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用一个字概括,毛时代是恶,马克思加秦始皇,既愚又恶,恶性大发;邓时代是贪,马克思加资本家,权钱结合,邪欲大发;习时代是杂,马克思加孔夫子,似马非马,似儒非儒,正邪同台,善恶混淆。杂,是这个时代最大的特色。

马魂儒体西用,马儒并立,中西合璧,意味着意识形态多元化。其中儒与马二元是最难并立和相容的。儒家哲学仁本位,政治民本位,制度民有制;马家哲学物本位,政治党本位,制度公有制。论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论道德标准、政治追求和制度模式,仁本主义与物本主义皆格格不入。

意识形态不正,必然导致理论不顺,实践不成,礼乐不兴,刑罚不中,广大官民无所适从。这种儒马二元的状况,让我想起手表定律。

手表定律指拥有两块以上的手表,并不能帮人更准确的判断时间,反而会让人失去对时间的正确判断。其引申义是,一个人都不能同时拥有两种不同的行为准则和价值标准,否则其思想行为将陷于混乱。

这个定律给我们的启示是:对于任何一件事情,不能同时设置两个不同的目标,否则将无所适从;一个人不能同时选择两种不同的价值观,否则他的行为将陷于混乱。一个国家何尝不是如此?

习思想远远高于邓理论,习时代远远优于邓时代,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习近平只能在一定程度上抑制政治之恶和官员之贪,终究难以终结政治乱象和社会苦难,他的一切努力终将事倍功半。不能彻底去马,就无法真正复兴儒家重建中华,无法真正开启中华文明新一轮的辉煌。

当然,这个时代不可能一蹴而过。从“有志于学”到“而立”有一个过程,从贪时代发展到儒时代也有一个过程,这就是文化政治思想观念都杂乱无章的杂时代。大多数人既不再认同马主义毛思想,但也不能接受儒文化。唯儒马并立、中西并举的习思想,可以让各门各派各界人士各取所需,从而最大程度地满足这个时代杂乱的胃口。

这是个特别混乱又充满希望的时代。在以儒家与马学为代表的文明与野蛮、光明与黑暗的拉锯战中,现在倾向马学、支持马学的极权分子和两者都支持的乡愿分子特别多,刚刚来复的儒家无疑处于弱势。但儒家代表未来,终将后来居上。这是不以某些人包括强权阶级意志为转移的历史大势。

2017-10-25余东海

北京之春
2017年10月25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