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赖喇嘛的演讲,给我们带来一个信息。一个和平的信息,而不是战争的信息;一个和解的信息,而不是挑衅的信息;一个对话的信息,而不是对抗的信息;一个维护统一的信息,而不是分裂的信息;一个和解共生,和睦包容的信息,而不是在中国这块土地上种下仇恨种子的信息。

四九年以来,执政党创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由于太多的政治原因而发动了太多的政治运动,制造了数以亿计的敌人,执政党甚至用制造敌人来推动社会的进步。随着改革开放,经济的发展,这类“造敌运动”的势头近二十年来有所减缓,但执政党的理论和理念,又决定它时不时地,自觉不自觉地掀起规模大小不一的“造敌运动”,众多的“敌人”使中国政府背上了沉重的包袱,无法在政治体制改革上迈开步伐,执政党只能停留在六十多年前骂国民党的“一个国家,一个政党,一个领袖,一种声音”的怪圈里打转,已经失去骂别人“独裁”的资格了。

二十一世纪已经过去了八年,韩国卸下“光洲事件”的包袱;台湾卸下了“二二八事件”的包袱;我们澳大利亚也卸下了“被偷窃一代”的包袱,卸下包袱的国家发现,他们不仅卸下了包袱,还赢得了人民信任,实行了社会和解,民族共生。执政党只要说一句“抱歉”和“对不起”,社会代价、社会成本、社会震荡居然是最小的。

四十多年来,达赖喇嘛为民族和解共生作出了巨大贡献,成为当代最有影响力的和平使者,我们相信目前人类最高荣誉奖,不会颁给一位想恢复奴隶制度,想把西藏拉回到农奴社会的人。藏族和汉族一样,由野蛮走向不野蛮,由不文明走向文明。世界上最野蛮的一部刑具大全书,世界最诡诈的阴谋大全书,都出于汉族之手,作为汉民族的后代,我们有必要,有责任去承担这一切吗?不用!我们和每一个少数民族一样,除了把历史作为镜子外,我们只有朝前看,朝前走才是最有希望的。

藏人不是敌人,台湾人不是敌人,民运人士不是敌人,法轮功不是敌人,批评政府的人不是敌人,骂执政党的不是敌人,西方的媒体更不是敌人,他们是不同的领域中推动中国政府进步的真正推手。3.14的拉萨事件,5.12的四川地震,是中国的危机,也给中华民族的和解共生带来了一个很大的契机,我们中国人真得有那么多的本钱来互相对立,互相仇视,互相只要不合我的理念即是敌人,是敌人就应该去死?如此大规模的同民族残杀,除中国之外,没有一个国家能承担得起。

和解共生是人类生存永远的主旋律,中国政府已准备更高层次与达赖喇嘛的代表进行第二轮会谈,家和万事兴,和解共生的大门已开了一条缝,我们应该给开门的人塞点小费,希望门开得更大些。中国的执政党面临了太多的敌人,国际的,国内的,经济的,政治的,理性的,非理性的,实在没法消灭完。今天和过去不一样了,如果你是负责的政党,如果你真想建立一个和谐社会的话,那么,只有一种选择,与你认为所有的“敌人”去和解共生,中华民族几千年来追求的,就是与全人类和解共生。这个简单的道理,中国的执政党到今天,应该懂了吧?

《阿森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