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刻影响国际关系的乌克兰危机

乌克兰危机自今年二月因群众抗议引发政权更迭以来,已历时数月。不仅有传统的乌克兰东部和西部因历史上与俄国的关系不同而衍生的内部纷争,更有俄国出于战略考量,利用这种纷争不断插手乌内部事务而造成的后果。

鉴于这种外部因素的主导作用,乌克兰危机从始至今就一直是一场国际危机,而其严重的程度,用法国罗朗德总统话讲:正在“将冷战后形成的国际集体安全原则全部推翻”。由于这是一场发生在欧洲核心地带的冲突,无论从地缘政治还是国际关系角度讲,欧洲乃至整个西方与俄国这样一个举足轻重的大国之间的矛盾和冲突迅速升级且有直接发生武装冲突的危险.因此,在未来的数月,乌克兰危机的演变及其结果不仅关系乌克兰自身的命运,也会深刻地影响俄国和欧洲双方的关系、各自内部的演变甚至是全球政治的未来。

乌克兰危机起因为前总统亚努科维奇在普京的引诱和压力下于去年底拒绝了乌克兰与欧洲的联系国协定,让饱受经济衰退和贪腐之苦的乌克兰人最后一线希望落空。在绝大多数乌克兰人看来,强化与欧盟的联系是一种文明方向的选择,是改善生活、进一步脱离俄国影响的唯一之路,是民族的希望。因失望演变成数月的抗争,最终导致亲俄总统下台,政权更迭,新总统选出,与欧盟签署经贸协议,乌克兰进一步向西欧靠拢.而这一切是普京绝对不能容忍的。普京先是利用混乱的局面,鼓动支持克里米亚的独立进而将其吞并。随后继续维持对乌克兰东部分离力量的支持。在普京的政治算盘里,持续保持压力,造成乌克兰的长期不稳和动荡,便可使乌克兰新任总统波罗申科领导下的政府无法有效地改善经济状况和组织与欧盟进一步整合的进程。

普京利用民族主义欲建新俄国

对普京来讲,乌克兰问题也是其国内政治的一个重要支柱。自最初上台起,民族主义便是其一杆政治上招摇的旗子;而随其二度当选,更是将重建一个横跨欧亚的强盛的俄帝国、恢复苏联时代的荣光作为主要的政治纲领.乌克兰地处欧亚大陆心脏地带,地缘政治上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意义.因此,强化对乌克兰的控制,至少不让乌克兰倒向西欧,就成为其战略考量上一个极其重要的目标。八月二十九日普京就乌克兰问题发表相关谈话时,第二次使用了Novorossia(新俄国)这个当年沙俄时代吞并黑海北部领土时所使用的术语,也从一侧面表明了其意图.

此外,保持对乌克兰的控制,对普京来讲也有其内部凝聚民意的功效,维系自己作为一个提升俄国世界大国地位的领袖形象,是关系到其当下和今后在国内能否得到基本的政治支持,政治能否顺利运作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条件。近些年,普京治下的政府,利用民族主义情绪压抑平衡这些年因经济增长不利、贪污、寡头政治、人权得不到尊重、司法不公等来自各方的批评.对内压制批评,控制舆论,打压公民社会,连几个女孩子唱几句讽刺歌曲都要受到判刑监禁;对外全力支持叙利亚阿萨德政权,直到此次乌克兰危机上扮演的角色,俄罗斯彻底偏离其二十多年民主转型的轨迹,开始回归一种带有传统色彩的以东政教为精神支撑的准威权体制。一个越来越相信自己在恢复昔日俄帝国的风光上具有神圣使命的普京,也常让人联想起以往时代的某些威权人物。民族主义的氛围高涨很大程度上与普京这些年的政策有关,但反过来,高涨的民族主义情绪也绑架、约束了普京,让他像所有玩弄这种政策的政治人物常常要面临的悖论一样,他也必须不断地满足和刺激这种民族主义要求,这成为其政策最重要的特徵之一。

乌克兰人感到被背叛的极大愤怒

历史上,乌克兰人受到来自俄国的很多不公正甚至是悲惨的对待,特别是苏联斯大林时期。加之前亲俄总统专横跋扈,贪污腐败,任人唯亲,国民经济长期不振,俄国现今无论是从政治还是经济文化上都不对乌克兰人具有任何吸引力。俄国手中最重要的政治底牌就是对乌的天然气输送以及其军事威胁.过去这些年,俄国也曾多次使用,但事实上却只是更深地伤害了大多数乌克兰人对俄的情感。而克里米亚问题上俄国无赖地背信弃义,将乌克兰无选择地推向西方。──须知,九十年代前期,在讨论苏联解体时,俄国是以保证乌克兰的领土完整换取乌克兰彻底放弃当时所具有的核武。而今天,俄国却携其武力肆无忌惮地干涉乌内部事务,鼓动乌的内部分裂,甚至直接出兵参战。这不能不让乌克兰人感到被背叛并因此产生极大的愤怒。

