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刑警组织大会

国际刑警组织大会(网络图片)

为期四天的国际刑警组织第八十六届全体大会二十六日在北京开幕。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主持开幕并发表主旨演讲。

据中国国家通讯社新华社报道,习近平的演讲主题为《坚持合作创新法治共赢,携手开展全球安全治理》。习近平强调,实现本国发展及安全稳定是对世界的贡献,让民众享有安全稳定的生活环境是中国治国理政的重要目标。中国官方推进“平安中国、法治中国”建设,全面加强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推进社会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中国社会安定有序,人民安居乐业,愈来愈多人认为中国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国家之一。习近平承诺,中国将在未来五年对国际刑警组织实施“三大支持”,包括加大全球支持力度、加大支持建设力度、提升其全球影响力和领导力,包括建立殉职警察抚恤基金等具体做法,中国也以此积极参与全球安全治理。目前,中国每年向该组织投下六千万欧元援助,为该组织获得的最大一笔资金。

习近平的此番主题讲话透露了三个耐人寻味的信息,不可轻轻放过。

中国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国家吗?

首先,中共通过“全面加强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已经牢固地控制了中国社会的各个方面、各个角落,其滴水不漏的“维稳政策”将中国变成了现实版的“一九八四”。如果乔治·奥威尔来到今天的中国访问,一定会叹息自己当年的想像力是何其不足——即便是小说中虚构的那个由“老大哥”统治的“大洋国”,其特务人数也不会超过军人,其安全支出也不会超过军费;而在当下的中国,负责对内镇压的特务和警察比负责国防事务的军人更多,其维稳开支也超过了军费。由此,习近平才能洋洋得意地炫燿“中国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国家之一”。

为了证明习近平“此言不虚”,在中国央视的一档节目中,制片人特意找来一名在苏州居住的、名叫约翰的美国人接受访问(有趣的是,受访者的国籍必须是美国人,中国的月亮比美国圆才最有说服力)。约翰在电视上说,在中国非常安全,“我已告诉父母,我不回去(美国)了”。(但他真的会放弃美国国籍、加入中国国籍吗?)

然而,在中国这个所谓“世界上最安全的国家”,一旦遇到奥运会、世博会、首脑峰会等大型活动,超市里的菜刀、水果刀统统必须下架,当局害怕再次出现杨佳式的、为报私仇而手刃警察的“侠客”。而中共自己开一个党代会,亦搞得风声鹤唳、如临大敌,不仅将若干少数民族当作潜在的敌人,不淮他们自由迁徒、入京住店;而且强迫各类异议人士出京“被旅游”,虽然他们都是手无寸铁、书生议政而已,但中共生怕他们接受外媒的访问,说出那些“逆耳之言”,破坏了“和谐社会”之“一团和气”。

在高科技和“大数据”的帮助下,中共政权实现了连纳粹和苏俄都不曾做到的对全民的全面监控。阿里巴巴、腾讯、华为等巨无霸式的超级公司,在更庞大的党国面前如同蝼蚁一般卑微,必须以服从并服务党国来换取对中国市场的垄断式占有。中国民众的身份证、手机、微信和淘宝账号,全部都在“老大哥”的掌控之中。央视在第二频道推出一个五集的《辉煌中国》特辑,以“共享小康”为题的第五集,不打自招承认中国有一个两千万个摄像头的“中国天眼”大数据工程,美其名为“守护百姓的眼睛”,但实际功能却监视着人民日常生活的一举一动。该节目披露说,苏州一个民警的手机里面,下载了全城每一个住宅单位的数据模型,甚至可以测到单位里面的水电流是否正常,显示民众的隐私权遭到政府的肆意侵犯。无疑,比民众的安全更加重要的,是统治者和特权阶层的安全。所以,与其说“中国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国家”,不如说习近平才是“世界上最安全的独裁者”。

中国将国际刑警组织变成“家丁”

其次,习近平向国际刑警组织表态说,给钱、给人、给各种资源,好一副慷慨大方的施主的派头。但是,“拿人手软、吃人嘴短”,天下没有白白的午餐,得到好处是要付出代价的,中共开出的条件是:该组织要大步走向“中国化”。国际刑警组织是除联合国以外世界上规模第二大的国际组织,有一百九十个成员。其主要的工作是加强国际间合作调查恐怖活动、各类大型的跨国犯罪案件,并没有执法权力。那么,中国为什么将这个组织作为蚕食鲸吞的重要目标呢?

