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披阅西厢供奉牡丹——酒群【牡丹亭/西厢记曲文唱诵会】隔世犹梦后

Share on Google+

西厢这说不尽的阴阳两界还魂曲,唱不完的溶溶西厢风月梦,风轻水弯月迷,美人儿姣好,有道是花枝微颤人心跳,姹紫嫣红不夜天,宽衣踏歌行。

这西厢长亭十里送别,这一款朗朗碧云天这一片凄凄黄花地,这一抹幽蓝道是无情却有情,唱出的是幽幽千里丝丝情愫,埋在心底的永远是那“娇娇滴滴的媚”,风残月稀时花谢人归处,有一行清泪藏梦里。

这名唤妖女的Lucy Tam小姐那曾经的淡淡幽香让我想到民国老上海那一款秋水伊人夕阳残照里,唱的是烟花女子传递的是软玉温香,歌声到处诵音微触这挡不住的风月情浓这躲不开的深度抚摸之触,竟不知是谁“清减了小腰围”。

游园惊梦这南洋侨女五月之Maycy说国语比吃奶累讲粤语比牡丹媚抛英文恰到眉心, 说到时款款点点笑声处捧腹开怀,这“两意徘徊”幽梦里,这“车儿投东,马儿向西”两下里,这一晚五月若有眠,酒爷爷盗她梦。

这隔世红颜万叶子唱红娘身为下贱却风流灵巧,唱黛玉不见染层难下手,吟送别一推半就整的个不知谁死哪个能活,又是谁把谁磨破,这样的女人谁敢说不是“最难调护,最要扶持”。

这雪中梅小试风物惊四座,这颦眉楚楚小乌依依旦花情,这老雷主字正腔圆粤音后,这宫哥唱怀丽娘怀春烟雨中,这哥们反串西厢琴心小姐闺阁里。

这老酒葫芦披阅西厢供奉牡丹初,如何临皓魄,但见月下的美人儿,隔世犹梦后。

2017-08-20

美兰湖初午后

阅读次数:1,64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