不过,尽管乌克兰人对欧洲和整个西方一往情深,但深陷经济危机中的欧洲却在乌克兰问题上显示出某种犹豫。在民主的价值和希望乌克兰与自己保持密切的关系上,欧洲显然是乐见乌克兰向欧洲靠拢,事实上这个进程在乌克兰有很强的民意基础,即使上届亚努科维奇任内,也没有中断。但欧盟又明显不愿过强地刺激俄国,希望与俄国保持即使不是良好也能是正常的互动关系.这不仅有地缘政治的因素,也有重要的经济原因。其中,俄国对欧洲尤其是对德国的天然气输送、对法国的军火购买等尤其重要。这方面,欧洲显然与态度更加强硬的美国有很多的不同。此外,欧洲内部对俄立场上的分歧,也严重地影响到欧洲採取一个有力的反制措施来压制俄国在乌克兰问题上的干预.

欧盟、北约的反应和制裁措施

但欧洲领导人也清醒地认识到,如果任普京这样肆无忌惮地干涉乌克兰事务,公然以武力瓜分乌克兰领土,将会极大地危及整个欧洲的和平与稳定。一战乃至二战爆发的历史在不断提醒欧洲领导人,姑息软弱和不慎重都可能是导致战争不可避免的原因。因此,採取措施迫使普京收敛是必要的。但对一个具有核武和强大的常备武力的俄国来讲,如何不让这种措施导致西方和俄国的直接武装冲突,这其中的尺度的拿捏困扰着西方外交界。经济制裁从对普京周边的人士开始实施。这类制裁随俄国在乌克兰事务上进一步的卷入而陆续出台,至今并没有收到人们预期的结果。但从中长期来讲,这类措施必将对需要西方市场、资金和技术的俄国经济造成重大压力。事实上,二○一四年仅上半年就有七百六十亿美元资金外逃,而二○一三年整年是六百三十亿;半年来外来投资减少了百分之五十;经济面临负增长.而随着马航M17飞机被叛军用俄国提供的导弹击落,俄国更加孤立。与俄国有紧密经贸关系又在欧洲事务上举足轻重的德国,在不断加深的危机中,也最终走向前台;而新任欧洲议会主席来自传统上对俄不信任的波兰;新任欧盟外交事务官员的意大利女政治家则上任伊始就公开谴责俄国,这一切都标志欧盟对俄的态度将发生根本的变化。也因此,据德国相关情报部门的分析和报道,普京周围的人士已经在乌克兰问题上出现分歧。

但鉴于上述我们提及的普京的基本政策走向,普京又绝不可能在乌克兰问题上轻易放手。因此我们可以看到,乌克兰政府军开始在针对东部分离势力的军事行动取得阶段性成果的关键时刻,俄国再次出手,直接派兵干预,扭转战局。普京且直接公开宣示支持乌克兰东部分离地区成立一个独立国家。这一系列举动,等于是公然宣战,将欧洲乃至整个西方逼到墙角,不得不採取新的一系列更严厉的能够打击到俄银行、石油等经济命脉的经济制裁措施。法国四月突然宣佈暂时中止向俄交付已经建好的第一艘轻型航母。四日五日在英国召开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首脑会议,将乌克兰危机作为最重要的议题之一,乌克兰总统受邀在峰会前与西方首脑商谈。峰会并就此作出组织四十八小时内能应对乌克兰危机的快速反应部队。

鉴于这种局面,善于观察风向的普京发佈新的停火建议,并指示乌反叛力量接受停火协议.但鉴于以往的经验,没有多少人相信普京真正会接受这样一个协议的前提:乌克兰政府收回对东部分离主义分子管辖区的管辖权。不过如普京任由局势发展到其不能掌控,或与西方直接军事冲突,显然也不符其利益。因此,在可见的将来,乌克兰的危机还可能以这种或那种方式继续,直到因一些因素的累积最终得到解决.但不管乌克兰危机最终解决的方式如何,世界的历史是注定要分成乌克兰危机前和后的两个不同时期了。俄国重建与西方的关系,或许要等到后普京时代,新一代的领导人上台才有可能。

文章来源:《动向》杂志2014年9月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