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我因为失业几个月,闲极无聊,把一份报纸从头到尾看了一遍。

一个小广告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国际知名风水大家王大师免费提供咨询服务。”

我一向对风水、算命、占卜一类的事儿似信非信。偶尔我还替别人看手相逗乐。反正在家憋得难受,又甭花钱,何乐而不为呢?

王师母接的电话。“你有什么急难吗?王大师非常忙。不是急难,得过几个星期才能见面。”

“没,没有。”我结结巴巴地说。 没想到王大师是先管“临时抱佛脚”的人。

“我一直找不到工作。”我补充道。

“你住的房子有多大?”

她这一问,倒让我来劲儿了。“我的大房子有三千多平方尺。坐北朝南。两层楼。五个卧室。”我洋洋得意地还要说下去,却被她打断了。

“住了几个人?”

“我和俩孩子。儿子十四,女儿十一。 我离婚了。”

“离婚是在买房子以前,还是以后?”她问。

“在买房子以前。”我答。

“离婚不是这个房子引起的。”她颇有把握地说。

“不过,你的房子非常有问题。房子太大,人太少。女人是房主,阴盛阳衰。妖魔鬼怪,乘虚而入。”

我吓得抓紧了电话筒。

“我的儿子已经五尺十寸高,像个大人了。”

“他的阳气还不足。”她权威性地下了结论。

“我楼下的一间卧室租给了一个男大学生。”我急于找补救的可能。

“那就好得多了。”她说。

“嘿,一年前买它的时候,因为原来的女房主车祸去世,银行拍卖,我杀了十几万的价,才成交。否则我一个人,哪买得起这么大的房子呢。没想到太大差点成了问题。”我笑着喘了一口大气。

“什么?原来的女房主死了?这肯定是个凶宅。”她几乎叫了起来。

“她没死在家里。”我混身不由自主地抖了起来。

“你怎能这么糊涂?如果是吉宅,她会死吗?”

“可是,可是。”我无望地想找点什么说。

“这样罢,我让你尽快见到王大师。明天下午二点怎么样?”

“太谢谢您了。王师母,我是不是得带个红包,多少钱?”我终于回过神来。

“面谈免费。现场随缘。”

我差不多一夜没合眼,胆颤心惊地等着 妖魔鬼怪的出现。

第二天下午我准时到了王大师家。

可巧,他们住在我们十几年前住过的一条街后面。那个住宅区里都是四十到五十年的小房子。加上学区不好,那儿的房价大约是我住的这个区的一半。

他们家前院的草坪至少有一个月没剪过。门口的小树丛也长久失修,把走道遮住了半边儿。草坪上的自动喷水器倒是管用,喷了我半身水。

王师母带我到餐厅坐下。“我把你的凶宅的情况给王大师介绍了。他让我和你先谈谈。”

未能面见大师,我很失望。既来之,则安之。

“王大师说,你的宅子非常凶。不过,让他给现场驱邪,或许可以让你不必搬迁。”她缓缓地说。

“我不要搬家。”我脱口而出。

“王师母,”我从手提包里拿出一张在家门口照的相。“您看,这房子多神气。门口还有一个大公园,可以看见远处的山。”

“门前有水吗?有游泳池吗?”她问。

“没有。一般人家的游泳池都是建造在后院里。我后面的邻居家就有个游泳池。”我还不甘心。

“吉宅应当是依山傍水。你的凶宅正好相反,山在前,水在后。”她无奈地摊开双手。

“我不可能让邻居把游泳池给填了啊。王师母,真得卖房子吗?”我快哭出来了。

“你先别着急。大师有各种秘制上乘风水镇物,还有四两拨千斤的真功绝技,定能帮你破解消灾除煞。你还想问别的事吗?好比事业,爱情。”她不紧不慢地说。

我正吓得七魂出窍,就顺口答道,“事业,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工作?”

“工作总是会找到的。只是时间的长短而已。现在的大气候不好。只要你不非拿到最理想的工作不可,比你原来的工资低,或者是别的行业的工作,还是可以找到的。”

“您说得对。爱情方面呢?”

“善缘难求,恶缘易结。”她既没看手相,又没摸纸牌,不加思索地说。

“您怎么看出来的?”我服了。

“从你的面相上。你心地善良,很容易上别人的当。”

“是。可我不能交男朋友吗?”离婚两年多,我还没男朋友。

“交是可以的。只是要特别小心,不要被坏人骗了。”

接下去,她给我讲王大师的各种传奇实例。从他预言911事件,股市大跌,到他如何让哑巴开口,肿瘤消失,生意兴隆,官司胜诉。我反正也没什么可问的了,就坐着,听她讲得天花乱坠。

“王师母,现场看风水得多长时间?”等她终于停下来我问道。

“一到两个小时。”

“我需要准备多少钱的红包?”

“六百美金。”这次,她倒挺痛快。

“啊,我现在没工作。六百美金是我半个月的失业救济金。我考虑考虑再打电话给您。”我赶紧起身告辞,注意到他们家没什么像样儿的家俱。走到门口,我突发奇想。

“王师母,请问您家后面有山吗?”我心里明知道附近不要说山,连个坡都没有。

她楞了一下,但是很快就回过神来。

“山么,只是一个概念。没有的时候,就以树代山。不过树的方位在哪里,决定它能否代山。”

我正想问,“那么您们家前面有水吗?”却感到了黏在腿上的湿裤子。可想而知她的回答将是什么,也就没做声。

回家的路上,我想他们这种工作倒是不错。一、两个小时就拿六百,而且是现金交易,不必报税。只凭三寸不烂之舌,不需冒存货,投资,市场等各种风险。

灵机一动,为何我不去挂个牌子呢?我巫一毛可能命定是干这行的。试想,把王大师的王字中间那一横切开,往两头翘翘,再加两点就变成“巫”了。把我的一字加到他的大字上面,就变成“天”了。我巫天师岂不比他王大师更有蛊惑力?

我大可自吹,巫氏祖传巫术,魔法。八百年来传男不传女。到了共产党时代,才打破封建迷信观念,传里不传外地传给我这个巫家唯一的闺女。

想到马上就有的工作和源源不绝的、鼓鼓的红包,我兴奋得手舞足蹈,差点撞到前面的一辆车上。

一个急煞车,倒让我清醒过来。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如果干这个行当,即便住在吉宅里,恐怕我也睡不好觉。得了,还是老老实实地找工作吧。

呜呼哀哉,巫天师尚未造福于世,便匆匆升天去也。

-----------------------------------

·巫一毛· 原载 2003年7月5日 《华夏文摘》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