同时还阅读了大量的由中共官方出版的材料,包括中共中央文献、元帅和将军们的回忆录。作者惊奇地发现:“在我眼前展现的竟然是令人难以想象的历史事实,任何一个中国人知道这些都会愤怒地拍案而起。中华民族被出卖了!就连公开卖国的汪精卫集团也远远难以与之相比!”

谢幼田这本《中共壮大之谜》的特殊价值在于,它引用了大量中共官方出版物作为立论的根据,因此格外有说服力。这里有两个问题很有趣,值得深究。

首先,为什么人们会普遍地认为中共官方出版物提供的事实材料是可靠的呢?不是说中国大陆没有出版自由因而中共官方出版物充斥着谎言和欺骗吗?为什么在这里,我们倒要把它们当作可靠的信息来源呢?

道理很简单。正因为中国大陆还没有言论自由出版自由,因此,凡是不利于共产党的史实材料就很难得到公开发表的机会。这意味着,如果连官方出版物都发表了某些不利于共产党的史实材料,那么一般来说,这些史实材料不可能是虚假的或夸大的,只可能是真实的或缩小的。

可是,这又引出第二个问题:为什么中共官方出版物会发表一些不利于共产党的史实材料呢?

这中间的原因又可分为两个方面。

首先是改革开放这二十多年以来,中国大陆的政治文化环境毕竟比毛泽东时代宽松了许多,尤其是在纯学术领域,尤其是在距离现实比较远的历史研究领域,因此,一部份正直勇敢的大陆学者,本着良知和求实的精神,挣脱官方意识形态束缚,披露出大量原先被掩盖的史实。

不过,上面一类文章著述一般都刊登在学术刊物上,读者面比较窄,另外,为了混过中宣部的审查,作者们常常需要把自己最重要的发现以不引人瞩目的方式加以表述,因此也常常不被粗心的读者所注意。谢幼田先生的功劳就在于他把这些散落的珍珠细心地收集整理,并且以一种统一的形式把它们串连起来,于是就能对相当一批读者造成某种震撼效应。

谢幼田引用的不少材料是取自共产党老干部的回忆录,照说这些老革命并不是个个都存心要忠于历史,要揭露共产党的阴暗面,事实上,不少老革命的回忆录的

基调还是为共产党圆谎的,那么,为什么我们又能从他们的文章中挖掘出对共产党不利的若干史实呢?

问题是,第一,说谎者必须有个好记性,否则前言不搭后语,前后矛盾,那就弄巧成拙了。第二,集体说谎必须统一口径,如果你说一套谎,我说一套谎,那就

很容易彼此矛盾,露出破绽。

现在毕竟不同于毛泽东时代,现在经由官方出版机构发表的各种有关中共“光辉历史”的文章书籍,虽然在基调上必须和党中央保持一致,但是由于缺少对细节的具体规定,在出版时缺少统一的把关,或者说审查的口径不一致,讲述同一段历史,老革命张三这样讲,无意中透露了某一部份真实,老革命李四那样讲,无意中又透露了另一部份真实,遇到像谢幼田这样有心的学者,认真参照比较,就可以从发现矛盾和破绽入手,从重重谎言之下挖掘出大量的事实,然后再把这些分散零碎的事实拼凑整合,于是就能得出一幅相当完整的图像。

读谢幼田这本书,我们不是也可以向作者学习到一种解读当今大陆官方出版物的方法吗?□

《北京之春》2003年02月号

《胡平文库》读书·评论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