中共警察若在境外执法,则侵犯他国主权,引发国际谴责。如香港铜锣湾书店系列绑架案,不仅发生在香港,更发生在泰国等处,使得中国的国际形象一落千丈。那么,如果让国际刑警组织成为如臂使指的傀儡机构,中国岂不轻松获得了梦寐以求的“治外法权”?这就是以最小的投资获得的最大的收益的最佳买卖。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日,在印度尼西亚巴厘岛召开的国际刑警组织全体大会上,高票选举中国公安部副部长孟宏伟为新一任主席。所谓的“高票当选”背后,中共天女散花般花钱“买票”,乃是众所周知却无人追究的事实。孟宏伟执掌国际刑警组织的消息立即引起众多国际人权团体的强烈反弹和谴责。“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理查森指出:“由中国公安部这个臭名昭著的侵害人权机构的副部长来当主席,国际刑警组织的声誉陷于危机。”人权观察在公开声明强调说:“国际刑警组织应该解释,在孟宏伟的领导下,国际刑警组织如何避免滥用‘红色通知’系统;为何至今没有解决这一系统凸显的问题;以及该组织如何确保被遣返回中国的人不受虐待或酷刑。”然而,国际刑警组织对此置若罔闻。

德国“支持受迫害族群协会”也在其网页上发表声明,警告国际刑警组织不要成为中国国家安全部的“随从组织”。该协会的亚洲事务部负责人德利乌斯评论说,无法理解国际刑警组织选举中国公安部副部长为主席。“人们都知道,中国不是法治国家,在一党制的国家制度中没有独立的司法。为此,孟宏伟也不会是以法律为第一考虑,他首先考虑的是中国共产党的利益。”德利乌斯指出,中国政府会变本加厉地利用国际刑警组织扩大打击及限制那些政府批评者,甚至利用这个组织来为中共的党内斗争服务、打击政治对手。他举例说,流亡在德国的维吾尔族维权人士多里坤是世界维吾尔人代表大会的负责人,中国政府将其列入国际刑警组织的“红色通缉”名单,这使得他在二零零九年到南韩时在机场被扣押,二零一六年又被印度拒发旅游签证。这是典型的中国政府利用国际刑警组织封锁、限制人权人士的活动和声音的例子。中共对待藏族以及其它异议人士也频频采取此类手段。从某种意义上说,孟宏伟的当选和习近平的讲话,大大加速了国际刑警组织沦为中共政权的“家丁”的进程。

中国介入全球治理,颠覆普世价值

第三,习近平演讲题目的后半句,不加掩饰地表明中国要进入“全球安全治理”领域。邓小平当年“不出头、不争霸,韬光养晦”的十字箴言,早已被习近平抛到脑后。习近平在意的,不单单是中国之复兴,更是如何称霸全球。换言之,习近平不满足于中共独裁专制、掌控民众的那套做法在国内畅通无阻,而且还要将其拓展到全球范围,不仅要传授给与中国“同质”的非民主国家,甚至还要渗透到欧美西方社会。在这一点上,中共对西方民主世界的威胁,远远大于伊斯兰极端主义势力——伊斯兰极端主义在宗教、民族和经济实力等方面受到相当的制约和限制,但中国的“权贵资本主义”则具备了某种超地域、超种族和超文化的“普世魅力”。

近年来,中国跟俄罗斯、习近平跟普亭之间“相看两不厌”,称兄道弟,互抛媚眼,交换统治心得。当年,中苏同样是共产制度,却因为争当共产阵营的领头羊的地位而分道扬镳、磨刀霍霍;如今,中俄表面上是“社会制度不同”,但以区域霸权挑战美国制订的国际秩序的野心却不谋而合,在对内控制方面更是有彼此借鉴之处。此外,中国也将打造“奴隶社会”的“九阴真经”传授给巴基斯坦、中亚若干带有“斯坦”后缀的国家以及更多的亚非拉国家——习近平的“一带一路”,当然不仅仅是转移中国过剩产能、扩大中国对外影响力的“经济殖民主义”,更是将中国政治模式对外输出。习近平还是“王储”时,在墨西哥使馆发表的“不输出革命”的说法确实是其心里话——中国不再像毛时代那样“输出革命”,却输出“反对革命”的秘籍。

在习近平看来,“全球安全治理”是“全球治理”的重要环节。习近平不仅要成为中国说一不二的毛式政治强人,还要在国际上比毛更有威望和权势——如同元帝国或清帝国的皇帝那样的“天可汗”。从强迫剑桥大学的学术期刊删除所谓的“敏感内容”,到拒绝输出留学生、惩罚邀请达赖喇嘛演讲的美国大学,中国遵循的思想不自由、言论不自由、新闻出版不自由、学术不自由的原则,大行其道、畅通无阻。习近平手上似乎有打不完的好牌,而西方社会有求必应、节节败退、危机重重。

此次,中国继在联合国“多财善贾、长袖善舞”乃至将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变成“流氓国家俱乐部”之后,又将黑手伸向国际刑警组织,显示了“中国模式”已经具有挑战乃至颠覆普世价值和国际秩序的实力。如果西方民主国家继续采取鸵鸟策略、绥靖政策,闭目塞听、等闲视之,全球将面临一场比纳粹德国掘起还要危险的浩劫。

【民主中国首发】时间:9/30/2017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