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里耶又来了,三本。这位法国新小说之父,曾对中国先锋文学产生过一定的影响。本想一口气读完三本,但第一本中弥漫的女人血腥味就呛住了我,只能稍停一下再读。没想到第二本更变本加厉,从头到尾都是女人的尸体和敞开的三角区,虽不恐怖,却血污累累。父亲在剧院里猥亵女儿时的性高潮,让我对读第三本有点望而生畏。实在受不了他对女人的暴虐和轻蔑。但是,目录中的“重现的镜子”引诱着我,像天葬台上被肢解的尸体引诱贪婪的秃鹫。隔一段时间,我才可以平静地阅读。(阅读全文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