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网按:徐泽荣博士是深具中西文化素养的社会学者。2000年入冤狱11年,狱中笔耕不缀,苦研马学,心得盈筪.自称“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广州监狱遭遇了滑铁卢!”作者改称马克思主义为马学,而马学之核心乃是劳动价值学说,本书即力证其说之非。以此见证马学入中100年。系列共20章,本刊将予连载。】

出狱以后,作者方知国内有两位学者雷国本、李伟民,曾经十分荒诞地认为,“活劳动是创造价值的唯一源泉”乃是马克思劳动价值说的“硬核”,而科学理论中的硬核具有绝对真理颗粒,从而具有不可移易、不可反驳特性。丢了这个硬核,马克思劳动价值说、剩余价值论以及整个马克思政治经济学、马克思主义就将分崩离析,不复存在。试问雷、李二位,可有什么科学硬核具有不可移易、不可反驳特性?那是宗教硬核!

作者当年复旦起疑,首先系于:马氏这边厢虽不容置疑地说:只有活的生产劳动才能创造新的交换价值,死的生产劳动——此时已经成了与活的生产劳动对立的货币资本或者实物资本,如厂房、机器、原料、动力等,仅能转移其旧有的交换价值,那边厢却模棱两可地说:活劳动必须抓住产业资本的物化形式,“使它们由死复生……它们被劳动的火焰笼罩着,被劳动当作自己的躯体……”予人印象就是:凝固于生产作业资本之中的死劳动,亦能与流淌于生产作业劳动之中的活劳动一道创造价值,即创造出高出转移价值的新成价值。死而复活,道理何在?马氏轻描淡写道:那是因为,与商业、借贷、土地三种资本不同,产业资本——只有产业资本——有缘进入生产作业过程,产业资本“是作为活劳动的物质因素起作用”。未曾读过《资本论》原着的读者,定然不知马氏此处自相矛盾的话语。另外,假如一笔产业资本在投入生产之前,就已掺入了银行贷款、地租收入、技术股本、商业入伙,这笔产业资本之中的死劳动是否还能变活?马氏这种明知自相矛盾仍要硬闯过关的做法,会令当代实证科学家们感到十分不快,马氏很像中国古代寓言所述那位用“剪箭杆于肤表,留箭镞于肉内”的方法来抢救中箭伤兵的医生。另外,如果死劳动不能做加法,那么,折旧是否说明了死劳动可以做减法?时间碎片永恒,方有时间整体永恒。不能加,焉能减?显而易见,加法、减法只能都是效用序数在做!

马氏于其“垄断地租辩”之上,继续沿此路线铁证如山般地违反同一律:马氏劳动价值说前脚刚说,劳动时数决定商品交换价值,后脚又说,垄断地租乃由具有支付能力的需求而非劳动时数决定。“具有支付能力的需求”所针对的,不是效用序数又是什么?这就等于承认:死劳动和活劳动一并创造了效用:没有死劳动只有活劳动,何以出齐效用?在这两点之上,马氏从劳动价值说者瞬间变成了效用价值论者。马氏是彻底的劳动价值说者吗?不是!原因不在“立场不够坚定”,而在——务请读者牢牢记住——“事理不得不然”。

为了再说明白一些,作者举出下例:

假设有一业主将一产权百分之百属于他的孤岛之上独此一家的整栋公寓楼宇,出租给了清一色的岛上居民,而非商业公司,且不允许商住两用,那么于此情况之下,无论如何不会发生“产业资本形而下式道化肉身通过”魔渠“(见有关孳息的第13章)将首到其手的剩余价值,拿出部分让渡与此业主”之事。若依马氏劳动价值说,整栋楼宇乃为不变资本,没有可能产生只有可变资本方能产生的剩余价值,但是因为它是岛上唯一,所以可收垄断地租,而且此一垄断地租每年之数必然大于楼宇折旧每年之数(此为垄断应有之义),所以整栋楼宇作为不变资本,事实之上,赫然产生出了剩余价值——没有母鸡也可下蛋!

此例表明,马氏“垄断地租辩”实与其劳动价值说、剩余价值论形成互为否定:“死的劳动→不变资本”不也可以产生只有“可变资本→活的劳动”方能产生的剩余价值了吗?悉此,自然科学家们必会意见一致地说:“就像仅有一只黑天鹅出现,就足以证非以往公认的‘天鹅皆白’结论一样,垄断地租已然颠覆全部马学,绝非只是马学例外。徐博士您还用得着长篇大论吗?”作者苦笑作答:“问题是社会科学家们没有怎么受过这种训练,常误认为数学就是科学,放心不下,叶公好龙呀!”

若依效用价值说,产业资本(已含技术股本)、商业资本、借贷资本、土地资本、乃是和司商力、技术力、劳动力、公权力、资讯力、环保力一样的合法生产要素,合称“四本六力”,简称“本和力”(还有一个非法生产要素“租权力”,稍后就会说到)。在生产作业过程中,由上述十大合法生产要素各自提供的过程效用经过分解合成,扩大缩小等等,变化成了与前大不相同的结果效用。由于十大要素共同转移了旧有价值,共同创造了新成价值,所以它们各自内部既含死要素又含活要素,一身而二任焉,并非只有劳动力凝固物才会单一现出死活两种形式。价值看待各大生产要素及其所含死活要素,不在于它们说什么,甚至不在于它们做什么,而是在于他们是否实与有力地带出了结果效用。例如,高炉炉渣不曾给生铁添加结果效用,便会被视为一种必要的死要素;多余劳动,不当经营等等,也是如此,不一而足。而这些死要素的旧有价值,当然是被转移到了结果效用的价值总成即效用序数之中。在劳动价值说藏着掖着的地方,效用价值说都切中肯縏,力道对比多么鲜明!

出狱以后,方才看到国内学者方绍伟这样批驳马克思活劳动学说:既然引入了“活劳动”即作业劳动和“死劳动”即物化劳动的区别,马克思于其《资本论》就得为“活劳动创造价值”还是“死劳动创造价值”来行“逻辑造假”或称“逻辑欺骗”。马氏坚称死劳动(资本)统治活劳动(劳动),正好表明在他看来,生产过程当中,死劳动(资本)的作用远较活劳动(劳动)重要。为什么在“谁统治谁”问题上,死劳动乃为咄咄逼人,而在“价值创造”问题上,它却变为死气沉沉?又再看到,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竟然也于2008年5月9日,登出该网记者权娟一篇报导,文中说道:

中央党校哲学教研部副主任董德刚做客“先锋论坛”……如是说……劳动价值论也有缺陷……它否定了资产、资本在价值形成当中的作用……比如说,农民种两块土地,一块土地肥沃,一块土地贫瘠,投入了同样的劳动以及种子、肥料等等,但是两块地打粮不一样多,好地肯定打粮多,在同样的市场价格下,多打的粮食代表着更多的价值,这同土地当然是有关系的,不能否认土地在价值形成中的作用……实际上,我们各种企业都有生产资料,特别是生产工具的问题。它们的地位和作用就相当于农民的土地。这是劳动价值论的首个缺陷……

第四章的核心概念,可以浓缩成为六字:死劳也可添钟。

董德刚 方绍伟

质疑马学元论的中国学者董德刚、方绍伟。

马学劳动价值学说

马学劳动价值学说

开放2017-10-1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