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文豹:向十三位有良知的中国人致敬

Share on Google+

2月13日,在海外的中文网络媒体《博讯》刊发了中共党内:江平、 朱厚泽、李锐、李普、何家栋、何方、邵燕祥、张思之、吴象、钟沛 璋、胡绩伟、彭迪、戴煌等13位前高干及高级知识分子就《中国青年 报.冰点》栏目被封事件向中共中央发出公开信,公开了他们对于 《冰点》事件的立场和态度:

2006年1月24日,《冰点》终被中宣部假手团中央的宣传机关下令停 刊整顿,这是中国新闻恶性管理制度长期作祟的集中爆发。这是中国 新闻界的重大历史性事件。

历史证明:只有极权制度需要新闻管制,妄想永远把大众蒙在鼓里, 贯彻愚民政策,图谋“一言堂”万寿无疆。然而无情的现实证明:恶 性新闻管制的土壤注定要生长出李大同、卢跃刚、杜涌涛、贺延光和 他们那个形弱质坚永葆朝气的《冰点》群体。这是历史的唯物论,这 是生活的辩证法,不会依任何人的欲念而转移。

《冰点》坚守理念,十年不易。他们编发广大作者的智慧和良知,体 现出舆论监督权力、改造社会的巨大力量,受到了广泛、持续的赞 扬。这样一份显示着先进性的党报周刊,竟遭蓄意封闭,消息传出, 两岸舆论震惊或出意外,全球为之震动则属必然。

事出有因。它决非孤立个案。这是中宣部近几年屡屡封闭、改组诸如 《新京报》、《岭南文化时报》、《环球经济导报》、《南方周 末》、《南方都市报》,以及《书屋》、《同舟共进》、《方 法》、《战略与管理》等等等等报刊杂志这类恶性管理行为的延续, 其源大多出自该部的一个“阅评小组”。中宣部把“宣传”异化为 “管制”,代行政府权力,应属越权,构成违宪。“阅评组”自始以 “审”代“阅”,以“判”代“评”,根本名不副实。他们为了钳制 舆论,剥夺言论自由,除了扣帽子、打棍子之外,竟至发展到制造各 类“黑名单”,暗中追查,待机而发,有时一个电话指示便完成了 “执行”过程,使相对方失去了申辩的权利。他们的做法荒诞粗暴, 全然不受法律约束。据知中央从未授予他们持有特权。他们甚至违背 中央使六届五中全会通过的文件精神,把励行法制,以法治国的国策 从根本上架空。人们会提出问题:宣传机构不保护媒体,不保障言论 自由,还有什么作用?

试看他们得胜称庆之后,人们得到的却只是舆论界尽失活气,新闻业 几近枯萎。人们听不到争鸣,看不见和谐。“主流意识”也不知流到 了何处。

然而,我们曾是高歌“不自由,毋宁死”追随革命进军建设的。诚 然,我们都届暮年,但自信锐气不减,于是愿效梁任公“不惜以今日 之我与昨日之我战”。回顾六、七○年的教训,透过历史风云,深知 一旦失去言论自由,当权者就只能听到一个声音,哪里会有心情舒 畅,政通人和?而今纵览天下局势,又感悟一条规律:在集权制度向 宪政制度转轨的历史关头,剥夺大众言论自由,不敢让人说话,一定 会给政治转轨、社会转型埋下祸根,不免引发群体对抗,导致动荡。 古往今来,执政者用暴力维持强权政治,得到了多少血的教训,我们 怎能失忆?

言论自由对于提高执政能力不可一日缺失。其底线恰恰在于保障而不 是给予,更不是赐予。而保障的基本要求应是:政权不得以国家的需 要加以限制,例如不能藉口“稳定”予以剥夺。经验证明:广开言路 有助于“稳定”,处置孙志刚事件的经验是最好的例证。自由的舆论 释放了冤抑,社会矛盾得以缓解,并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司法的缺 陷。汕尾事件的教训,更从反面证明了我们的论断!

