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咏梅:中共统治合法性正在解体

Share on Google+

今日中共政权财大气粗,为富不仁,使用专政权力心虚理亏,共产党已成为全国笑柄。网民说,除了暴力,你一无所有。统治的合法性盛极而衰,丧钟已经敲响。

中共统治中国今年刚好一个“甲子”。六十年前,太祖毛皇帝在天安门城楼登高一呼“中国人民站起来了!”当时尚未倒楣的红色文人胡风感激涕零,赋诗回应“时间开始了!”

这一幕构成中共建政是天命所归、君权神授的神话象征,成为中共统治的合法性。因为无产阶级先锋队的中国共产党负有解救中国人民、奔向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天堂、开启历史新纪元的历史使命,自然是当之无愧的统治者。而中国老百姓被洗脑后,即使现实并不是人民站起来了而是匍匐下去,也从内心里相信这种神话。林昭的一位右派难友在经历饿死三千万人的大跃进后,仍对此坚信不疑,对林昭说,他相信未来的人类会生活在共产主义社会。

中共政权的黑社会化

但今天的中国,这个神话已经破产。八九年六四屠杀打掉了共产党“人民政权”头顶的光环。今天虽然以世界血汗工厂为自己赚得钵满盆满、财大气粗、富而骄人、不可一世,但其在国内的统治合法性却变得空前脆弱,甚至出现中共拥有巨大的权力,但行使权力自己也表现的心虚理亏的现象。

这次四川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审判维权人士谭作人,为阻止民众声援记者采访而闹出殴打艺术家艾未未,谎称查违禁品和毒品而扣押香港记者的丑闻,舆论哗然,斥为流氓手段,指出这是中共各级政府,尤其是地方政府日趋黑社会化的最新例证。

所谓黑社会,是指社会上有组织的犯罪团体,他们为祸一方,是有Power,但这种Power是一种非法的权力。国家机器行使的权力,本来是公权力,但行使公权力的政府把自已摆到黑社会的位置上,等于间接承认自己使用的是非法的权力,是一种无正当性的暴力。

在此之前,中共对自己拥有的权力的合法性是相当有信心(尽管并未得到人民的授权),对行使权力是理直气壮,镇压“阶级敌人”“国家敌人”,摆出的姿态好像就是在替天行道,从未像今天这样不是乾脆以流氓自居,就是躲躲闪闪心虚理亏,或使出奸邪而又愚蠢的下流招数,比如恫吓绑架异议人士、维权人士,事后又警告不准对外披露等。

中宣部用权下令鬼鬼祟祟

中共统治公认是靠两杆子:一是笔杆子,一是枪杆子,在经济发展后又多了个“钱袋子”。笔杆子的统管衙门为中宣部。拥有权力却不敢名正言顺行使权力,首先是从中共这个意识形态阎王殿开始。

中宣部大权在握,这是谁也不会否认的。现中国所有媒体、网络文化、娱乐事业,乃至教育方针路线,都由其控制,其生死由其主宰。但多年前这个阎王殿已不敢正大光明行文发指示下禁令,而代之以口头下令电话指示,而且在电话中不敢报姓名,非常的鬼鬼祟祟。据报导,中宣部现半月开一次宣传通气会,也只是口头讲,不敢形成文字,害怕一旦形成文字就被人捅到互联网上使自己成为众矢之的。

二○○四年北大副教授焦国标炮打中宣部,大快人心,焦国标一举成名,庞然大物的中宣部被骂得灰头土脸,除了使阴招报复焦国标,始终未敢公开回应。后来因章诒和书被禁,中共党内一些开明人士公开指中宣部是一个非法组织,应该取消,中宣部亦尴尬地沉默,似乎默认了自己是妾身未明。

