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25 明镜网

【编者按:本文刊登在《明镜月刊》(总第86期)2017年4月号上,是由明镜火拍上四个电视节目整理而成,节目视频链接详见内文。】

香港《亚洲周刊》2016年5月刊登了对我的专访,在这篇文章中,我主要谈了对中共十九大可能出现的变局的看法。没想到,这些看法引起了很多的评论甚至争议。主要是我的看法,不太符合人们对中共党代会的传统预测和分析。在这次专访当中,我主要讲了三点:

第一,要不要继续维持以前的对政治局常委的年龄限制,也就是所谓“七上八下”(67岁上,68岁下)?在十九大上这种限制是不是还要继续沿用?我表示很大的怀疑,认为没有很大的必要性;

第二,我认为不应该在十九大上确定“王储”,因为确定“王储”这种方式,使继续担任领导人的权力很有可能向“王储”那一方面转移;

第三,政治局常委这种体制,有没有必要存在?这是大有可议的,我认为,这是中国政治封闭性的一个主要来源,权力斗争的一个根源,它造成最高领导人的权力过分地分解,不能集中,常委制没有必要继续存在。

我没有“放风”的义务

这三点看法提出之后,出现不同的见解。这当然是正常的。但是其中有不正常的一点,也是我在评论中国政局的时候时常感到遗憾的,就是有人提出,我的这些看法可能来自中共高层的“放风”。我不知道别的媒体报道中国或者评论中国,是不是“放风”,但是至少我知道我自己,《亚洲周刊》这篇访问,既没有人对我“放风”,我也没有“放风”的义务。我这些看法,也不是一时心血来潮,我与许多在中共体制内工作过的人、对中共体制很有研究的学者,进行了很多年的交流和讨论;我自己也在过去几年中不断就这些问题深入思考,根据我对中共体制运行的情况和政治取向,做出了这些分析和预测,中共在十九大上有可能实行,也有可能不实行。如果实行,是因为我确实讲到了中共体制里面的一些根本的问题;不能实行,是因为中共体制有它的惯性、惰性,以及跟其它体制一样,有利益集团的纠结。这种体制,变革起来是很艰难的,即使在我看来变革很合理、很必要,他们也未必按照我的想法去实行。这里我讲出来,主要是我的一些思考。但是后来情况发展变化,似乎真的成为了某种可能性。

我提出应该废除政治局常委,我希望将之废除——我曾经开玩笑,最好十九大废除政治局常委,二十大废除政治局委员,二十一大废除中央委员会……虽然是玩笑,但也是我的期望。我同时也指出虽然必要性和紧迫性很强,但阻力也很大,所以真废除的可能性比较低,我还是倾向于推测会继续保持政治局常委。这也就是为什么明镜要出版一本书——《中共十九大常委》——这个书名和内容也就反映出,我们还是认为,保留政治局常委的可能性是偏大的。我只是希望,在最后一瞬间,颠覆我们现在的认知,将政治局常委这么样一个根本没有必要存在的体制给废除。

有人一口咬定,这肯定是习近平授权给你的想法;也有人断言,这就是支持习近平搞个人独裁、集权。但我发现,提出废除政治局常委,并不是我的发明。早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所的所长严家祺先生就提出,应该废除政治局常委。我之前不知道严家祺先生有这么一个说法,现在才找到这个发明人。我不相信严家祺先生当时提出这种想法有后面的政治势力,我更至少知道我自己提出这种看法,很大程度上是我自己一厢情愿。

“七上八下”红线应撤除

关于年龄的“七上八下”,有人也猜测,这是不是代表王岐山势力、或者代表其他不愿意退下的政治局常委“放风”?因为有政治局委员很想进政治局常委,如果将“七上八下”废除,这些人就有可能实现“常委梦”。坦率地说,我并没有考虑这些因素,更没有考虑最敏感的、大家最关心的现有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王岐山的留任,是不是跟这个废除年龄限制有必然关系。

我们知道,王岐山在现在的政治局常委中是能力比较强的,在中纪委书记任上,他也干出了一番事业出来——不过这个事业很受争议:一方面很受赞扬,认为中共反腐败有了实质性的动作,但另一方面也受到很多人的批评和质疑,认为是习王“选择性反腐”,并没有从根本上触动中国的腐败机制本身;同时,中纪委本身也是一个乱权的机构。我不确定王岐山是不是会继续留任,这个变数很大。但我倾向于认为,他留任的可能性越来越低。具体原因,我将另外找机会说明,因为这是一个比较大的话题。这里我要强调的是,破除七上八下的说法,在中国大陆得到了很多共鸣。在我的访问之后,中共体制内有位人士,就说中共并没有“七上八下”的规定。他的说法当然是不对的,人们在过去这十来年看得很清楚,“七上八下”就是一条红线。但他的说法,与我的说法,有意无意地形成了一种呼应,说明破除“七上八下”的年龄限制,有了一种可能性。最近,一位中共元老——政治局常委、前中央组织部部长、发现和推荐胡锦涛进中央的宋平,也说了,干部到了一定年龄,还是可以发挥余热。这种说法,好像更进一步为“年龄不设线”扫除了障碍。

“年龄不设线”很重要的依据就是:随着科学发展、医疗水平提升,人的生理年龄、身心的真实能力,与过去有了很大不同。人不仅寿命更长,能够有效工作的时间也拉长了。“一刀切”的方式,既不符合现实状况,而且让一批人过早地退下来,也是对政治资源的浪费——这些都是基于中共体制本身思考的,并不是站在体制外和批评的角度。我提出破除年龄限制,不是仅仅以王岐山或其他某位领导人为动因,而是从现实政治的角度来讲,年龄放宽,应该是一种趋势,这不会因为王岐山的上或者下而遭到根本否定,应该成为中共未来认可的定论,新的规则出现的可能性比较大。

《中共十九大常委》修订版

《中共十九大常委》修订版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