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啊,母亲身上的血

是噩梦惊醒了母亲
还是母亲摇醒了午夜

呐喊,飘自遥远的古城
激越如风,凄厉似雨

儿子呼唤着自由
母亲呼唤着儿子

血啊,母亲身上的血

倦极的母亲,疏于防范
那骤然而至的弹雨枪林

又是一个黎明前的黑夜
坦克撞碎了寂静
枪声撕裂了天幕

儿子,粉身于老迈的铁蹄
母亲,匍匐于狰狞的履齿

血啊,母亲身上的血

母亲,年近五千岁的母亲
依然为夜色淌血

非为生命分娩
而为青春祭奠

母亲,血雨中低泣的母亲
可曾见,夜空中
儿子飞翔的灵魂

自由写在天上
自由不在人间

血啊,母亲身上的血

画面:六月四日

血从画面上滑落
画面呈现
宇宙最初的混沌

月光遗弃的大地
翻着黯红的海洋

无声的画面

此时此刻, 我不在
堕泪的天安门
此时此刻,我不在
浴血的长安街

杀戮,在脑海中肆虐

老朽与大兵
横阻着新世纪的大门
沉重的装甲
碾碎我一夜幽梦

梦里,我依稀见证
民主女神含笑的忧郁

画面顷刻失声
交付给最后的动感
奋张的口形,凝固成史

《陈破空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