除了耍流氓,中共枪杆子行使专政权力也开始出现心虚理亏的现象。我感到最典型例子是数年前被监视的维权人士胡佳痛骂监视他的国保的故事。在这段被胡佳摆上网的录音中,胡佳向围观邻居揭露这位便衣特务的身份,骂他“你只不过是一条狗”,该国保仅能狼狈不堪地为自己辩护,完全显示不出背后有强大政权作后台的气焰。这实际是权力合法性丧失的迹象。中共的执法人员拿不出官定的条例文件合法化其行为。因为缺乏合法性,当政者就只好偷偷摸摸鬼鬼祟祟,或乾脆耍流氓自我黑社会化。

海外作家芦笛一针见血

中共统治合法性的消解主要是因为其赖以发动革命及建立政权的意识形态已无法再为今天的中国现实提供法理依据。海外作家芦笛有一段相当精辟的话一针见血地指出中共统治法理的困境。他说:现在中共官定意识每句话都是对自己施政实践的有力驳斥与无情否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只有一党的领导是算数的,其他无一条不被他自己行为无情践踏。冒充“社会主义国家”,实行的却是权贵资本主义,动用国家权力实行烂污私有化,人为制造官僚资产阶级;号称实行“无产阶级专政”,却允许无产阶级的阶级敌人资本家加入执政党;规定“以工人阶级为领导”,却将工人阶级打入社会最底层;以人民代表大会为最高权力机关,实际上的最高权力机关却是中共政治局;规定司法独立,却让社会团体中共操控司法;赋予人民一系列基本权利,谁敢行使它们却成了“颠覆国家政权犯罪”,政府还处心积虑压低人权,将它化为国际竞争的巨大优势……最可笑的,还是把水火不相容的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融为一炉,写入宪法总纲,当成全国人民的指导思想。“

在人类历史上还真没有过这种言行处处对立、自我否定的荒谬立国方式。其行为不但为西方普世价值观所不容,也为自己制定的党纪国法所不容。

中共的宣传控制成为笑柄

今天主权在民的普世价值已深入中国民间,中共这种言行对立的严重错乱和冲突已使靠宣传起家的中共逐渐玩不转宣传这个把戏,其官方宣传机器中央电视台已沦为大众的笑柄,网上有句名言是“做人不要太CCTV”。今年春节央视新建大厦失火,幸灾乐祸者不知有多少。为庆祝建国六十年的宣传大片《建国大业》一推出来,即被老百姓揭露“爱国”演员全是外国人士,搞得当局和演员都尴尬不已。中共以金盾工程、网络警察、五毛舆论导向等监控互联网,结果是被恶搞成草泥马斗河蟹(胡锦涛倡言的和谐社会)草泥马裆中央(党中央谐音),网民的智慧把中共政权自诩的伟光正形象糟蹋得不成样子。

寡不敌众、无计可施的当局只好采用封锁过滤的下策,由于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中共恐惧的敏感词相当广泛,六四、民主、人权、大跃进、文革、反右……皆是敏感词,最搞笑的是连共产党、和象征中共权力的天安门也成了敏感词。据悉,北师大博士招生简章报告条件之一是“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在网上却变成“拥护中国敏感词过滤的领导”,一首共产党的颂歌“我爱北京天安门”,网上过滤,竟成了“我爱北京敏感词,敏感词上太阳升。”因此网上有人讥笑当局“除了暴力,你一无所有”,“我们打不赢你,但我们说得赢你。”

最近中共政权假借法律之名惩罚取缔深得人心的民间维权法援NGO公盟,起诉公盟法人许志永,已激起公愤,连香港中学生都挺身而出向中共总理温家宝发公开信,批评中共当局滥用权力。在这一事件中,无权的公盟代表着真正的现代法治精神,中共政权对公盟下毒手实际是出于一种类似黑社会暴力集团对法治精神和法律秩序的仇恨和恐惧心理。无如此则不可理解中共当局为何会有此逆法理拂人心的愚蠢行为,而这种丑恶行径又更凸出了中共是如何地践踏自己的法律。

六十年一个轮回,在经济上中共政权现在是空前富有,但为富不仁,其统治的合法性则已是盛极而衰。失道者寡助,失民心者失天下,一个已丧失合法性的政权可以维持多久?丧钟是否已经敲响?

来源:开放杂志

《蔡咏梅文集》

阅读次数:2,30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