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做人的彻底与理论的彻底是两回事,逻辑上的贯通一致并不能直接转化为伦理上的同一人格,思想上的贡献也不应该作为推卸做人的责任的借口,杰出人物更不能以某一方面的杰出要求社会纵容他的其它弱点。耶稣之所以成为千古的人格,不在于他有什么理论,而在于他作为一个人活得彻底。上帝在信仰上和伦理上所要求于人的,就是耶稣式的彻底。(阅读全文

By editor