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力宇:百家争鸣,百花齐放——《争鸣》杂志的奉献与贡献

Share on Google+

《争鸣》杂志在香港创刊已有四十年的历史。在过去的四十年中,《争鸣》发表无数文稿。这些文章大致可区分为以下数类:

重要新闻的报道。
对两岸三地及海外所发生的重大事件的评介。
学者专家发表的评论。
新书评介。
编者的时评。
外人不知的大陆内幕。
名家的专文。

然而,最引起全球各地读者关注的却是《争鸣》揭露的中共内幕,特别是中共官员的贪腐与内部的矛盾和权力斗争。虽然中共采行严密的保密政策,但《争鸣》却取得颇多重大内幕,予以发表。

著名法学学者丘宏达教授(一九三六~二○一一)为笔者在台湾大学的同窗。他逝世前一再强调自由、民主与法治,在台港各大报刊发表甚多有关专文。丘教授为台湾前总统马英九的恩师,生前高度肯定《争鸣》作为一个自由媒体的贡献,因而组织“争鸣海外学人顾问委员会”来支持《争鸣》杂志。

余英时教授的题词

国际知名的中国历史学家余英时教授于二○一二年曾为《争鸣》题词:

事有是非必争
物失其平则鸣

余教授的以上题词广为各方传阅,获得各方高度的认同。

国际著名人士对《争鸣》的赞扬

颇多国际著名政学界人士高度肯定《争鸣》,现举以下数位人士作为代表:

美国国会众议员Mike Coffman于二○一二年四月十九日发函,赞扬《争鸣》鼓吹自由、民主等普世价值,其影响力超越香港本岛,因《争鸣》的读者遍布全球。

John Hickenlooper是美国科罗拉多州州长,于二○一二年四月十八日发函指出,《争鸣》对香港及中国大陆的民主化与法治的要求曾作出意义重大的贡献(significant contributions)。

加拿大国会议员Joe Daniel于二○一一年十月三十日发函指出,《争鸣》对促进社会与人生的价值观,以“开放与公正”(openness and impartiality)的态度在香港、澳门及中国发挥影响力。

美国纽约州议员Grace Meng指出:“《争鸣》超越香港,影响全球”;《争鸣》深入的(in-depth)的报道对促进人权、自由与民主颇多贡献。

美国纽约市市议员Peter Koo认为,《争鸣》向全球华文读者(包括纽约的华裔读者)提供有关人权、自由及民主的讯息,Peter Koo因而代表纽约市议会肯定《争鸣》的成就。

美国Colorado州Englewood市市长Randy P. Penn于二○一二年八月十三日发函指出,《争鸣》读者遍布全球,影响深远。

美国Colorado州市议员Joe Jefferson于二○一二年五月四日发函指出,《争鸣》对促进香港、澳门及中国的民主化、自由与人权的保障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美国Asian Pacific Business Journal总裁Jocelyn Chao于二○一二年五月十二日强调,《争鸣》对促进普世价值(universal values)(包括民主与法治)作出奉献与贡献。

上述肯定《争鸣》的人士涵盖国际政学界领袖,他们显然均一致赞扬《争鸣》。除上述人士外,还有其他海外各界人士非常欣赏《争鸣》月刊。

两大华裔学人的肯定

除余英时教授(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授)外,全球闻名的两位华裔学人曾先后题词肯定《争鸣》:

丘宏达(世界著名法学学者、曾任美国马里兰大学国际法教授及国际法学会会长)生前肯定《争鸣》对大陆的真相作出客观的报道与分析,对促进大陆的民主、自由、法治与繁荣作出重要贡献。

夏志清(一九二六~二○一六)曾任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为著名中国文学史家。他生前曾为《争鸣》题词:“依真理而立 与自由共存”,肯定《争鸣》之意十分强烈。

《争鸣》为一多元刊物

《争鸣》虽然获得海内外各方的支持与肯定,但《争鸣》并不自满,竭尽所能,为中国大陆的自由化与民主化贡献。《争鸣》的同仁坚持多元民主,无意定于一尊。

因此,《争鸣》坚持“百家争鸣百花齐放”。

争鸣2017.10

阅读次数:2,42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