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鄙将笼罩我们多少年?

说起国内干部的贪污腐败,社会风气的颓丧沉沦,每个从国内出来的人都无不摇头叹息。有人把原因归结为国内的市场经济造成的利益驱动。可是看一看长期实行市场经济的德国,贪污腐败和坑瞒拐骗决不是没有,但是远比国内的奢靡要轻微得多,风气要正常得多。德国普通百姓之间言诺诚信,买卖公平,咸少担心假货、假钞、假文凭,甚至令国人觉得“傻”得可爱。

社会风气的沦丧,首先是道德的沉沦,是信仰、信心和信任的危机,有人说与法治有关,诚然如此。但是法律毕竟是暴力强制手段,道德不能约束,才用法律。而且说到底法律也有一个诚信的问题,有法不依就是法律没有威信。

人言为信。中国人的“信”到哪里去了?卑鄙笼罩下的人民容易失去诚信。都说五十年代的人民纯朴,诚实,因为过去也有贪官和腐败,新的政权建立了,而且标榜的是“为人民服务”,人民当然愿意以诚相见。可是不久就开始了政治运动。共产党的确没有像国民党军队那样抓壮丁、抢钱粮,可是政策变换,运动频仍给人民带来的是更加深重的忧患。

没有进城的时候,解放军布告说只要不持枪抵抗,对旧有人员一律留用,还说有饭大家吃。可是进城之后,立刻进行镇反运动。杀害的不仅仅是反抗的国民党人员,事实上大批和平迎接共产党接收的国民党人员,甚至起义投诚的人士都被镇压或逮捕判刑。而且事实证明,不是疏忽和差错,而是所有的这类人员明确定名为历史反革命。

三反五反,说好是重证据,讲事实,可是“打老虎运动”硬逼资方人员承认贪污偷税,逼到上海大批资方人员跳楼自杀,陈毅市长戏称为空降部队,重庆着名工商界进步人士卢作孚自杀身亡。

讨论共同纲领的时候,说好是和平民主新阶段,继续允许资本主义工商业发展。可是刚刚恢复战争创伤,1954年就开始资本主义工商业改造,将民族资产阶级的财产夺取到手,大批资方优秀管理人员沦为无职无权、政治上受歧视的二等职工。1954年制定宪法,规定“通信自由不受侵犯”墨迹未干;1955年人民日报将胡风的私人信件公之于众,并以此作为反革命集团案的罪证,判刑定谳。

1956年发表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讲话。其中的关键语句是号召知识分子向党提意见。“言者无罪”,“马克思主义是不怕批评的”。可是1957年所有向党诚挚批评和发过议论的人士全部打成右派,当时中国仅有知识分子不及三百万人,被打击的人数几乎三分之一。对中国科学技术和文化教育事业不啻是致命的一击。经过近二十年的研究和查证,毛泽东的内部讲话早已让党内高层准备收网,打击右派。毛泽东将这个诡计称之为“阳谋”。堪称是人类政治历史上最阴险的阴谋。

明明是毛泽东号召跑步进入共产主义。于是发生了大跃进的疯狂运动,拆铁门、砸铁锅大炼钢铁,砍树毁林兴修水库,结果折腾出三年严重的饥荒,饿死三四千万无辜的人民。可是,却指责部分干部“刮共产风”。在七千人大会上他提倡既要服从组织纪律又要保证个心情舒畅,转过脸却把敢于说真话的彭德怀打成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

东方红唱道“毛主席爱人民,他是人民大救星”。可是刘少奇的儿子,武警总队第一政委刘允斌的回忆文章说,1961年毛泽东在池中游泳,对全国饿死大批人民仍然无动于衷,刘少奇只好说,将来你我的名字是要上史书的。毛才感到了一点严重性,同意了调整的八字方针。

分明是毛泽东提倡海瑞精神,嘱咐吴晗写海瑞戏,结果又拿吴晗开刀,逼他夫妇自尽,为文革祭旗。可怜半生追求革命、崇拜领袖的明史专家被领袖玩弄致死。

林彪是钦定的接班人,一贯忠于毛泽东思想,可是林彪机毁人亡后,又说林彪说过,不说假话成不了大事,而且长期一贯是伪君子。

十六条规定,运动的重点是整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可是冲击的目标几乎涉及所有干部和知识分子的家庭。

宣传说知识青年下乡是所有知识青年的革命道路,可是军队干部子女都可以参军,大批高干子女都或迟或早脱离农村回城、上大学。党提倡的是“反对不正之风”,实际上干部享受特权。甚至中央文件也出现“走后门进来的也有好人”(毛泽东的)这类无原则的混帐话。

改革开放后,分明已背离毛泽东的所有政治经济路线,但是仍然维持毛泽东的正统地位,将愤怒毁损毛像的青年抗议者判处无期徒刑。

明确宣布说不再搞政治运动,却一再进行反精神污染运动和所谓人道主义讨论,进而开除刘宾雁、方励之、王若望等人的党籍。

1989年邓颍超、李先念等人代表中央说决不会秋后算帐,可是六四用机枪和坦克向手无寸铁的学生开火,接着是全国性的逮捕和审查。

公然在联合国签署了政治权利和人权公约之后,并承认无罪推定原则,又在国内逮捕青年学者杨子立等人,用酷刑对待法轮功信众。

中国当局五十多年来违背国际信息公约,从未间断对海外的无线电广播进行长期干扰,噪音骚扰、同频率混扰,剪切商品收音机短波零件,逮捕收听短波的人民并判处长期劳改,真可谓无所不用其极。到头来它却指责法轮功人员干扰国内电视传输。

党的决议反对个人崇拜,可是又出现了大量歌颂江泽民的文章、画面、游行活动。

这些出尔反尔,阴险恶浊的历史旧案给人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个印象归纳起来就是卑鄙和无耻。人民长期生活在卑鄙的环境中,对于切身所遭遇的现实,不会没有感受和质疑。官方冠冕堂皇的宣传只会令人产生嘲讽。诗人说: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真诚是真诚者的墓志铭。正是我们社会现实的写照。

有人说,先生未免太迂阔了吧。政治舞台从来就是丑恶的。不。是血腥的专制玷污了理想的旗帜。人类战胜了大规模饥荒和长期的争战杀伐,殖民奴役,已经进入到讨论人权的时代,未必就找不到通往清明政治的道路。退一步说,就算接受“政治普遍肮脏”的判断,西方的民主政治也比中国的专制政治干净、人道得多。以德国政坛为例,科尔的丑闻只是为党竞选收受贿赂,并无中饱私囊,国家统一没有带来立刻的繁荣,统一欧元利弊互见;施律德许诺减少失业没有实现,他们的承诺没有兑现,但是远远没有造成千百万人民的饥荒和死亡,没有造成如此明目张胆无法无天的冤狱,没有如此肆无忌惮地侮辱残害著名的知识界人士。德国两大党官员的贪污腐败在绝对数值上和与人民平均收入的对比上都不如中共贪官的情况那么骇人听闻。

总之,今天中国社会表现的卑鄙正是中国领导阶层,包括毛泽东、林彪、邓小平、江泽民卑鄙无耻表现的逻辑结果。卑鄙的一党专制不结束,党的卑鄙历史不清算,社会的正气就不能抬头。批判毛泽东思想的浪潮必将到来。

《彭小明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