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贴着你的皮肤,我就是沐浴着细雨的石头,这个铁窗后阴郁的正午,在你冰凉的皮肤下绽开。你是一只红帆船,停泊在我眼睛深处,死海掀起巨浪,我们岿然不动。草原上的风和阳光,喝了太多的烈酒,醉态的性感如同潦草的乐谱,一曲走调的皮肤之歌,让聋耳的贝多芬听见了上天的交响。(阅读全文

By editor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