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诺11

我梦见我的头脑空旷荒芜游荡一匹马,
我此时的倦怠安于马背上。

我梦见我的孩子牵动一根帆索,温柔母亲
在他身边掬捧月光中的海水,嘴里轻声赞美……

我梦见乡村怀抱秋日在山腰驻足,
寂静山路上陷落马蹄印。而且,

我家乡古老河流环绕一片丰饶地土,
我祖辈枕囊中塞满身后吃不尽的食粮。

我梦见左脑失忆后整个夜空还剩下没有白天的
右脑,我崩溃的颅骨中世界神经也在收缩。

我梦见一根针戳进老人指头,
仿佛时间顺着流水穿透母亲的心。

我感觉天下心都在流血,天下风时常飘有血腥,
我却无法用语言坦露自己的内心。

2

我看见神的孩子也是那么孤独,上帝指着天边
把这孤独肢体钉在血田隆起的十字架上。

我看见穷人骑着骆驼穿过死亡针眼,
仇恶开动坦克游乐场驰行。

我不知父亲那年五月怎样跌进了渊薮,
我的命运一开始就被刻写进前辈掌心。

我与午夜幽灵俯身死荫谷默诵世传咒语,
欢乐人群围绕篝火旁大放悲歌。

我听见乌鹊私语发自世外云霄,
圣母温柔好比一声叹息。

我想扯住飞驰光阴的尾巴
回到婴儿时代,紫禁城下喷射出火焰。

这时,布拉格沸腾起来,莫斯科涌动岩浆,
这时,天塌下来,月亮眼中溢出大海。

3

母亲,我梦见自己的牙齿一颗颗脱落,
为什么我的幸福的脸上露出空洞微笑?

如果灭没之地得见救恩,在通往救恩的途中,
我会被哪一道闪电击中,被谁抚爱写下恨悔诗篇?

当虚幻胀破头脑,迷茫布满脸庞,
我是否又一次魂返故乡,找回我那恶梦的童年?

我是否因循祖脉,当我抓紧古老藤蔓的鬓发
攀缘你额上天梯,我是否又一次看见人类的衰容?

而我头枕月色升上虚空,我拖动一身病骨行于天路,
在天路之尽,我是否回头张望,我望见了什么?

母亲,那被大海围困的孤岛上隆起谁的遗骨谁的坟?
谁的星光云缕织成我的皮肤,谁的痛苦哀伤盈满我的眼眶?

母亲,我已梦见了天堂,它在午夜幽暗的内心闪光;
我也梦见了故土,它在孩子宁静的瞳孔中扩散。。。

1991

来源:作者提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