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的“舆论导向”常常这样宣传:中国的经济发展都是因为共产党的政策好;如果没有三中全会、没有某某设计师,中国人民还生活在苦难之中。云云。

“皇恩浩荡”!御用文人跟着鼓噪。怀着各种动机的人也纷纷歌功颂德。

且不论改革开放前后,此“党”和彼“党”到底是否同一个党、设计师是否剽窃了他人的“版权”。这种“导向”似乎真的把中国人民创造的一切归功于那个党了。

平心而论,20多年来中国人的物质生活确实有所改善。是不是“设计师”教了工人如何做工、教了农民如何种地、抑或教了商人如何做生意、如何赚钱呢?非也。只不过是党和政府不再围追堵截、不再割“资本主义尾巴”、不再扼杀人民群众的创造性。同样的中国人为什么以前就不能创造物质财富、改善自己的生活呢?中国人民同样充满智慧、同样勤劳善良。我们都没有忘记,为了“红色江山永不变色”的共产党,曾经把人民群众的一切创造、积累财富的行为都消灭在萌芽状态。我们没有忘记,把持了政权的少数人出于山大王心态,害怕现代文明通过科技动摇了他们的独裁专制,把整个中国人民作为人质向国际社会示威和挑衅。诱人的“中华帝国”之梦,牺牲了几代人的幸福,付出了多少生命的代价。有许多国家在“腐朽没落”的资本主义制度下,从战争的废墟中爬起来,一跃而成为世界富国。我们却被“优越”的社会主义制度反覆折腾,至今仍是“发展中国家”。此等“皇恩”实在令人汗颜。

中国人今天的经济相对自由是谁恩赐的吗?别忘了安徽凤阳小岗村那个月黑风高之夜,冒着生命危险,公然违反共产党的《宪法》,在那张纸片上按下的血色手印。文化大革命的犯罪是共产党自己终止的吗?别忘了在几千万共产党员噤若寒蝉之时,1976年4月天安门广场爱国青年以及贯穿整个“文革”期间,所有“反革命份子”的反抗和付出的鲜血代价。

翻开历史,常常能看到这样的记载:国泰民安,五榖丰登,天子与民同乐;流年不顺,民不聊生,天子下一道“罪己诏”安抚民心。封建王朝的统治者尚能如此,唯有我们当今的统治者怎么做都是英明的。

有一位学者十分贴切地把三中全会以来的政策比喻成“为人民松了绑”。仅仅“松了绑”就要人民感恩戴德吗?是谁几十年来把人民绑得紧紧、让他们动弹不得的?当局是前任的“合法”继承者,至今还把前任的衣钵“四个”坚持着,难道就对前任的欠债不负一点责任吗?

中国人被人愚弄久了,但还不至于如此麻木吧!就算是停止了急风暴雨的运动,放弃了大规模的瞎指挥,老百姓到底有何恩可感?!老百姓按照自然规律生产,根据市场规律致富,当局用老百姓的税金去养活军队和警察,镇压异己、巩固政权,更养了一大批贪官污吏,到底该谁感谁的恩?!也许有人会说:“你致富是因为我允许,否则……”(这几乎是所有贪官索贿的理由)。依了这样的逻辑,我们真应该感谢窃贼的不偷之恩,因为他原本可以将我们的财富偷完的;我们更应该感谢强盗的不杀之恩,因为我们能活着,全靠了他没有取走我们的小命。

这样的逻辑荒唐吗?不荒唐。至少在我们这个社会是如此。因为我们的统治者说,让你活着就说明中国的人权状况很好,还不感恩吗?

前几天,我就遇到这样的事:杭州西湖边一公园经常有人在那里散步聊天;有些退休和失业下岗的市民对目前中国社会现实中的黑暗腐败表达一些意见。公安部门多次威胁、骚扰,意欲去之而后快,但是一直无计可施。那天,有个政保科的头头实在忍不住了,就说:“(他们)拿了共产党的钞票,还要骂共产党。”从这个人的观点看,这些人简直就是忘恩负义,不知道感谢浩荡“皇恩”。朋友来金彪在旁边听到后,马上反问:“共产党从娘胎里带了多少钞票来?这些人拿的钞票是多年为共产党服务的微少报酬。当初共产党付给他们低工资,承诺为他们创造幸福,包下了他们的一生。今天,说过的话不算数了,把他们一脚踢开,却养肥了共产党的许多官儿们。他们怎么没有怨言呢?”

中国老百姓一直被各式各样的统治者划分出良民和刁民,全依统治者自身的利益决定。谁感受不到皇恩浩荡,凡事要问一个为什么,企图享受一下自己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一定是“刁民”了!可惜的是,当代中国此类“刁民”正越来越多。

(1999.3.30)

《民主论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