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因替别人说了几句同情之言的司马迁,在被汉武帝割了之后,清醒地意识到自己的卑贱地位,“娼优所蓄”实乃肺腑之言。但是,中国知识分子“娼优所蓄”的地位,并非始于汉代,而是始于战国纷争之时的君王们“养士”之风。养几个有智慧的读书人,如同养几匹好马,是君王身份和明君仁主的标志之一。先秦的纷乱之争中几个被后代儒生大书特书的君王皆为善养士之人。(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