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老男人是毒药

Share on Google+

蜗居1一部风声水起的《蜗居》,一叶出浴的海藻,一种爱与欲的心灵考研,一对被雾水打湿的双翼,一个当代都市性梦,凌乱的放肆不堪。 《蜗居》中的海藻,一个典型的80后女孩,一柳摇曳在上海的外省红颜,一朵即将开放的女人花。

一段上海的迷失,一片迷失的上海。

一边是颤颤巍巍的帅哥小贝,一边是炉火纯青的帅爷宋思明,小贝一无所有,除了火热的盛情,宋思明应有尽有,除了婚姻的名分。海藻游走在小帅哥的春风和老男人漫山遍野的九味真火之间,进一步海阔天空退一步玉石俱焚。小帅哥纯的象一张纸,老男人烈的象一壶酒,纸上可以呼啸未来但不解近渴更难圆红颜春梦,一壶酒可以掀起千秋红颜梦还能温暖寂寞女儿心,但玩火容易熄火难,催情的烈酒春风尽染点燃韶华,让红颜彻夜通明,迎风花枝颤,燃烧的炸裂声响彻云霄,灰烬在即。

对女人来说,开放就意味着凋谢,今晚海藻花开,当夜凋零。

小帅哥和老男人,情场上不是一个级别的较量,心智上不是一个高度的对决,成熟尽管某种意义上意味着死亡,但在另一层面上,或许在更广阔的地平线上则意味着所向披靡。女人在任何时候都是猎物,无论她是什么样的女人。女人都在等待救援,小帅哥只是半件救生衣,老男人则是一艘貌似完美的方舟。

即便在床上,小帅哥往往象一杆儿童团手里早泄的红缨枪,即便他饿虎扑食却不得要领,老男人却是一把摧枯拉朽的重机枪,弹无虚发。

挣扎,女人都在挣扎中长大,尤其是挣扎在大上海的女人。

爱情从来就不是纯精神层面的,即便在罗密欧与朱丽叶年代,婚姻也不是纯粹的一见钟情,即便在《莫斯科不相信眼泪》中,古往今来的婚恋都是物质的,男人都是有价的,美色和女人的才情也都有价,说情义无价都是少男少女一厢情愿的精神默许,这世界一切皆有价,没有免费的心灵午餐,更没有白白流淌的红颜春色。

无论故事怎么开始,无论背叛与忠诚如何铺展,无论小帅哥想不想逃,无论清晨和黄昏怎么胶着,老男人随意的一声唏嘘便能掀起小小女人的千尺心浪。

女人若不能远离老男人,等待她的,便是通天大火,灵与肉的焦土片片。

所有的女人都知道老男人是毒药,海藻如是,女人一旦染上老男人,命里注定她此生难逃,海藻更是。

阅读次数:2,00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