言论自由的意义不在于保守固有文明,而在于能够导向不断的创新。 取消言论自由注定会妨害创造力的发挥,因而应当尽快立法,扩大公 民的自由权利,保护媒体的言论自由,促进国家的进步兴旺,推动社 会的健康发展。法国大革命产生的《人权和公民权宣言》,二战后出 台的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对此都有示范性条款,何不接轨仿 效?

概括以上申明,提出如下要求──

1、中宣部就《冰点》事件向中央提出书面报告,深刻检讨,汲取教训,撤销“阅评小组”。

2、全面恢复《冰点》周刊,不得“秋后算帐”。

3、尽快出台《新闻保护法》,废除一切恶性管制新闻的办法,保障新闻媒体的职业权利。

“愿殉自由死,终不甘为囚”:“自由昭临处,欣欣迎日华”。这是 先烈狱中高歌的《自由颂》。我们将踏着先烈血痕,竭尽薄力去捍卫 公民的自由权利;我们与《冰点》一同前行。

作为中共党内曾经的高级干部,江平、李谱、李锐、胡绩伟等13位老 先生在少年时就追随中国共产党,是因为当初他们看到的中共是厉行 民主的中共,建政至今,中共不仅没有促进和改善中国人民的自由与 民主,反而日趋退步,甚至是越来越反动,言论及新闻自由的空间越 来越小,几尽丧失殆尽!现实使他们窒息,让他们愤怒!他们没有向 其他大部分人,老了就萎缩了,就躲到角落里去了,而是继续坚持自 己的良知,敢于向黑暗发声!有鉴于此,我们就要向他们表示我们的 敬意!

我们都知道,中宣部一直以来实行严厉的新闻审查制度,所谓的“阅 评小组”就担负着此臭名远扬的新闻审查工作。新闻审查自产生以来 就为专制独裁的统治服务,以打击言论自由,扼杀新闻自由为己任。 自古希腊时代开始,这么一个罪恶的做法一直持续到现在,当今的世 界,大部分国家以实行了较为完善的民主制度,以欧美为代表的西方 社会建立了一整套保障言论及新闻自由的法律体系。惟独东方的中共 及其诸多附庸依然实行严厉的独裁专制制度,穷凶极恶的限制打击言 论及新闻自由,死不悔改。与文明、民主为敌,一条道走到黑,撞了 南墙也不回头!中宣部作为中共的一个宣传机构,长期以来,凌驾于 宪法之上,做了无数多打击扼杀新闻自由的丑恶行径。中宣部早已成 为国人嗤之以鼻的黑恶机构,一天不打倒中宣部,中国人民就无法享 有新闻自由!中共党国要想生存下去,有必要向中国国民党学习。同 为中国人,为什么在台湾的国民党能够力行宪政,实现政体的民主转 型,而大陆的中国共产党却不可以? [国民党并非自愿地“力行宪 政,实现政体的民主转型。它是在台湾民主运动的冲击之下不情不愿 地被迫采取”不作为“、不再迫害党外的民主不归路的。当中国民主 运动起飞之时,中共将被推翻,除非它也开始”不作为“,不再镇压 迫害民主运动者。──洪哲胜编按]不可否认,中共党内的大部分人 作为既得利益集团的一部分,大多丧失了基本的良知!变成了一群群 惟利是图之物!中国共产党可供选择的时间越来越少了,道路也越来 越窄了!一味的压制,只会导致更为激烈的反抗!对于中国人民,对 于中共,同样不利!除了会让中国人民承受更多的痛苦,也将把中国 共产党彻底的扫进历史的垃圾堆里去!共,同样不利!除了会让中国 人民承受更多的痛苦,也将把中国共产党彻底的扫进历史的垃圾堆里 去!

民主论坛 上载:[2006-02-15]

阅读次数:76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